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奶爸的灭世系统 > 016 侦探秀
    白潇瑜是过来拍综艺节目的。http://www.fdtzyl.cn/58/58474/

    做为青玉凰少女的一员,她们在二三线的组合中还算有名气。

    经纪人赵姐为了推广青玉凰组合,特地联系相熟综艺节目组找个风景如画地方,然后打着帮地方政府做宣传、推广旅游业的口号拉到了第一批赞助。

    本档综艺节目分为三个篇章,自然环境、人文文化、风味美食。

    这几天拍的是第二个环节,体验本地浓厚的人文文化项目。

    因此游客们最热衷的名贵木料市场,也成为了必不可少的一个站点。

    结果刚到这,她就遇见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高人。

    或许是太过激动的缘故,白潇瑜听见有人问她是不是演员,她随口就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不料却引发了哄堂大笑。

    “当演员有什么不对?”

    白潇瑜又大声的说了一遍,丝毫没有认为自己哪里错了。

    “小鱼别说了,”圆脸妹子赶紧压低声音道,“你没听清他们之前的话?那群家伙在笑我们是托。”

    “呃,这是节目组设计好的环节?”

    白潇瑜回头看了看正在隐蔽拍摄的节目组,耳机里立刻传来了导演的告诫,“别看这边,现在是突发事件。全程没有剧本,看你们自己的临场发挥,尽可能的给我们多拍点素材。”

    这样就对了!

    我说节目组再怎么财大气粗,也不可能把高人拉来做假。

    “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白潇瑜,认识的人都喜欢叫我小鱼。”白潇瑜示意两个女伴都站在自己身边,她指着圆脸少女道:“这位是我的好朋友谢卿芸,那一位是林墨溪。”

    听见白潇瑜的介绍,圆脸妹子和尖脸妹子都没有伸手的意思,而是身体前倾三十度,以微微躬身的姿态向钟衍打招呼。

    这是将自己的身段放得极低,就差在脸上写着“有求于你”四个大字。

    钟衍正愁没有人能给自己借天梯,眼前就有三个跳板送上门来。

    “我知道,青玉凰组合嘛。你们以前是在东凰市周围很出名的,现在已经是闻名全国了。”他笑着向三人颌首致意,“你们也别喊我高人,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好,我叫钟衍。”

    “难得在外边遇上东凰市的老乡,等我这里忙完了,回头再请大明星们吃菌子火锅。”

    牛顿告诉我们,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借天梯之前先要帮别人抬身价,东凰市的几个明日之星认识他,与东凰市的几个乞丐霸主认识他,那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哎,你遇到什么事情了?他们是仗着人多想要欺负你们两个人吗?”白潇瑜刚刚才收到导演的指示,现在说什么都不会离开。

    不管是解决矛盾还是曝光黑幕,都能给即将播出的综艺节目带来话题流量。

    自从踏进演艺圈开始,是个人就能无师自通的此类天赋,何况是经过专业培训锻炼的白潇瑜呢?

    至于两个小姐妹的事情,现在人多口杂,实在不是合适谈论的时间段。

    不等钟衍开口,被抱在怀里的钟蓓蓓已经开始连说带比划,“爸爸怀疑那个老爷爷是骗子,弄一块烂木头骗人。但是长得像妈妈的大姐姐不肯相信,坚持要花钱上当。”

    “其他人觉得爸爸多事,个个都在威胁爸爸。”

    她的归纳能力遗传自母亲,算得上是天赋异禀,一下就抓住了事情重点。

    同样的,她危机公关的能力来自父亲,立刻就将事情定性为老爹仗义执言,被幕后利益集团打压。

    都说童言无忌,但能如此高度精确概括问题的小丫头,实在罕见。

    白潇瑜和小伙伴一下就听懂了。

    周围其他人虽有心辩驳,但是也不好自降身份跟一个五岁的孩子吵架,只得硬生生忍了这口气不跟她一般见识。

    钟衍用眼神示意女儿不要再说,自己轻描淡写的补充了一句:“我打算跟那个老人家论理,但是被他质疑我没能力没资格。”

