笔趣阁 > 功名 > 第六十章无情人暗换,梦醒空肠断
    “原来他是在放炮仗。”

    赵旭刚刚明白,地上的烟花像陀螺一样的旋转起来,五光十色,十分绚丽,那个孩童喜笑颜开,跳着叫着,非常开心。

    “宝儿,宝儿……”人没有到,声音先传了过来,木家那个十多岁的姑娘从前面过来,她先皱眉在这个叫宝儿的额头上轻轻点了一指头,撇嘴说:“娘不让你这会放,你偏来!”

    宝儿对着女孩吐了一下舌头,从兜里掏出一个炮仗,嘴里“喏”了一声:“姐姐,给你。”

    “这还差不多……”宝儿的姐姐先白了一眼,而后接过,动手开始点火。

    这地上燃烧的烟火又开始像彩虹一样的点亮了四周的景致。看着木家姐弟欢庆雀跃的温馨模样,赵旭心里先是一喜,随即一悲,不禁想起了曾几何时,和哥哥在院子里同样的放烟花的情景……

    烟花转眼湮灭,姐弟俩商量再放几个,宝儿跑回去取了,那女孩在原地等着,还交待让弟弟慢点,别摔着了。

    这时赵旭动了一下,女孩一惊,问:“谁?”

    “是我,”赵旭声音低沉的答应了一声,女孩慢慢的走过来,见到赵旭,十分的诧异:“是你啊,你怎么在这?”

    “我没地方去……天明,我就离开。”

    “不是,我是说,你在这睡觉?晚上得多冷,要冻着的。”

    赵旭这时已经坐了起来,原本盖在身上的草帘子滑到了一边,神情十分的落寞,这女孩见到他眼里似乎有泪,不禁问道:“你晚上还没吃东西吧?”

    “我不饿,谢谢。我只是,想起了我的家人……”

    “他们都好吧,在哪里呢?你是不是,在年前要赶回去?”

    赵旭的鼻子一酸,眼泪又流了下来,他不知道自己今晚为什么这么的容易掉眼泪,还是在一个小姑娘面前。

    “呀,你别哭。”

    赵旭蓬头垢面,破烂的衣衫上沾满了草屑,这会眼泪下来,将眼圈周围弄的更花。

    “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去……”

    “不用,我不饿,”赵旭是真的吃不下:“那个,是你弟弟?”

    “宝儿啊?是,哎对了,你家是哪里的?”

    这个赵旭却不便说,支吾了一下,含混不清的说:“小时候就出来了,已经记不清了。”

    木兰以为他在哽咽:“哦,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木兰。”

    “木兰?”

    “嗯,木兰花的那个木兰。”

    这个木兰的确像是含苞欲放的花朵一般,赵旭心思转换,说:“我叫肖九。”

    “赵”字是“走”和“肖”组成的,“旭”则是“九”和“日”组成,赵旭将赵字和旭字给拆开了,他不敢用自己的名字,怕缉拿自己的通告已经到了绥州。

    “肖九,名字很好。嗯,你识字吗?”

    赵旭摇头,说:“我记得自己姓肖,名字,却是自己随便起的。”

    “这样啊,嗯,你知道我名字的来历吗?”

    赵旭又摇头,木兰眼睛睁大说:“我念给你听,是这样的……”

    “木兰之枻沙棠舟,玉箫金管坐两头。嗯,好听吗?”

    赵旭点头说:“是,原来,你的名字都是诗,诗就是你的名字。”

    木兰很开心的笑了起来,赵旭在朦朦胧胧之中,又看到了她嘴角的酒涡。

    这时宝儿来了,但是两手空空如也,一脸无奈,他没理会赵旭,对着木兰说:“姐姐,娘凶我了,让我叫你赶紧去歇息。阿耶说,那些炮仗点燃多了,会惊到牲畜。”

    木兰听了“咯咯”的笑了起来,对着赵旭说:“你等一下,我给你送几件衣服来。你也不能在这过夜,晚上结霜,很冷的。”

    木兰和弟弟走了,赵旭站在那里,心想这木家的主人也是个有学识的。

    木兰念的这首诗是前唐李白所做,赵旭却也知道。诗名为《江上吟》,全诗为“木兰之枻沙棠舟,玉箫金管坐两头。美酒樽中置千斛,载妓随波任去留。仙人有待乘黄鹤,海客无心随白鸥。屈平辞赋悬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洲。功名富贵若长在,汉水亦应西北流。”

    刚刚木兰只念了前面的一句,后面那一句因为有一个“妓”字,她就没继续。

    不过,赵旭想,木兰的父母应该是取其意境,也因为本身就是姓木,才给女儿叫了这个名字的吧?

