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盛宠之医路荣华 > 第一百五十六章:见血
    苏老夫人整个人都还是呆滞的,木然的任由苏梁浅搀扶着,一直到出了萧家的大门,上了马车,都还是心有余悸,脸色苍白。http://www.fdtzyl.cn/66/66292/

    马车缓缓启动,中间颠了几次,苏老夫人才稍稍回过神来,看向苏梁浅。

    和来时一样,苏梁浅就坐在她对面,正中间是个很小的茶几,上面放着的是她给苏梁浅准备的,但苏梁浅几乎没动的早膳。

    她看重喜欢苏梁浅,准备的东西,样式自然丰盛丰富,拿来做午膳,也半点都不寒碜。

    苏梁浅一手拿筷,一手端着小碟,手指白嫩如玉,十分好看。

    秋灵跪在地上,将一块翠绿的糕点,送到苏梁浅的小碟子上,苏梁浅夹着缓缓送进嘴巴,她嘴巴张的很小,细细咀嚼,动作很小,苏老夫人也说不上来,只觉得好看极了。

    容貌算不得最出众的苏梁浅,看着竟像画里的人似的,更有种高不可攀的贵气。

    苏老夫人这样想着,很快又有另外一个念头冒了出来,事情都这样了,苏梁浅怎么还吃的下。

    苏梁浅见苏老夫人看她,微微的笑着,也看她。

    有风吹来,轻卷起了就在苏梁浅身后的车帘,午后照进来的阳光,有一些洒在她的脸上,让她那张陷在阳光中带笑的脸,就和此刻的阳光一样,温暖,灿烂,又和煦。

    苏老夫人想起刚刚的事情,却觉得自己有些不能直视苏梁浅。

    不单单是苏梁浅,还有她身边的两个丫鬟,苏老夫人也觉得自己不能将她们当成普通寻常的丫鬟来对待了。

    “早上没吃多少,现在都有些饿了,祖母饿吗?”

    苏老夫人半点胃口也没有,摇头。

    “浅儿,你就一点也不担心?”

    苏老夫人整颗心都是悬着的,她就不明白了,苏梁浅哪来那么大的胆子,居然纵着下人对萧夫人动手,还说那样的狠话。

    那可是侯府的侯爷府人啊。

    苏老夫人觉得,苏倾楣行事虽然不怎么磊落,但做事至少有迹可循,而苏梁浅,每每都是出人意表,让人大吃一惊。

    “担心什么?”苏梁浅问,简单的四个字,昭示着她完全轻松的状态。

    “就是你将萧家的小姐弄成那样,萧夫人肯定气坏了。”

    苏老夫人心里知道,自己的这个孙女儿,并不简单,但她没想到,她胆子竟然这样大,简直就是目中无人,无所忌惮。

    苏老夫人看着眼前含着浅笑的苏梁浅,还和以前一般乖巧的模样,但苏老夫人心里却做不到再将她当成一般的孩子对待。

    其实更早之前,苏老夫人就知道,她并不仅仅是个十四岁的孩子那么简单,但今天出这一趟门,这想法,一下就深刻了。

    苏梁浅对苏克明的态度,苏老夫人之前也觉得有几分不敬,现在看来,那真的是已经看在他是她父亲的几分薄面了。

    苏梁浅依旧是一副半点也不在意担心的样子,“她气坏了就气坏了,这事传不出去,传出去了,被议论和丢脸的,也是萧意珍和萧家。”

    苏老夫人想了想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心里便明白过来。

    萧意珍是什么脾性货色,大家都心知肚明,若是有人和她发生冲突矛盾,不管谁的错,外人也都会觉得是萧意珍的错,最后遭殃的是她,大家也都会觉得她是活该,罪有应得,更不要说对象是和她结仇的苏梁浅。

    萧夫人若是在意女儿的名声,定然不会让这事传出去。

    至于后面动手一事,萧家是武将,萧家的府卫,是萧大人精挑细选的,这也是人尽皆知的事情,结果,十几个人,败给了苏梁浅身边的两个小丫鬟,这事要传出去,外人也会觉得是萧家以多欺少,欺人太甚,而且还会觉得萧家是徒有其名,生出轻视。

