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明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方国安的彷徨
    参与会议的将领,最后达成一致意见,出兵!

    吴争原想一举光复松江府,现在局势有变,只能暂缓了。

    派往湖州、吴江两部不变,急令鲁之屿部至临安。

    吴争亲率一万多人沿江而下,直击富阳。

    厉如海领五千人,渡钱塘江协防绍兴府,周大虎领三千人从杭州湾至曹娥江,返回上虞,会合陈胜、钱翘恭部协防上虞。

    吴争再三关照,如果真事有不测,允许厉如海、周大虎二部撤向平岗山等待自己的支援。

    并叮嘱将吴庄诸人和海边百姓撤往山寨安置。

    一时间,杭州城大军纷纷开拔,刚刚欢庆之后的杭州城内,人心又是一片慌乱。

    富阳,钱塘江到此已经不叫钱塘江了,叫富春江。

    这里有一处江面狭窄的区域,特别窄。

    在枯水期,江水只有齐膝深,人能涉水而过,就更不用说是骑兵了。

    所以,方国安在此重点防御,囤有万人的大军。

    还别说,真就让他囤对了。

    从杭州艮山门外逃窜的多铎所部,此时就来到了对岸。

    方国安得知之后,立马下令迎战,同时下令抽调各部支援。

    因为各部都沿江防御,距离最远也就数十里,所以在方国安看来,挡住多铎七千多人还是不难的。

    可让方国安预料不到的是,多铎并不马上进攻,而是派人传信,欲与方国安一晤。

    地点就在这处狭窄区域以东的一个小岛上,此岛无名,但因为是江中泥沙冲积而成的,当地百姓称为新沙岛。

    方国安没有拒绝,带着一百人乘船前往。

    在方国安心中,乱世之时,多个朋友就多条路,何苦得罪人嘛。

    多铎很大方,只带了五十人,以示诚意。

    见面之后,这让方国安突然想,是不是该骤然拿下多铎,这样的大功,足以让自己……呃,方国安微微摇头,不想了。

    因为他看见对岸博洛率数千骑兵,正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

    这个距离,骑兵涉水冲锋,最多一柱香的时间,自己想带多铎回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越国公,久闻大名啊。”多铎呵呵大笑着,向方国安而来。

    方国安尴尬地拱手道:“方某久仰豫亲王威名,没想到今日在此一见。”

    多铎跃下马来,上前几步道:“本王前两日阴沟里翻船,竟被那乳臭未干的吴争打了个措手不及,想来越国公不会因此改变了心思吧?”

    说着,眼神凌厉地射向方国安。

    还真别说,方国安此时还真改变了心思。

    没有人愿意当奴才不是?

    勾连、暗通博洛,不过是为了给自己寻一条后路。

    可如今吴争杭州城大胜不说,嘉兴府都光复了,眼前威名赫赫的多铎,在杭州城外颜面扫地,被一个孺子打得无还手之力。

    可以说,清廷对杭州周边各府,几乎已经失去了控制能力。

    这个时候,方国安哪还会想投诚?

    但方国安的心性,本就是个投机份子,他并不想彻底断了这条路,如今的世道,谁知道什么时候又反转了?

    所以,听多铎这么一问,方国安陪笑道:“豫亲王言重了,方某岂是朝三暮四之辈。”

    多铎似乎是相信了,他哈哈大笑道:“如此说来,越国公是有诚意的。”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好!”多铎大声赞道,“那本王就明说了,今日本王率大军来此,就为向越国公借条路。”

    方国安心中大震,听多铎提到借路,他岂会不明白多铎想做什么?

    一时间冷汗从额头渗出,方国安呐呐道:“豫亲王这是何意?”

    多铎眼神闪动,斜了方国安一眼反问道:“越国公是带兵之人,岂能不明白本王的用意?”

    “可……可这路一借,方某等于自绝于朝廷……这……。”

    多铎脸色瞬间转阴,“怎么?越国公难道还要首尾两端,脚踩两只船不成?”

    “不,不……。”方国安急中生智,“方某是想,豫亲王麾下如今只有七千余人,难道真要凭这数千人攻绍兴府不成?”

    多铎答道:“本王麾下兵力确实不足,可不有越国公麾下三万多人马吗?此时越国公随本王反戈一击,灭亡朱以海伪朝,易如探囊取物。怎么,越国公难道不乐意?”

    方国安心中大骂,乐意你x的大腿。

    原来多铎要的不仅仅借路,更要的是自己附从反戈一击。

    可这样一来,自己投敌的罪名就会公诸于天下,这要是真灭亡了朱以海还好,要是没得逞,那自己就是千夫所指,受万人唾骂了。

    堂堂一国公,麾下三万多兵马,做为主力之一,驻守钱塘江东岸,转眼投了清,反手灭了君上,这种恶名,哎……。

    方国安这时真想哭。

    但为难、难受是一回事,真要与多铎决裂,那是另一回事了。

    见方国安犹豫,多铎冷冷道:“军情紧急,望越国公当机立断。”

    方国安被这么一催促,反而有了三分勇气,他抬头盯着多铎问道:“若是方某不应呢?”

    多铎没有一丝惊讶,随意一挥手道:“你若不应,本王立时下令大军进攻,这江水不及腰深,无法阻挡我精骑铁蹄,越国公以何阻拦?”

    方国安话已出口,反而是胆大了,“方某麾下三万多大军,就算以五击一,想来豫亲王也讨不了好去。”

    多铎轻嗤一声道:“或许吧。但你可有想过,与本王在此血战之后,你麾下三万多人马不能留下多少?本王不夸张地说,最多一半。如今你朝兴国公麾下有两万多人,杭州的吴争就不用说了,六七万人马,越国公以何自处?”

    方国安沉默了,他知道多铎没有夸张,今日真要与清军在此决战,就算最后胜了,三万多人绝剩不下一半。

    自己真要为朝廷效忠,为他人作嫁衣裳吗?方国安不断地在心中自问。

    多铎立马改变话风,和颜悦色地说道:“跟随本王反戈一击,以此大功,巡抚一职,越国公当之无愧,来日论功封爵之时,本王必定向皇上为你进言。但你若执意不从,那本王只能背水一战,这七千多八旗军虎贲或许无法歼灭你部,但与你部拼个两败俱伤,本王还是有把握的,这是你愿意看到的景象吗?”

看过《汉明》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