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偏心眼 > 252 人和人都是相互的
    霍奶奶只要一想,自己有一天要是一觉睡过去,霍清那就算是和这个家彻底拜拜了,没有人会管她的。http://www.fdtzyl.cn/42/42704/

    谁管她干嘛?

    四六不懂,给多少钱她就连最基本的感激都没有。

    悲从中来,你说打吧,霍清都这个年纪了,你说骂吧,骂了多少年了管用吗?就是缺心眼,怎么说都不管用。

    “家里人一个塞一个的好,就你这日子过的只差……”反正比要饭的强,不至于说就连窝都没有,可一个月就靠孩子那两千多块的工资活,娘俩啊,这种年代猪肉都三十多块钱一斤了,那点钱够干什么的?

    当妈的没本事,儿子也没有什么手艺,还不能干力气活,大钱赚不到,家里家里乱糟糟。

    姐姐把他爸接走了,那爸爸有退休金都是搭女儿的,和儿子无关,就给他留了这么一个疯疯癫癫的妈。

    霍清嚎,扯开嗓子嚎。

    反正就是怨父母。

    当初你们不让我嫁给他,就不会有我今天,因为父母选的人不好她嫁的不好所以她一辈子受穷,她就连一天的好日子都没过上过。

    “你也不管我……”

    霍奶奶捶她,“我还不管你,我还要怎么管你,你就折腾吧,什么时候把我折腾死了你就安心了,那个时候不要说一个月四百,四毛钱都没有,你兄弟再有钱也不会给你钱,好人的角儿你不肯去,成天去那个讨人厌的角色,你说我告诉你几百次你和霍忱关系缓和缓和,那是你侄子啊,你说你有病你做治疗什么钱不是他掏的,他该你的啊?”

    霍清又转移话题。

    反正谈到霍忱她就不肯夸,打死都不肯讲上一句霍忱多好。

    没钱自己宁愿穷死也不愿意靠近霍忱身边摇尾乞怜,至于说霍忱愿意给她钱,那是霍忱的事儿,给了她就拿,其他的不管。

    霍奶奶一把推开女儿。

    “你赶紧走吧,省得天晚了。”

    彻底伤透心了。

    这样明着按着教她,还是学不会。

    那你就继续穷吧。

    瞧瞧大儿子一家,大孙子现在根本不差钱,房子房子买了,二儿子虽然没大富大贵但人家至少有花的钱啊。

    霍清倒了两段车,回了家,一进门一条黑黑的通道,厨房门口堆着各种破烂,这都是她捡回来的,找不到工作也赚不到钱,瞧着一些老太太们捡纸壳她也跟着学,门口堆了一堆也不肯卖,大多数的时间都用来在马路上走,她也不是天天捡,一进门卧室里就好像冬天晚八点多钟一样,黑的见不到光,玻璃外面也堆了纸壳把光线都给遮住了,挨着床放了个圆桌,圆桌上锅碗瓢盆都有,在霍奶奶那没有吃饭,回了家随便水泡饭吃了一口,然后拎着布袋子又出门了。

    家里待不住。

    大马路上来回走,走几个小时都能走,然后又去亲戚家坐坐,这是她远房的堂姐。

    堂姐就劝霍清,对霍忱低个头。

    “他现在有花不完的钱,你不为了自己就为了孩子你就和霍忱说说,让他帮个忙……”

    霍清听不进去。

    “我可不用他,他也不欠我什么,我也不求他。”

    堂姐:“……”

    讲什么都白讲,那你随便吧。

    外面溜达到晚上六点钟,买了一个萝卜回家,晚上就做了个萝卜汤,等儿子累了一天下班回来了,迎接他的就是大萝卜汤和白米饭,孩子上楼,一进楼栋门就开始压抑,其实特别不愿意回家,硬着头皮硬回,进了门迎接他的就是一屋子的黑,喘息不过来的黑。

    饭菜摆好,他都习惯了。

    坐了下来开始吃饭。

    霍清叨叨念叨着,“今天去你姥家了,你姥啊就是偏心,拿孙子当回事,培养自己孙子那么用心。”

    儿子当做没听见。

    他当然知道霍忱过的特别好了,但从来出去不讲霍忱是自家亲戚,他当自己没有这门亲戚,为什么?因为恨!