    “‘功名富贵若长在,汉水亦应西北流。’道理其实都懂,可是做到的又能有几个人?”

    赵旭正在想,从前面过来了一个粗衣妇人,看样子是木家佣人,她也不说话,将手里的衣服递给赵旭,示意跟自己来。

    看来木兰是将赵旭的情况给她父母说了,这么晚,她的父母当然没有必要让女儿再来给一个陌生且不怎么知道来历的人送什么东西。

    木家雇佣了很多长短工,这妇人将赵旭带到了一排房子那里,指了一下,赵旭见屋里都是下午在后面干活的人,只是没有陆丰他们,想着陆丰这些护卫自然是不会住在这里的。

    接着这女人又指了一下,赵旭看过去,还没有看清楚,这女人却径直的走了。

    赵旭看看自己的模样,心说难怪,人家不跟自己说话,可能没有鄙视自己,就已经很难能可贵了。

    赵旭往前走了几步,这才知道那个妇人最后指的地方是沐浴的地方。

    木家雇人多,每天和牲畜打交道,身上难免有味道,经常洗浴就在所难免,他想了想,转身回去,将自己带的东西放好,然后才拐回来去洗浴。

    洗完了之后,赵旭将早就烂的不成样子的衣服扔了,换上了那个妇人送来的。

    这身衣服虽然不是新的,但是贵在干净,穿上很合适,还暖和,接着他出去,到灶台那里抓了一手黑,很仔细的将自己的脸涂抹了一下,觉得让人一下子辨认不出自己原本的样子,这才住手。

    住宿的屋子里,有人已经睡着了,有些人还说着闲话,赵旭找了个地方躺下,火炕烧的很热,因为沐浴完了浑身舒坦,没一会,就睡着了。

    年关已近,生意也已经歇了,据说午后长短工就要领工钱过节,因此早晨起来除了当值的,都外出闲逛去了,赵旭随着大家吃了饭,自觉的去喂食牲畜,有一会他似乎看到木兰的母亲在前面的楼上往自己这边看了几眼。

    赵旭心想,人家不来问自己,其实是在暗中观察。

    自己那会不是说,到了绥州后想找个地方当差干活吗?

    原来陆丰几个住在和赵旭一墙之隔的侧院里。从圈着骆驼的圈里正好能看到侧院的门,赵旭干完了活,佯装瞧骆驼,站在骆驼圈前伫立很久也不动一下。

    陆丰倒是很忙,从侧院里进进出出的,他刚开始看到赵旭,还嗤笑几声这个傻小子又在研究“马”,后来干脆的无视了。

    而那个苟参,早上吃过饭后进去就没有再出来。

    赵旭想这人倒是沉得住气。看来这个苟参因为太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了,所以心无旁骛。

    不过,大半天的赵旭也没看到木兰和她的弟弟,他觉得这姐弟俩在一起的样子很有趣。

    吃午饭前,外出闲逛的人回来了,但是上面传话说要再晚些才发工钱,于是穷极无聊,这些人吃完了饭又都出去,还议论着晚一些就晚一些,反正今晚是一定要回家的,归心似箭嘛,谁不急着回家过年。

    赵旭早上已经看好了地方,午饭后,他拿着工具开始打扫骆驼圈里的垃圾,干的一个热火朝天,陆丰一会又不知道出去去哪,见到赵旭卖力的样子,说:“好,好好干,赶打春之后,我让东家雇你。”

    赵旭不说话,只愣愣的看着陆丰。陆丰本来还想等着赵旭对自己说几句感恩戴德的话,可是一看赵旭呆头呆脑的样子,觉得无趣的很,哼了一声,走了。

    又过了一大会,那个苟参终于慢吞吞的从侧院出来,目不斜视的朝着外面走去。

    赵旭将工具很快的整理,装作上茅房,从茅房的墙上翻了出去,远远的跟着苟参。

    街上十分热闹,卖灯笼年货的人十分多。苟参走走停停,似乎是在挑选什么要买,但是什么却都不买。不过这样一直跟着目标有些明显,赵旭想想,从商贩那里买了一个娃娃面具戴在脸上,反正有人也这样,他就显得普通了。

    绕过了几条街道之后,苟参到了一个酒馆,他进去之后上了楼,看来是熟门熟路。赵旭紧跟着进去,店家过来招呼,他说是找人,就到了楼梯口。

    就在赵旭要上楼的时候,苟参忽然从一个雅间里出来,赵旭急忙的从楼梯那里转过,站到了柱子后面。

    所幸苟参只是出来瞧了一眼,又进去了。

    赵旭心里骂了一句,重新上楼,到了苟参的隔壁,喉咙沙哑着低声给招呼的小二两个钱,说自己等人,一会人来了,再点酒菜。

    小二一走,赵旭立即将耳朵贴到了墙壁上。好在墙壁是薄薄的一层木板,赵旭一听那边说话的声音,就愣了。

    谢乐迪!

