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聊斋县令 > 第148章 大军入城
    三更时分,周昂依旧坐在书房,他也换上了紫色莽龙袍,一应穿戴都整整齐齐。

    忽然,周昂猛地睁开眼睛,而后他的眼中明显神色暗淡了些许。

    就在周昂睁眼的同时,京城上方虚空之中,巨大的气运金龙龙鳞狂颤,接着气息急速虚弱,原本炯炯有神的双眼变得一片浑浊,片刻后巨大的眼帘垂下,竟然闭上了眼睛。

    气运金龙蜷缩不动,仿佛陷入昏迷一般,而它的四周,那些化为其它形态的祥瑞猛兽也一个个越发萎靡暗淡,其中几只甚至出现崩溃的迹象。

    原本最为雄壮威武的麒麟法兽,也在这一刻缓缓蹲下,身上如一册册法典的鳞甲收缩,巨大头颅耷拉在前爪上,看起来极为困乏。

    周昂缓缓站起身来,书房里传出一声重重的叹息。

    此刻十余万大军已经全部抵达京城,黑夜中几处本该戒备森严,紧闭的城门却是大开。

    不过这十几万大军都没有进城,似乎还在等着最后的命令。

    五更响起,皇后刘娴还坐在自己的寝殿之中,她一夜未睡,而姜小昙也跟着她坐了一夜。

    不过此刻姜小昙已经换上了女官的官服,若不是熟悉她的人,很难认出这位就是兴建伯夫人。

    更声让刘娴一惊,身子猛地从软塌上坐起,而后神色有些慌张的看向了元象帝所在的养心殿。

    子时的时候刘娴去了一趟养心殿,元象帝说今夜精神很好,要再多批阅些奏折,还说困了就在养心殿住下。

    但是刘娴能明显感觉到,元象帝的那种状态并不正常,甚至他那股精气神都有着明显的病态。

    “不好啦......不好啦......皇后娘娘大事不好啦!”就在刘娴一脸担忧时,一个太监急急忙忙的跑到了寝殿外。

    他见殿中灯火未熄,也顾不得礼数便跪在殿门口,无比慌张的说道:“娘娘,陛下薨了!”

    听到殿外太监的话,刘娴一个踉跄,身形一晃站立不稳,还好姜小昙眼疾手快,一个闪身上前将其扶住。

    “皇后此时切不可乱了方寸,陛下殡天,还有许多事情需要皇后去做。”姜小昙扶着皇后的手,稍微用力握了握,同时在她耳畔语重心长的说道。

    听到姜小昙的话,刘娴强提起精神,而后自己整了整自己的衣冠,深吸了一口气对殿外吩咐道:“立刻传兴建伯、昌平郡王、大都督、吏部尚书入宫,另外把魏思贤叫来。”