    苏梁浅咄咄逼人,但她在动手前,就是考虑过后果,并非完全冲动而为的。

    她做事向来周全。

    苏老夫人看着苏梁浅,是不敢置信的欣慰,还有许多根本就说不清楚的其他情绪,而内心一直存在的惊惧,到现在还没平复下来。

    她做不到苏梁浅那样的淡然从容,而且苏梁浅今日这样的做法,她也并不怎么赞同。

    苏老夫人在心里长长的叹了口气,“浅儿啊。”

    这口气,她也直接叹了出来。

    “虽然这些事情,传不怎么出去,但是萧家和我们家,毕竟是姻亲,萧夫人是不对,但按礼来说,你也应该叫她一声舅母,萧大人更被封了侯爷,萧家正是风光受重用的时候,你一个女孩子家,不能太肆无忌惮了。”

    “那祖母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苏梁浅将手中的碟筷缓缓放下,面对苏老夫人时,脸上的笑浅了几分,神色却更加认真。

    苏老夫人想说的话,因苏梁浅这样的直视,有几分迟疑,但秉持着尽量和萧家维持友好关系的原则,还是道:“萧意珍这个样子,萧夫人看到了,定然是心疼的,再加上上次的事情,她想要惩戒你出气,也是可以理解的,你稍稍低个头,事情都不至于闹成这样子。”

    “低头?”

    苏梁浅将手中的碟筷,递给秋灵,靠着车壁的脊背微直,“祖母听说过得寸进尺吗?萧夫人是什么人,在萧意珍的事情上,她有多恨我,我今日若是态度稍软,让她觉得我能欺可欺,我非得被揭了层皮才能出萧家的门,不单单是我,还有随我前来的两个丫鬟,萧夫人更是会毫不留情的要了她们的命,若真是如此,祖母,苏家,还有我自己的颜面,都会被丢尽了。”

    苏梁浅声音轻柔好听,但说话时的口吻,却让人觉得强势。

    “而且,我不是没给过她们机会,萧夫人想捆杀我的丫鬟,我给过机会了,是她们技不如人,既是自己技不如人,又怎么能怪别人?”

    苏梁浅说的理直气壮,苏老夫人心里想着的是,这样对萧夫人心上的伤口来说火上浇油的机会,给还不如不给,但她嘴上却无从辩驳。

    “这次,包括上次,都是萧意珍想要陷害我挑衅我,她是自作自受,我不认为自己有错,既然没错,我为什么还要道歉?我不道歉!”

    苏梁浅口吻坚决,也打消了苏老夫人想劝她事后赔罪的念头。

    苏梁浅的话,苏老夫人是觉得很有道理的,但她的这种态度,苏老夫人不能不生出担忧。

    “浅儿啊。”

    苏老夫人又叫了声,“不管你和你父亲的感情如何,你都姓苏,在外人眼里,你就是代表了苏家,你作为苏家的嫡长女,做事总不能太任性了。这世间的事,低头和对错与否,没有直接的关系。”

    苏老夫人这话,更多的是站在了苏家的立场。

    “祖母。”

    苏梁浅重重叫了声,眸色清澈,比之前还要认真,言语却是出乎苏老夫人预料外的放肆。

    “萧家人,早就已经选择了苏倾楣,而我和苏倾楣,注定就是敌对的关系,所以就算我像父亲一样,在他们面前认怂装孙子,也改变不了我们敌对的关系,除非我像他们期盼的那样,心甘情愿沦为苏倾楣的棋子,做她的踏脚石,这样的痴心妄想,您觉得可能吗?既然不管我是什么样的态度,他们都会对付我,对这样的人,我为什么要委曲求全?我自然是想做什么做什么,自己开心最重要!”

    其实除了这个,还有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萧凭望。

    他亲眼见到她和他母亲是如何的势不两立,对自己和沈琦善的事情,也会有更加清醒的认识,尤其是在这种因她的说服而动摇的时候。

    她就是要坚定他自己和沈琦善两人绝无在一起的可能的这种想法。

    要不然的话,她不会在明知道萧家要针对她,甚至会对她下手的前提下,提前暴露影桐秋灵的实力,只因沈家的安宁,比什么都重要。

    这是她上辈子欠了沈琦善的,也是她欠了沈家的。

    对苏梁浅来说,沈琦善嫁给萧凭望,简直就是灾难。

    是沈琦善的灾难,也是沈家的,对沈老夫人来说也是。

    虽然外祖母最是疼爱关心她,但沈琦善是她的孙女儿,这些年来,一直在她膝下,沈家的子嗣本就单薄,她怎么可能不在意?若是她过的不好,甚至是被苛待针对,又怎么会不担心?

