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兵天下 > 第一百一十章 玉碎元宝镇
    在他胸膛正对的背后位置之上,赫然已经插着一柄短小精亮的匕首。

    匕首之上,明显带着剧毒,玉长老被刺之后立刻倒地不起,不知死活。

    那名刺客一击杀得手之后并没有停歇,也没有拔出玉长老身上的那柄匕首,而是左手轻抖之下,又一柄一模一样的匕首出现在手心,整个人如同一只离弦之箭一般,沿着直线,迅猛前冲,直逼范商而去。

    其他五名刺客也手脚干净利落的解决了站在范商等人身后的那几名的护卫。

    背后传来玉长老和其他几名护卫的惨叫之声早已让范商一干人心生警惕,前有毒烟来势汹汹,后有突然出现的深藏已久的刺客迅猛来袭,此时范商一行人陷入了两难的生死境地之中。

    而附近其他地方的元宝山庄的众多护卫见庄主突然遇袭,虽然一个个火急火燎地往这边赶来,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所有的护卫几乎都在疯狂后退躲避毒烟的人流之中无法逆流而上前进分毫,心中焦急,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毒烟和刺客一步步逼近范商等人。

    杀局突现,让范商等一干人陷入了及其危险的境地。??形势急转而下。

    突然发生的一切让范商的心中惊怒交加,此时此刻,他才明白过来,自己先前错得有多离谱,这幕后黑手的目标根本就不是赤火剑,而是整个元宝山庄。

    在这之前,他一直自以为胜券在握,信心满满的认为自己的布置是多么的天衣无缝,却不知道自己一直都落入了别人的圈套之中,自己所走的每一步都在别人的算计之中。

    元宝镇上的一切都是针对他而来,对手先用假剑魔混淆视听,让那个假剑魔说出当年灭魔大会之上的种种辛秘之事,引起风云双捕和南海龙宫棍老的相互猜忌,拖延时间,将他们拖在镇上。再等他们放松警惕之后,突下杀手,让人措手不及。

    树立于地上,但根系万千,所有的根系都是为了同一个目标在努力。

    元宝山庄内和元宝镇上所有发生的一切,这些暗藏在底下的种种暗手,都是针对他范商而来,确切的说,是针对整个元宝山庄而来。

    但即使想通了其中的关节,此时的情形已经容不得他有再多的思考。

    前有毒烟,后有刺客,而两边俱是建筑物,根本无法闪避。

    在范商的身后,包括玉长老在内,所有的护卫都已经死在了那些突然出现的刺客手里。

    范商等人脚下一停,略微一犹豫,但是那紧随其后的毒烟却没有他们那么多的顾忌,瞬间就快速的将他们吞没其中。

    那六名突然出现的刺客也毫不犹豫,如同嗅到血腥味的鲨鱼一般,一字并排地杀入烟雾之中,其中两名刺客直冲炎焱二老而去,剩下的四名刺客包括刚刚击杀了玉长老的那名刺客在内,如饿狼扑食一般朝范商飞扑而来。

    就在所有人同时淹没在那滚滚而来的毒烟之中的那一瞬间,离范商等人不远处的风云双捕在突变发生的刹那间失神之后终于有了动作。

    刚刚他们已经因为假剑魔之事,怒极而动,在众目睽睽之下得罪了南海龙宫,虽然棍老之死与他们无关,但如果日后南海龙宫追究起来,他们兄弟二人必定没有好果子吃,即使他们不惧,但南海龙宫毕竟是江湖之上的庞然大物,经过今日之事之后,以后他们在江湖之上必是寸步难行。

    而现在就有一个摆脱这个局面的大好机会就摆在他们的眼前。

    那就是将元宝山庄的庄主从刺杀之下救下,而且里面还有来自铸兵城的炎炎二老。有了在这危机关头对两大世家的援手之情,就算事后南海龙宫因为棍老一事追究他们兄弟二人,这两个世家也会看在今日的情分之上为他们兄弟二人周旋一二。

    心中思定之后,心有灵犀的兄弟二人对望一眼,手中立刻有了动作。

    云无常伸手从腰间挂着的那个布袋之中取出一个白色的药丸,放进手中烟杆的烟锅之中,随后药丸在高温之下迅速融化进烟锅内的烟草之中。

    接着,云无常凝气于胸前,对着烟嘴猛然的吸了一口气,随后转头对着那一片乳白色的毒烟,突然张嘴喷出,一团白烟从他的嘴中吐了出来,慢慢变大,向周围弥漫开去,经久不息,气息连绵不绝。