    “他还敢怀疑钟大哥的能力?”白潇瑜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要问在场的人之中,有谁能够评判钟衍的能力,白潇瑜自认除她以外不做第二人想。

    “那边的大叔,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骗别人没有问题,但是想要骗他,算你踢到铁板了。”白潇瑜大声道,“钟大哥只要看你一眼,就能推断出很多你不想让别人知道事情。”

    “因为他精通天文地理、易术星象,能堪风水断阴阳,知奇门晓八卦掌握中医十三科”

    话一出口,白潇瑜脸色骤然大变:不好,我本意是要帮钟大哥撑场子,结果刚才说得太顺口,说了一堆不着调的东西进去。

    为了把人文文化这个环节的表演弄好,白潇瑜这几天杂七杂八的功课恶补太多,整个人都是头晕脑胀的。

    刚才一个没留神,就把之前设计好的节目台词说了出去。

    听见她对钟衍的评价,不光郭大叔露出不屑的表情,其他围观群众更是笑得前仰后合。

    如此离谱的评价,说明钟衍在请托的时候工钱没谈拢,人家在故意出他的洋相。

    原来我这么厉害啊?

    钟衍颇为无语的望了白潇瑜一眼:没想到“最了解”我的人是你。

    天文地理易术星象多没意思?

    你应该说我是至高邪恶派到这个世界的卧底、是从深渊中苏醒的大魔神皇、是终将毁灭人类文明的瘟疫之主。

    其实这种事情我早就习惯了,命运女神从来都不掩饰她对我的恶意。

    每次当我以为自己会一帆风顺的时候,总有不着调的猪队友会四处砸场子。

    这次也是如此。

    “你们说完没有?”

    “说完了就把地方让开,别影响我开木头看成色。今天我被耽误的时间已经够多了。”

    待众人笑够以后,正在木材上划线的郭大叔直起身,淡淡说了一句,“李老板,让你的伙计帮个忙,沿着我划的线笔直切下去。”

    钟衍不动声色的退后数步,远离了尘土飞扬的切割机旁,顺手拿起了不知是谁放在原木上的喇叭。

    随着锯刃飞速切进木质发出轰鸣巨响,钟衍左手抱着女儿、右手拿着扩音喇叭点评到:“这一刀下去,完美避开了所有的虫眼,会得到一个看似符合要求的切面,不过仅仅是看起来符合,你果然有点本事。”

    “但我敢跟你打赌,只要沿着中轴线竖切一刀,就能看见被霉菌和虫子蛀坏的树心。”

    听见他的话,郭大叔突然怒喝道:“够了!你给我适可而止。你明知慕姑娘需要一个完整的木芯,整个市场也只有这一个符合要求的,却故意提出破坏木芯的测试方案,分明就是不想让她拿到想要材料。”

    钟衍无所谓的耸耸肩,继续用喇叭说到:“这里材料那么多,凭什么你说没有就没有?万一你在骗她呢?”

    “那我问你,我骗她有什么好处?”

    郭大叔几乎是怒吼出声。

    话音未落,被选中的木头已经沿着直线切开。

    截面干净无虫蛀、每一条木纹都在散发着异常柔和的光泽。

    原本看见这样的横断面,大家都会迫不及待的发出欢呼这意味着买木头的人赚到了,这样的材质在进价上随便加个三五万,都能轻而易举的出手。

    神眼郭又一次证明了他的能力。

    只不过今天有些不同,那个名叫钟衍的男人,正在不依不饶的找神眼郭的麻烦。

    “说啊,我在问你的话!”郭大叔的咆哮还在继续着,“我究竟是想不开要砸自己的饭碗,还是收了李老板的钱,硬要名声最大、付钱最爽快慕姑娘当凯子,吃下一根卖不出去的废料?”

    李老板闻言脸色都变了:“郭老你别乱说啊,我敢对天发誓没有请你当托,今天这单生意我要是给你半毛钱的佣金,我就天打雷劈。”

    “老板的话你听见没有?”拿到旁证的老者怒吼道:“我骗她有什么好处?”

