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明 > 第六百零七章 阴谋才露尖尖角
    钱谦益稍作迟疑,低声问道:“不知……需要晚上几天?”

    “这……二三天……四五天……或许是十天半月吧。http://www.fdtzyl.cn/65/65393/

    “哎……朕知道确实为难了户部、兵部,可战争来得太突然,朝廷所有准备皆有不足之处,也怪朕,懈怠了!”

    钱谦益急忙跪倒,“君忧臣辱,是当臣子的办事不力,与陛下何干?”

    “也罢,那就烦劳钱尚书抓紧转轮兵粮、军械了。”

    “臣定尽心尽力,不负陛下所托。”

    ……。

    御花园。

    长公主朱媺娖与周思敏在观花游苑,两排宫女远远跟随。

    二人走累了,便在湖心朱漆雕栏小亭里歇息。

    “殿下,臣妾入宫已有五日,想着明日出宫了,望殿下允准。”周思敏福身道。

    朱媺娖原本往湖中撒鱼粮的手有了一阵的停滞。

    她没有回头,“怎么,就不想再陪我几日?”

    “夫君不在,妾身便是国公府的主人,怎可久出不归呢?望殿下见谅。”

    朱媺娖沉默了一会道:“说得也在理……。”

    她回过身来看着周思敏的眼睛道:“可我做不了主。”

    周思敏一愣,问道:“殿下都做不了主,那……。”

    周思敏不傻,立时就明白过来了。

    “我去找陛下!”周思敏一撩裙摆道,“我不出应天府就是了,在国公府中,还怕我跑了不成?”

    朱媺娖没有阻拦,她只是轻轻说道:“如果找陛下有用,我早就放你回去了。”

    周思敏僵住了,她突然回头道:“殿下,难道您还不知道,夫君是忠于大明的?”

    朱媺娖悠悠道:“我知道,我自然是知道的。可他说过,要复的不是朱明,而是汉明!”

    “这不一样吗?”周思敏大声道。

    “一样吗?”朱媺娖反问道,“如果一样,又何须分朱明和汉明?”

    周思敏怔怔地看着朱媺娖,“殿下就不想着帮帮他吗?您当日去绍兴府承认自己身份的时候,让我转告他,照自己心里的意思去做吧,你会为他祈福。待做到了极致,就算不成功,此生也无憾。殿下,您忘了吗?”

    朱媺娖突然暴发出一声尖叫,“我没忘!……不,我就忘了……难道你要我为他,去反对我的亲兄长?”

    周思敏反倒平静了,“长公主殿下既然忘记了之前的话,自然也忘记了曾经想嫁给他的心意了。”

    朱媺娖慢慢收敛起情绪的失控,转身望向湖中,凄声道:“往事不可追……其实你我都明白,从我入绍兴府承认自己的身份时起,这,就是一个绮念。不管是皇兄,还是他,在他们眼里,女人终究及不过这江山。”

    周思敏轻叹道:“可我终究是陛下和殿下的表妹,难道连我都信不过了吗?”

    朱媺娖一激零,她转头看着周思敏的脸,欲言又止。

    周思敏道:“殿下能否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朱媺娖吸了口气,摇摇头道:“没什么,你应该知道,这只是常例。”

    “是不是夫君不回京城,我就永远不能离开?”

    朱媺娖看着已为人妇却依旧天真的周思敏,心里一痛,“小蛮,你放心,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忘记,你陪我一路之情义。”

    听到这声久违的“小蛮”,周思敏眼睛一红,“姐姐,思敏从无背弃过姐姐,可思敏终究是出嫁了,是吴家人,不能日日陪伴在姐姐身边了……。”

    “我知道……我知道。”

    ……。

    深夜,柔仪殿。

    朱媺娖的寝宫。

    “郑叔。”

    “扑通”郑叔忙不迭地跪下,“长公主,可不敢再称呼老奴为郑叔,老奴消受不起。”

    “数千里相伴,同生共死三载有余。郑叔啊……何至于此?快快起来吧,我有一事想请郑叔帮忙。”

    “长公主尽管吩咐,就算让老奴去死,老奴也万死不辞。”

    “明日午后,你且出宫一趟,去钱太傅府上……。”朱媺娖低声嘱咐起来。

    郑叔的老脸不断地变化着,最后他冷汗直流道:“殿下,这事被陛下知道,可不得了啊。”

    “出了事,本宫一力承担。你只管去做就是了。”

    “殿下,老奴不是想着自个,是怕陛下怪罪于殿下!”

    “我与陛下终究是亲兄妹,无非是被责骂一番……小蛮跟了我这么久,我得护着她,保她平安……正象我也会护着你一样。”

    “是,是……老奴遵命。”郑叔的眼中有泪,他想起自己曾经派人暗杀吴争未遂,事发之后朱媺娖为自己乞命的情景。

    ……。

    钱肃乐心中的震惊,无以言表。

    罪不及妻儿啊,何况是个孙女,还是一个已经出嫁的孙女。

    特别是一个嫁给了当朝手握重兵的国公的孙女。

    陛下,您难道就不怕逼反了吴争吗?这是钱肃乐心里想当面质问朱慈烺的。

    钱肃乐迅速令人准备马车,直奔首辅陈子龙府上。

    ……。

    陈子龙的神色,绝不亚于钱肃乐刚刚听闻时的震惊。

    他的反应却比钱肃乐来得快,因为他是首辅,情报的汇总更比钱肃乐全面。

    陈子龙突然喟叹道:“原来如此……这么一来,这事就说得通了。”

    钱肃乐惊讶问道:“首辅话中……何意?”

    陈子龙看了一眼钱肃乐,道:“之前陛下诏令,廖仲平率京卫南下增援。可两天过去了,钱相可有听闻,京卫要离京的消息?”

    钱肃乐摇摇头道:“户部正在筹备军粮,京卫正在召集,我以为京卫就该在这一两日南下增援的……呃,难道……?”

    钱肃乐被陈子龙一点醒,惊得张大了嘴巴,这事儿一串连起来,就如陈子龙说的,说得通了。

    陈子龙叹道:“非子龙在身后诋毁陛下,可钱相今日所言之事,印证了一个事实,那就是陛下怕是要对南边那小子动手了。”

    钱肃乐大骇,急道:“荒唐!如今强敌环伺,陛下竟选在这个时候动手?难道他就不怕逼得吴争真反了吗?”

    陈子龙叹息道:“陛下此举确实欠妥……至少也等到吴争击退敌酋多铎之后。”

    钱肃乐稍一踌躇,对陈子龙道:“还请首辅与钱某一起入宫,劝谏陛下。”

看过《汉明》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