    不是恨霍忱有钱不理他,不管他,而是霍清从娘家拿钱回来从来不讲,她生病了霍家的人给出钱让看病她也不说,什么都仿佛没发生过一样,孩子总听的就是霍清唠叨的因为家里穷,谁都看不起他们家,也没有人肯登门,过年过节大家都仿佛没有他们一家人一样,他也不爱去霍奶奶家,和自己姥姥也不太亲近。

    “他爱过成什么样就过成什么样我不羡慕,爱帮谁就帮谁,不帮我们我也不气。”

    “妈,吃饭吧。”儿子不爱听了。

    成天说这些个外人做什么。

    “你姥就偏心,你那时候有点钱我也送你去学什么了,何苦现在发展成这样呢。”

    霍清认准一件事,别人讲什么都没用,她认定下来的就是真理,比如说霍奶奶对霍忱费劲心思这件事,霍忱在霍清来看,长得就是一般人,也没好看到哪里去,当什么明星?还不是自己妈私下掏了大钱,砸了钱砸出来的效果,如果肯拿一部分的钱给外孙,今天她儿子就不会这样平凡,她给儿女算命,算命的都说自己儿女都是出息的命,那现在为什么都过的不好?就是自己妈不够尽心。

    瞧不起女儿呗,重男轻女呗。

    想到这儿,就张嘴开始骂人。

    心情不愉快肯定要骂人的,先骂自己丈夫,那就是挨千刀的,早该死了,就是他拖累家里过不好的,又骂霍奶奶重男轻女,又骂当年非逼着她嫁,故意害她,然后又念叨霍忱他妈多不好。

    “……他妈那是什么玩意儿,一个没有男人就活不了的贱人,这种女人就该去死不该活,她儿子还能当演员,老天爷不开眼。”

    霍清瞧不上老丫头,各种瞧不上,觉得这样的女人给她**都不配。

    *

    外界风传霍忱一直在谈的女朋友就是寇熇,江巍照那边也澄清和他弟早就解除婚约了,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这霍忱还是会啊,女明星想要嫁豪门有多难,对于男明星来说也是一样的。

    这简直就是行了大运,羡慕嫉妒还得有恨。

    当明星外人瞧着风光,可真的能有这样的靠山还演什么戏直接回家抠脚好了,谁不羡慕什么都不用做就能生钱的人生。

    霍忱这段的人缘好到了极致,总会有些人抱着一些小念头接近他的,想要打入寇熇的那个圈子里。

    可偏偏寇熇的那个圈子里就是很排外的。

    突然气温转换,今儿气温掉到了零度,霍忱在外面拍戏,一大早四点多就起来化妆了,折腾了两个多小时才化完,在化妆棚里还觉得挺暖的,结果从里面一出来……

    冷风打腿。

    他穿的又不多,因为拍的是夏天的戏,一阵风刮过来直接打透,打了个冷战。

    导演开始讲戏。

    他羽绒服外套里面的手机响了几声,然后就回归安静了,中午十一点半准时放饭,外面大桶的热米饭受到了欢迎,群演都围着饭桶准备吃饭了,霍忱一下戏,助理把羽绒服给他披上,保温杯送到手上,暖手宝递过来。

    “今天零度。”

    霍忱点头,赶紧回棚里,棚里至少还有取暖的设备,不管怎么说吧,主演还是有这种待遇的,当群演其实更辛苦。

    “霍哥你手机刚刚响了。”助理看了一眼四周,压低声音:“是寇小姐开的电话。”

    寇姐喊的就是寇晴,寇小姐指的是寇熇。

    “好,你也快点吃饭吧,这天太冷了。”

    他是助理所以可以跟着霍忱坐在里面吃饭,里面化妆师什么都在准备,饭已经早早吃过了,等会演员吃完她们就开始给补妆,霍忱坐了下来,女主演哆哆嗦嗦的撩帘子小跑进来,嘴里嘟囔着要冻死了。

    女主演见霍忱的饭已经都摆出来了,探头看了一眼。

    “吃的这都是什么啊?”

