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惹春风 > 第五十五章 莫忘任务,抓阄最公平
    郡公府中,桓家兄弟也在谈论之前那一场比试。

    十六七岁的少年郎没有不骄傲的。

    尤其是家世好、相貌好,且从未经历过坎坷的桓际,傲气早已经刻进了骨子里。

    一日之间连输两场,对方还是比自己小了两岁的女孩子,着实让他受了不小的打击。

    幸好他性格开朗,又有桓郁在一旁开解,倒也不至于耿耿于怀。

    只是一想到萧姵那手惊人的箭法,他就有些坐不住,像是椅子上有钉子一般。

    他怎么也想不通,同样是苦练多年,自己比小九究竟差在哪儿了?

    桓郁替他倒了杯热茶:“还没想明白呢?”

    桓际耷拉着眼皮,没精打采道:“之前赛马输了,我并没有觉得自己比小九差。

    毕竟她身材比我小巧,对桃林也更加熟悉,赢了并不奇怪。

    可……神箭手我见得也多了,如此这般既快又准的并不多见,我瞧着她比起祖父和你都不差……”

    桓郁道:“咱们开蒙的时候祖父就说过,不论学什么,勤奋都是基础。

    但一个人最终能达到什么样的高度,天分是重要的因素之一。

    小九天分极高又肯下苦功,萧家也不缺好的老师,她的射术自然出众。”

    “哥的意思是说我天分很差喽?”桓际的嘴都快可以挂油瓶了。

    “怎会……”桓郁失笑:“我是想说,若是单论射术,咱们的天分恐怕都及不上小九。”

    桓郁半信半疑道:“哥,你这么说该不会是为了安慰我吧?”

    桓郁叹道:“今日小九的箭法的确精彩,但军中同等水平的射手并非没有。

    不过……若是我告诉你,她今日并没有尽全力呢?”

    “没有尽全力?”桓际险些蹦了起来:“就那么一小会儿,你连这个都看出来了?”

    桓郁摇头:“哥又不是神仙,怎可能一眼就看穿别人的底细?我是从小五哥的神情和语气中觉察出来的。”

    桓际更沮丧了。

    骑射输给没尽全力的小九,察言观色连哥的小指头都及不上,自己这辈子还能有什么前途?

    桓郁把茶盏塞进他手里,温声道:“天分不如人有什么好抱怨的?

    何况咱们的天分也不差,加倍努力后定能更进一步,纵使比不上最顶尖的射手,同样能在战场上杀敌立功。

    以我家阿际的眼界和气度,不该拘泥于这些小节。”

    桓际心头的阴霾终于散尽,脸上再次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哥,小九这般争强好胜,今后她少不得要与你处处争斗,你可做好准备了?”

    桓郁笑道:“你还没看出看来么?小九的志向不输男儿,陛下也有心成全。

    此次你我不过是误打误撞,正好被陛下当成了磨刀石。

    当然,于咱们而言,这也是一个磨炼自己的好机会。定国公府家学渊源,很多地方都值得好好学习。”

    桓际将茶水一饮而尽,懒洋洋笑道:“哥,学习归学习,你可不要忘了祖父交给你的任务哦。”

    桓郁在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臭小子没个正形!”

    ※※※※

    三月初一清晨。

    众多勋贵子弟齐聚大魏皇城西边的禁军小校场。

    除却皇帝陛下,另有几十名朝中重臣亲临。

    其中包括了定国公萧思谦、忠勇侯萧炫、文渊侯花邕以及金吾卫上将军曹节。

    经过初选和复选,最终择选出四十名才俊。

    天庆帝逐一打量了即将加入麒麟卫的英俊少年们,目光最终落在了花轻寒身上。

    他那搭在腿上的手微微抖动了一下。

    此次成立新卫,他的主要目的是让小九学着带兵,至于替她择婿不过是顺便,甚至可以说是玩笑。

    可大魏的勋贵们显然不这么想。

    这四十名所谓的“才俊”,不见得都像花轻寒那般有才华,容貌却真是个个百里挑一。

    这哪里是奔前程,分明就是奔着小九来的。

    也不知这四十只小绵羊在小九和桓郁手下能熬几日。

    天庆帝给立在萧思谦身后的萧姵使了个眼色。

    小九,你觉得这些人如何?

    萧姵暗暗翻了个白眼。

    您定下那样的条件,我还有得挑么?

    天庆帝忍着笑意收回视线,朗声道:“萧姵、桓郁听旨。”

    两人出列,一起走到御座前跪下。

    天庆帝道:“此次朕成立麒麟卫,第一批遴选的四十名才俊,将分为两个小队交由你二人训练。

    人员的分配、训练的日程和课目以及场地均由你们自行决定。

    今后每半个月,朕都会派人前来查勘一次,效果好朕将重重有赏,效果不好朕定当责罚。

    你二人务必尽心尽力,早日为大魏训练出一批可用之才。”

    两人齐声道:“臣遵旨,定不辜负陛下期望。”

    天庆帝示意他们平身,又道:“另有桓老郡公之孙桓际,金吾卫上将军曹节之子曹锟,将辅助萧姵及桓郁训练麒麟卫。”

    众人跪下叩首谢恩。

    直到天庆帝携重臣们离开,小校场才重新热闹起来。

    今日遴选出的四十人,大多数都和花轻寒一样从未习过武。

    但他们的素质比之前萧姵所想的还是要高出不少。

    最起码那些在京里颇有名气的纨绔子弟,此次均没能入选。

    而且这四十人中,有几个算还是萧姵的亲戚。

    比如说她二嫂的娘家堂弟,长兴侯府的凌云峰,二婶的表姑家的孙子,康安伯府的谢远。

    另有几个,譬如临江侯府的赵骏和忠诚伯府的齐锦,正是邀请她去参加赏花宴的赵姑娘和齐姑娘的兄长。

    这些人与萧姵都是自幼相识,算是知根知底。

    另外的二十几个就相对比较陌生了。

    萧姵和相熟的十几人简单寒暄了几句后,开始与桓郁等人商量人员该如何分配。

    桓家兄弟是在军中长大的,惯于令行禁止。

    对于他们而言,人员分配从来不是个问题。

    不管是长官指定还是报单双数,用不了一盏茶的工夫,别说四十人,就是四百人都分清爽了。

    可事实上,京中的勋贵子弟比他们想象的要麻烦很多。

    尤其此次前来参选的四十人基本上都是带着任务的,要是不能加入弋阳郡主那一队,他们来这里做甚?

    争论了半天,大家一致认为抓阄最公平。

看过《惹春风》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 乐天赢配资 众信配资 股豆网配资 五分彩 黑龙江36选7 吉林快3 6场半全场 海南4+1 十点配资 上海唯信网股票配资 上海时时乐 福建11选5 初赔与即时赔率的意义 期如意期货配资app 北单比分直播500 什么是股票指数的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