    苟参来见的人是谢乐迪!

    那个李北九没来?

    赵旭又听了几句,确认隔壁就是谢乐迪和苟参两个人。

    不过接下来苟参和谢乐迪说话的声音非常小,赵旭怎么都听不清。

    赵旭思付片刻,当机立断的轻轻走了出去,没有迟疑的原路返回,从茅厕外面又翻了进去。

    赵旭刚刚离开酒馆,谢乐迪从雅间出来,很随意的到了左右两边屋子查看。

    赵旭已经走了,屋里空无一人,而另一边屋里则有几个人正在喝酒,见到谢乐迪闯入都瞪眼,问你找谁?谢乐迪笑笑的说走错房间了,退了出来。

    苟参接头的是谢乐迪,赵旭恐怕会被认出来或者出现意外,所以急忙离开。

    其实赵旭倒是想等一会,跟着谢乐迪,趁机将谢乐迪给杀了!

    以暗对明,赵旭觉得如果在大街上人流蹿涌的地方,趁其不备,对着谢乐迪后心戳一刀,自己胜算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不过,相对而言,目前对付谢乐迪倒成了其次,这个苟参勾结了人要在半路上绑架木兰和她的母亲,还要抢掠,虽然没成功,那只是那个高老大有事耽搁了而已。

    如果他们这次再动手,必然准备的充足,那么木家可就凶吉难测了。

    想想木兰和她弟弟相亲相爱的模样,赵旭觉得坚决不能让苟参这伙人得逞!

    受人滴水之恩必然涌泉相报。自己接受了小木兰的饭食和奶,就此只顾自己不顾木家,赵旭觉得自己真的做不到。

    因此,这会先以木家的事情为重。

    那些雇工们领了工钱已经陆陆续续的离开商行,赵旭一脸难受的从茅厕里出来,陆丰这时从前院过来,皱眉看看赵旭灰黑的脸,问:“你刚才去哪了?”

    赵旭:“……肚子疼……”

    “瞎!行行行,到处找你都找不到。你在茅房里,我叫你你都没听见?”

    赵旭摇头,陆丰哼了一声说:“人不行,耳朵也不行。你别乱走啊,刚刚家主要见你,这会他又不得闲了。”

    “你等着,就在这等着啊,别一会你又没影了……”陆丰说着往前走了几步,又回头看看赵旭,嘀咕说:“年纪轻轻的,怎么像个麻杆一样,一点不精神!”

    赵旭又站在了骆驼圈那里,想着木兰的父亲找自己会说什么。

    人走院落寂静,除了牲畜搞出来的响动,就是前院时不时的还传来有人在说话的声音。

    如果,苟参这伙人就是准备在过年期间抢劫木家,木家到时候也就是一屋子的妇孺,那苟参那些人的胜算,是很大的……

    又过了一会,没等到木家家主叫自己,倒是将苟参给等回来了。

    苟参刚回来,那么,谢乐迪如果要离开绥州的话,也走不远!

    赵旭打定主意,神态自若的穿过了骆驼圈,翻过横栏,进到了隔壁的院子里。

    同样的,这个院子已经没人了,不知道苟参是在哪间房里住,赵旭就挨着门的探看,不过看了两个房间,都没人。

    “干什么?”苟参忽然从拐角那里闪身出来,一脸戒备的看着赵旭。

    “陆爷叫我来的,”赵旭一脸的谄媚,说着话弯着腰点着头往苟参身边走。

    苟参皱眉说:“陆丰不在。”

    “不在?”赵旭一愣:“他刚刚叫我,说和我一起见家主的。”

看过《功名》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 钱掌柜配资 鼎金投资 三分彩 上海时时彩 今日股票推荐哪个好 刮刮乐 pc蛋蛋 辽宁11选5 贵州11选5 浙江快乐12 河北排列7 福建22选5 球探篮球比分 添盈聚富 众昇策略 股票行情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