    “你知道吗,我一直在等你刚才这句话呢!”

    钟衍哈哈一笑,他抛下手中的扩音器不紧不慢道:“你为什么要骗慕青蝉,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老人家,你说话时元气不足、呼吸时肺部有杂音容我大胆推测一下,你大概得了肺炎,需要靠时常吸入抑菌剂控制病情,这个理由够不够?”

    神眼郭急促的呼吸了几次,他冷笑道:“这算什么理由?”

    钟衍慢悠悠道:“你患上的是霉菌性肺炎,或者说是真菌性肺炎,这个理由够不够?”

    “够个屁!”老者脸色略有变化,但是依然不屑于钟衍的推论,“老头子有些小毛病,关你什么事情?”

    “那边的老大爷,钟大哥给人看病的眼光很准的。”白潇瑜忍不住补充了一句,“既然他说你有病在身,他的判断应该不会出错。你千万不要讳疾忌医啊。”

    钟衍摆摆手,示意白潇瑜不要插话:“老人家,我给你留了足够多的面子,就是告诫你回头是岸。如果你再执迷不悟,剩下的话恐怕就不那么好听了。”

    从见到老者的第一眼起,钟衍就感知到他肺部内的真菌极其活跃。

    就算刚才他吸入了抑菌剂,真菌的活性也仅仅是略微得到抑制而已,这足以说明他病得不轻。

    真菌性肺炎,不同于细菌或者病毒带来的肺炎。

    普通人每时每刻都在接触真菌孢子,千百年来进化的免疫力又在人体内建立了数道防线,因此真菌孢子往往很难在人体内生根发芽。

    这种病症只发生在免疫力极度低下的人身上。

    然而造成免疫低下的原因,可能是某种药物原因、也可能是某些原因导致免疫力低下、还有就是免疫系统缺陷综合症。

    药物造成这类情况时,患者往往是在无菌病房,治疗也才做了一半。

    根本不会有在外面乱跑的机会。

    免疫力低下的人,真菌群落不会这么活跃病人调养得当再稍加治疗,免疫力逐渐恢复的时候,真菌还是难逃一死。

    唯有最后一种,真菌才会活跃得无与伦比,甚至给病人带来致命风险。

    会知道这些事情,是因为钟衍在做危机公关的时候,曾经接到过一个明星的洗地工作,要求洗掉粉丝对他患有霉菌性肺炎的怀疑。

    就是那个时候,他了解到这个病与艾滋存在关联的可能出于职业道德,以上这两段不能告诉别人。

    不管神眼郭是基于上面哪个原因得病。

    医生必然都会警告他,不要再去那些粉尘啊、真菌孢子浓度太高的地方。

    赌木头的市场,也在禁令以内。

    这里电锯一旦旋转,满天都是飞扬的灰尘和真菌孢子。

    然而接到慕青蝉的邀请后,神眼郭还是带着药来了,然后在满地好木头中接连帮她挑了两个废木。

    “请你住口吧,不要再往下说了。”

    听见钟衍分析到这,慕青蝉抬手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

    女人转头望着脸色逐渐不正常的老者,她轻声道:“郭大叔,我无意对你过去的私生活做任何评判,今天的佣金我会如约付给你。”

    慕青蝉并不傻,老者的脸色已经能说明一切。

    “慕姑娘,你真相信一个外人的胡说八道?”神眼郭不死心的追问了一句。

    “我相不相信不要紧,证据不就在你的脚边?”女人幽幽叹息了一句,“他刚刚跟你打赌的这方木头,你敢不敢把从中间剖开看看?”

    此言一出,神眼郭面如死灰:“原来,原来你都知道了?”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慕青蝉沉声道,“之前我以为你跟李老板勾结,想从我手里骗点佣金。看在我们多年交情的份上,这件事我本想装作不知道。”

    “现在看来,是我之前想错了。李老板没有请你当托,这也只是你计划的第一步。用买木料的借口把我骗到境外去,才是你的最终目标吧?”

看过《奶爸的灭世系统》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