    一大片大小不亚于那片毒烟的白烟扩散开来,迅速融进了范商等人所在的那团那毒烟之中。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在云无常吐出的那团白烟融进毒烟之后,似乎毒性被云无常吐出的那团白烟中和的缘故,那原本呈现乳白色的毒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地被稀释,颜色变得越来越浅,让人能逐渐看到毒烟之中隐隐可见有数个人影缠斗在其中。

    毒烟之中,传来一阵阵刀剑交击之声和某些人临死之前的惨叫之声,只是毒烟虽然已被稀释,但依旧不知道这惨叫之声是源于谁。

    其他的人在先前看到铁长老手中的那面盾牌和毒烟接触之后被腐蚀的情况之下,即使毒烟已经被云无常稀释,一时间也不敢贸然地进入毒烟之中。

    就在众人暗自猜测毒烟之中情况的时候,元宝街之上,突兀的出现一道龙卷风,大街之上,在那道龙卷风的周围,瞬间狂风大作,飞沙走石,让众人有一种稍站不稳就有被狂风刮走的可能。

    龙卷风以风无影为中心,携带着无可匹敌的气势,猛然的吹向那阵已经稀薄的毒烟,这正是风无影全力催动风之诀之后引起的龙卷风。

    云遇风则散,何况现在只是区区一团烟雾。

    龙卷风咋一碰到那团毒烟,就将它吹得烟消云散,狂风去势不减,沿着街道席卷而去,将道路两边杂七杂八的东西裹挟上天,声势浩大。

    狂风过后,街面之上一片狼藉。

    同时也露出了刚刚被毒烟笼罩的一干人等。

    街道之上的所有人凝目望去。

    在那段街道之上,虽然在暮色之中,众人的视野也有些模糊,但还是能看到有四人站立着,虽然看不清那四人的面孔,但从衣着之上可以看出,其中两人正是炎焱二老,在他们俩的面前,各自躺着两具黑衣人的尸体。

    尸体之上,带着目瞪口呆的表情,似乎不相信对方在这中情况之下犹有余力反杀自己。

    不过炎焱二老虽然站立着,但衣服之上却都沾上了少许的血迹,而且脸色苍白一片,显然是在与突然出现的刺客厮杀的过程之中吸入了少许的毒烟所至,不过让人感到庆幸的是,两人的身上,并没有伤口,衣上的血迹,看样子也是击杀黑衣人之时飞溅而造成的。

    但是范商那一边的情况就不容乐观了,在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四具黑衣人的尸体,而范商和铁长老虽然看着也是站立无事,但此时铁长老的脸上却依稀可见的蒙上了一层朦朦胧胧的黑色,一团黑气盘旋在他的脸上久久没有散去,就连原本红润的嘴唇之上,现在也是红中带黑,整个人萎靡不振,气息微弱。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铁长老已经身中剧毒。

    他就连身体也是靠身边的范商搀扶才勉强的站在地上,在他的后腰之处,有一大块的黑色沾湿了衣服,显然是受伤不清,而且血中带着剧毒,才会让原本红色的血液变为黑色。

    这时,千辛万苦穿过后退人流的元宝山庄护卫也刚刚来到了范商等人的面前,看到铁长老这个模样,元宝山庄的护卫都是大惊失色,急忙上前将其扶住。

    将手中的铁长老交给上前的一干护卫之后,范商望了一眼地上的那几具突然冒出来的黑衣刺客的尸体,眼中压抑着极度的怒火,喷之于出,心中早已是愤怒至极。

    刚刚在毒烟之中,要不是铁长老舍命相救,此时的他早已是躺在地上的一具尸体了。

    范商又恨恨地踢了一脚附近的那具刺客的尸体,抬眼望向不远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玉长老,虽心中早已知道玉长老已经死在刚刚那一拨的凌厉刺杀之下,但还是心有不甘。

    本以为元宝镇上的事情已经结束的他万万没有想到,形势会逆转得如此之快,让他根本猝不及防。

    就在那支假冒焚火箭的毒箭出现之后至现在不过短短的一瞬间的功夫,他带来元宝镇上的两大长老就已经是一死一伤,而且都是为了救护他而导致的。而在前不久元宝山庄内传来的消息中,他留在庄内的三大长老,也是一伤一叛。五大长老,转瞬间就唯余一名银长老。

    一股愤怒而又无助的心绪在他的心头盘旋不定,越演越烈,无尽而又无助之感从心底冒出,充斥着他的整个身体。他的内心的天空之上,如同这个昏暗的天色一般的阴沉。

    为什么会这样?他在心中不住的问着自己,却无法给出答案。

看过《异兵天下》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 pk10牛牛 上海快三 炒股投资 青海11选5 云南时时彩 黑龙江p62 辽宁35选7 河南十一选五 浙江11选5 货币基金收益 美国股票指数和股票有什么区别 大为配资 股票涨跌怎么算 上海快三 比分直播188 嘉盛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