    瞧了两眼就缩回头了,一看就不好吃的那种。

    “水煮青菜配米饭。”霍忱笑呵呵道。

    怕胖啊。

    其实这种天对于他来说就真的很糟心,身上的脂肪储存不够,特别怕冷。

    “你们男演员都吃成这样,叫我们还怎么活。”女演员小声抱怨,见自己的菜实在太丰富了,很是烦心挥挥手:“就留个西红柿炒蛋吧。”

    做这行的肯定是上辈子挖了别人家的祖坟,这辈子被报应才踏入这行,什么都不能吃。

    “下午你还有淋雨的戏?”女演员动了筷子,扭着头和霍忱聊天。

    “嗯。”

    “这天……”啧啧,天气可真的有点冷啊。

    原本就拍夏天的戏,穿的都很淡薄再淋雨……她这体格子想都不敢想。

    “吃这行饭嘛。”

    “霍哥……”女演员端着自己的一份炒花菜递了过来,霍忱没拒绝,接了过来:“谢谢啊。”

    “客气。”

    在同一个剧组大家都要打好关系,这样拍起戏来才能更快的入戏嘛。

    “霍哥下次有什么投资拉着我一块儿啊。”

    女演员也就随意扯了这么一句,不过她是真的想搞投资,之前投资网店亏了几百万,然后你又和别人一块儿投资搞餐饮结果又亏,她听别人讲霍忱在投资这方面挺厉害的。

    当然听说的话还有别的内容,比如说……霍忱背靠大树好乘凉,女朋友就姓寇的那个可牛逼坏了,有那样的人在背后撑着,做什么投资能亏啊,这种投钱进去就赚钱的买卖她也想干。

    “行啊,有合适的一定找你。”

    化妆师等霍忱吃的七七八八,过来替霍忱补妆。

    “哥……”

    助理拿着手机递给霍忱,霍忱不解看了助理一眼。

    助理:“……好像是粉丝的妈妈生病了……”

    像是这种他会格外小心的求证,他是在网上看到的,霍忱的一些大粉都捐了钱,病历也已经放到了网上还有医生的一些证明什么的,小姑娘今年才十四岁。

    霍忱看了几眼,然后开始上妆,这事儿就好像没发生过一样。

    下午他有淋雨的戏,连淋了两场,浇的那叫一个透心凉,一结束助理马上拎着毯子跑过去把霍忱包的严严实实的。

    上中霍奶奶家-

    霍敏开车过来给自己奶交物业费还有取暖费什么乱七八糟的,现在家里花钱这些都贵她管,当然钱不是她拿,都霍忱报销。

    “这些单子你都收好,和你要什么钱都别给,我都交完了。”

    “嗯,你这忙叨叨的还要去哪儿啊?”

    “等会去趟银行汇款。”

    霍奶奶皱眉,“有什么事儿吗?”

    “霍忱的一个小粉丝妈妈生病了,他让我给汇点钱。”

    霍奶奶详细打听了几句,一听说是14岁的孩子妈妈得了绝症,唉声叹气:“这么大点的小年纪,你说没有个妈妈以后可怎么办啊……”心中也是无限同情:“要不你替我也给转五百吧。”

    五百块钱呢,老太太可肉疼了。

    她一个月才给霍清四百块钱啊。

    可孙子出息以后,她就总觉得吧,自己得多做好事儿做善事,不然你说那么多的人怎么就叫霍忱出息了呢,选出来你,你肯定就得回馈社会,该做的花钱的就舍不得也得花。

    “你可行了吧,你那点钱,他汇就行。”

    霍奶奶没忍住好奇,其实她不太想问的,可不问心里又觉得痒痒。

    “汇多少啊?”

    “你干嘛要知道啊,给报销啊。”霍敏只觉得好笑。

    “就好奇想打听打听。”

    “三十万,你给报吗?”

    霍奶奶一听这数字,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浑身哪哪都疼,可怜别人但更可怜这钱,三十万啊……那叫钱啊不是纸片子,好心疼。

    心疼的同时又安慰自己,那得积德行善才能有福报。

    “去吧去吧,哎希望能治好吧,三十万啊,便宜的地方都能买套房了……”

    老太太叨叨叨,又心痛了好几十分钟,不能想,一想就浑身疼。

看过《偏心眼》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