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蜀中龙庭传 > 第二十四章 出门已是江湖
    柳清风清晨迎风习剑,剑出风鸣,自有一番堂皇气象。练剑完的柳清风溜达到了龟驼碑之下,正好瞧见了蹲在龟驼碑下不知在看什么的张道灵。

    柳清风虽是目盲,却对气味极其敏感,张道灵身上有南岩宫龙头香独有的气味,辨别出来张道灵自然不足为奇。

    这位地位仅此于武当掌教的目盲道人悄无声息地跑到张道灵身后,伸手轻轻一拍。

    这一拍倒是把蹲在地上看蚂蚁的张道灵吓着了。小道童扭头,原来是柳师叔,松了口气道:“柳师叔,你别老鬼鬼祟祟地跑到我身后拍我肩膀,很吓人的。”

    目盲道人探出头,好奇的问:“小师侄,你在干什么?”

    张道灵撇过脸,失落的嘟起脸,小声道:“还能干什么,看蚂蚁呀。”

    “哈哈哈哈哈”,柳清风朗笑,摸了摸张道灵的脑袋,惹得后者忙声抱怨,摸头长不高。

    柳清风笑眯眯,问他:“世子和李承禄呢?”

    张道灵兴致不高的回答:“估摸在玄岳宫呢。”

    “哦,那你怎么没去呀。”柳清风打趣道。

    “柳师叔你就是明知故问!故意气我的是不是?”张道灵苦着脸,惨兮兮道:“待会还得去南岩宫看香呢,柳师叔你下髽髻山……”,他转身想对身后的目盲道人讲话,乍一看那里还见柳清风人影,这下小道童更是心烦意乱了。

    柳清风离开龟驼背,一步踏到山巅,一步入玄岳宫。

    在玄岳宫宫殿上举酒共饮的徐扶苏和李承禄都察觉到了柳清风的到来,朝他颔首致意。

    柳清风坐在两人旁边,从道袍长袖中掏出一个酒坛,目盲道人轻笑:“山上有桂花,早年酿的桂花酒,试试?”

    徐扶苏率先接过酒,揭开坛封,仰头喝下一口桂花酒,仔细品味。

    酒香醇浓厚,桂花香浓郁,入口甘甜,是好酒!

    “好酒”,徐扶苏称赞道。

    “有那么好吗?”李承禄鄙夷地看了眼徐扶苏,从他手中接过酒坛,同样灌下一口。

    “怎么样?”,柳清风和徐扶苏兴致勃勃地期待他的反应。

    那一袭青衫的孤傲男子没有言语,仅是竖起拇指,以指答话。

    柳清风会心一笑,“世子殿下,腿疾治好了,以后有什么打算。”

    徐扶苏眺望远处重岩叠嶂,“下山,去江湖好好玩玩,如果可以我还想学剑。”

    “见过你们这般剑客使剑的风采,羡慕嫉妒得恨。”

    “谁年少不想仗剑走江湖,以三尺锋芒敬天下。”徐扶苏又灌下一口酒,感慨万千。

    李承禄嗤笑:“徐兄,我承认你练拳的天赋古今少有,可是这练剑你练的太晚了,就算练出了门道也断然不会胜过我。”

    前者白了李承禄一眼,才道清其中缘故:“老徐说过天下修行人中唯有剑客最为风流,武夫虽强过三教半子,但终究是没有那剑气剑意剑招写意风流。”

    “老徐最喜欢称本世子风流倜傥,那就没有不练剑的道理。”

    李承禄和柳清风面面相觑,两人都没有质疑这位年轻世子的话语,甚至是心高气傲的李承禄都对徐扶苏有种莫名的自信。

    冥冥之中,他仿佛察觉有天机诡变,一切都不一样了,在李承禄没有剑问武当前就只认为自己就以后的天下第一。

    但在见识过柳清风的一剑风鸣和徐扶苏的问拳之后,唯我无敌的剑心似乎有所动摇。

    他微微摇头,抛去脑中繁杂心思,重新稳固剑心。正如徐扶苏所说,他自练拳起便觉得自己能天下第一,他李承禄没有认输的道理。

    三尺青锋在手中,他的剑就是天下第一!

    柳清风举过酒坛,轻声笑道:“世子殿下,我听闻掌教师兄说过你擅长书法,尤其是柳明权和张伯芝的楷书,草书。”

    “练剑如练字,殊途同归,些许你可以在上面多下点功夫钻研。”

    徐扶苏持无字玉扇抵住下颚,似乎在琢磨柳清风的言语。过了半响,回过神来的他恭敬地朝柳清风作揖拜谢:“谢过柳师叔。”

    柳清风洒脱一笑起身,背向两人随后纵身跃起,御剑而行出了玄岳宫掠至髽髻山神殿。

    李承禄随之起身奔去,徒留徐扶苏一人独自坐在空旷的玄岳宫前持酒而望。

    李承禄曾经告诉过徐扶苏,武当有座山,名为天门。他悟有一剑,以武当剑问武当剑仙柳清风!

    那一日,李承禄问剑武当。

    髽髻山山峰倒斜,至此武当七十二峰朝大顶,唯有一山不朝金顶。

    其中气象千变,不足人道,究竟是谁一屁股坐歪了髽髻山,是那新江湖的剑客李承禄还是早登武评的天下第十一的武当剑仙柳清风。

    除去徐扶苏和武当掌教张道陵等寥寥几人外,无人知晓结果。

    徐扶苏收回看那髽髻山的风尘滚滚的目光,仰头喝净最后一滴桂花酒,面朝夕阳落日。

    人间忽晚,山河已秋。

    同一日在李承禄问剑武当后,北梁世子徐扶苏以金身境下山入江湖!

    有烟火人间之称的长安城,城外官道上,一辆马车缓缓行进。

    车厢內,唯独喜好青衫的读书人破天荒地换上了骊阳王朝二品文官的官服。他不再披散头发,而是头别一柄玉簪。

    年轻的读书人怀中躺着一位年纪不大的男孩。

    青衫读书人一路上只是闭目养神,从未和驾驶马车的中年男子说过一句话,却让那名身着鱼龙服的男子始终不敢松懈大意,因为车中坐的不止是当朝国师还有未来的储君!

    等到终于瞧见那方刻有“长安”的牌匾之时,陆忠才恭敬地出声道:“先生,长安到了。”

    坐在车厢中的叶宣睁开那双凤眸,深邃的目光打量近在咫尺的巍峨城池。他简单的回应陆忠一句:“嗯,知道了。”

    十里官道旁跪立有两人,一人白眉白须,鲜红蟒袍。一人则是跪在这鲜红蟒袍身后,面容清秀。

    赵高叩首于地,额门紧贴渗着微凉的青石板砖,畏不敢言。

    那辆马车无视两人驶过,车厢中的人连帘子都没有掀起来。

    永嘉六年,瑞雪前夕,国师叶宣携太子赵晓入长安!

看过《蜀中龙庭传》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 浙江十一选五 航宇汇金配资 上海快3 竞彩比分直播 福建36选7 股票推荐每日一股 微博 青海11选5 白银怎么炒 本财配资 贵州11选5 牛人配资 球探比分即时棒球比分直播 甘肃十一选五 体彩20选5 今日股票行情实时查询 老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