    很快坤宁宫中一片忙碌,太监们四散而去,而皇后则带着姜小昙等人朝着养心殿而去。

    京城之中几处重要的府邸很快大开府门,接着各有一顶官轿出来,这官轿很快走上大街,朝着皇宫而去。

    不过当官轿上街之后一个个人影从黑暗中走出,这些人大多数身着官服,而且多是三品以上的,他们跟在这些官轿后面,如同事先商议好的一般,一起朝着皇宫走去。

    几乎在同一时间,三支大军同时入城,那一队队马蹄踏在京城的石板路上,瞬间惊醒了京城中熟睡的百姓。

    无数双眼睛透过门缝窗户看向街道,而后无比震撼肃杀的一幕深深的印在这些百姓眼中。

    只见城中街市被手持火把,一脸杀气的士兵站的满满的。

    这些士兵队伍整齐,如潮水一般顺着京城的大街,向着皇宫方向涌去,整个街道上只有不断游走的骑兵和前进的士兵。

    周昂的官轿落在了太极广场上,他从轿中缓缓走出,此刻在他的身后已经站满了人,这些人一直从太极广场,排到了玄武门外。

    在周昂的身后是王太常、傅天仇、贺康、宁采臣、燕赤霞、左千户等人,还有一些六部郎官,以及其它衙门的中层官员,这些几乎就是京城投靠周昂的官员。

    再后面则是一些军中将校,有江南大营的将官,有北城城防司的千总把总,还有郭北营的一些校尉。

    最后源源不断的大军,还在有序的朝着太极广场进发,那沉重的脚步声,战马的喘息声,让这座还在夜幕下的古老都城,仿佛要窒息一般。

    周昂站在太极广场的东侧,这是因为他府邸的位置决定的,而此刻广场的南面和西面,也有着与周昂身后极其相似的一幕。

    广场南面,李长善向着太极门走了几步,他的身后文官系的主要要员都出现了,再后面便是那三万大军,还有他们控制的城防司军队,和一些府衙的衙役。

    广场西面,大都督何显一身戎装,身后跟着同样战甲鲜亮的武勋贵族,身后是不断汇聚的四万精锐燕云军。

    三人目光在广场之上交汇,而后默契的看向了太极门的城楼上。

    此刻皇宫四周也是戒备森严,中城城防司、禁军、锦衣卫、加起来也有足足三万人,将皇宫保护的固若金汤。

    宫墙之上,无数弓箭手张弓搭箭,那些箭矢对准太极广场,只等一声令下便是一场箭雨。

    太极门的城楼上,魏思贤一袭蟒袍,静静的看着广场,目光正好与另外三人交汇。

    在魏思贤的身后,锦衣卫指挥使卢忠,中城城防司统领吕鸿德,新任司礼监秉笔太监汪禾,以及那所谓的十三太保,将城楼站的满满当当。

    “几位都是好大的排场啊!军队都开到皇宫门口了,莫非几位都想起兵谋反不成?”率先打破沉默的是太极门上的魏思贤。

    他这一句话极度露骨,几乎在他那谋反二字出口时,所有人都不由得浑身一紧,十几万大军更是气势一凝,仿佛下一刻就要天地倾覆。

    周昂也是目光一凝,不过此刻他的望气之术下,太极广场上无数的气运交织,更有蟒龙,麒麟,仙鹤,巨熊,狮虎等气运化形的猛兽在咆哮嘶鸣,这些气运蓄势待发,比起肉眼可见的太极广场更加气势如虹。

    “魏公公这是想要一夫当关吗?都说独当一面便是人才,看来魏公公这是打算独挡三面了?”李长善又向前走了一步,他一句话算是回应了魏思贤,对谋反二字只字不提,却又一句话将魏思贤摆在了三方势力的对立面。

    大宁朝立国三百年,期间也经历了无数的大风大浪,可从未像今日这般将军队底牌都摆出来,而且摆出底牌的地方就在皇宫门口。

    “够了,你们想在这里就分个输赢吗?既然是皇后下的懿旨,诸位何不一起进宫见了皇后再说?”就在太极广场剑拔弩张之时,昌平郡王也终于现身了。

    他们既然都是得了皇后旨意的,也是知道元象帝已经驾崩的,相比于这几个手握重兵的权臣,昌平郡王就要显得势单力薄些了,不过他的存在又正好可以调和这些人。

    “要进宫可以,不过只有几位大人能进,你们的部属就在宫外等候吧。”魏思贤顺着昌平郡王的话说了下去。

    周昂与李长善何显对视一眼,三人都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他们三人加上魏思贤,都是手握重兵,目前看起来四方势力各自为政,也没有形成联盟,但也还没到你死我活的时候。

    见三人都无异议,魏思贤对卢忠吩咐了几句,而后自己先走下了太极门的城楼,片刻后宫门缓缓打开一道缝隙。

    昌平郡王走在前面,而后周昂和李长善何显跟在后面,在十余万双眼睛的注视下,四人走入了太极门。

    等到四人走入太极门中,宫门再次关闭,而广场上剩下的人都静静的等着宫内的消息,那紧张肃杀的气氛却一点没有消散。

    养心殿中,元象帝的尸体依旧躺在床榻上,床榻前四位妃子已经哭成了泪人,倒是皇后刘娴站在稍远一点的地方,强忍着泪水看着床上尚未闭眼的元象帝。

    “皇后娘娘,几位大人到了.......另外几位大人的军队都在太极广场了。”坤宁宫的太监急急忙忙的跑入后殿,将周昂等人到来的消息告诉了刘娴。

    “够了,都别哭了,给本宫打起精神来,你们是皇帝的女人,莫让别人看不起了!”刘娴衣袖一甩,语气森然的对四个妃子说道,她的脸上那些悲痛与哀伤瞬间被坚毅所取代。

    姜小昙紧紧的跟在刘娴身后,她发现这一会时间,刘娴好像变了许多,皇后依然是那个皇后,只是她的身上不仅有原先皇后的端庄贤淑,更多了一些皇帝才具备的坚毅与薄情。

    养心殿分前殿和后殿,前殿是办公的地方,后殿是休息的地方。

    等到周昂等人到来时,已经听不到明显的哭泣了。

    皇后刘娴的威严还是镇住了四位后妃,虽然心中哀痛惶恐,但是刘娴一句话,也让她们成长了不少。

    前殿的殿门已经打开,连同周昂在内,一共五位目前朝中最有权势的人走入了养心殿。

    此刻皇后刘娴正襟危坐的坐在御案之后,她的身下是那个只有皇帝才有资格坐的龙椅。

    看到刘娴的坐姿和神情,入殿的几人都是微微一愣,不过元象帝已死,就法理上而言,皇后的地位便是最尊崇的,她要坐养心殿皇帝的位置也不是不行,至少这也不是皇极殿上那把真正的龙椅。

    只是皇后如此冷静凌厉的样子,让几位手握重兵的权臣有些始料未及。

看过《聊斋县令》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 大赢家足球比分网 湖北11选5 福建36选7 什么股票配资 福建11选5 体彩p3 汇金门配资 甘肃十一选五 辽宁十一选五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重生回古代小说 竞彩比分奖金限额 辽宁快乐12 海南4+1 七乐彩 国内股票配资实盘排名 雷速体育网球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