    “对萧家人是如此,其他人也是一样,比起所谓的血缘关系,我觉得真切的关心,才是最实在的,祖母,您觉得呢?”

    苏老夫人听出来了苏梁浅的意有所指,她说的是苏克明。

    在苏梁浅和苏倾楣这两个人的中间,苏克明对苏梁浅的态度,和萧家几乎是如出一辙,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苏梁浅是在用这种方式告诉她,苏克明逼迫她,是没有用的,苏老夫人觉得,苏梁浅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这一点。

    苏老夫人不知怎的,心情莫名就烦躁起来,整个人也变的恹恹的。

    “你既已经拿定了主意,还问我做什么?只是你自己把握好分寸,什么人可以放肆,什么人不能得罪,不是什么人,你都能肆无忌惮的,就像七皇子。七皇子不是萧家的人,他是皇子,身份尊贵,将来的事,谁也说不准,你不要因为自己这受不得气的脾性,害了自己。”

    因为自己不但不怎么尊重苏克明,苏家的利益,也并不怎么放在眼里,苏梁浅看的出来,苏老夫人是生气了,不过她这时候还能提醒她七皇子的事情,不管是因为她,还是出于苏家的考虑,苏梁浅心里还是有几分感动的。

    苏梁浅只道了声是,并没有解释太多。

    接下来,两人都没怎么说话,因为这并不是很愉快的聊天,马车里的气氛,变的有些凝重。

    而苏梁浅苏老夫人走后的萧家,局面更是势同水火。

    萧夫人大怒,冷着脸,将那些府卫,狠狠的呵斥了一番。

    “我还以为你们有多大的本事,一群大男人,连个未及笄的女子都打不过,还弄的自己如此狼狈,我的脸面,萧家的颜面,都被你们丢尽了!”

    萧夫人声音尖锐,“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养你们多年,好吃好喝的供着,关键时刻,没半点用处,萧家真是白养了你们了,你们也辜负了老爷和我的信任,我们要你们有何用!”

    萧夫人那个气的,说话的声音都在发抖,说的那群倒在地上的人,越发的无地自容。

    萧凭望看着那群受了伤,却忍着痛,哼都不哼一声的府卫,因为萧夫人的这番话,低垂着脑袋,一副无地自容的样子,皱着眉,替他们抱不平。

    “和他们无关,他们已经尽力了,是苏小姐身边的两个丫鬟太厉害了,他们心里已经很难过自责了,母亲你就不要再苛责他们了!”

    萧凭望常年练武,他看的出来,苏梁浅这两个丫鬟,才是真正的精挑细选,并且经过专门的苛刻的训练,天赋和后天的努力,都缺一不可,这种人,以一当十,又岂是只接受常规训练的士兵能比的?

    萧凭望自己就是军人,他尊重军人,更看重维护他们的这份尊严,萧夫人的这番指责,在他看来,根本就是苛责。

    “而且,来者皆是客,母亲今日的态度,实在不是待客之道,您为一家主母,父亲不在家,更应该以大局为重,而不是冲动行事。”

    萧夫人本来就气的要死,再听萧凭望的指责,还是当着下人外人的面对她的质问,更气的都要晕过去了,怒目看他:“萧凭望,你还是不是我儿子!”

    她觉得自己真是造了八辈子的孽,才会生出这样事事处处都和她作对唱反调的儿子。

    萧夫人心里这样愤愤的想着,却并没有将这样的话说出口。

    因为心里的那个决定,萧凭望心里本来就和刀扎了似的难受,听着萧夫人这样的质问,一个铁血般的大男人,竟是红了眼圈,“我是您儿子,但我不能因为是您儿子,就不分是非对错,我这是对事不对人,上次的教训还不够吗?妹妹任性不长记性就算了,母亲您要和她一样吗?这样的结果,还不是自己吃亏!彼此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和平共处不好吗?一定要弄的这样势同水火,你死我活的!我们要往上走,是不是一定非要踩在她的头顶上?如果不是,得罪像她这样聪慧又有手段本事的女子,对我们,对萧家来说,有什么好处!”

    萧夫人不想搭理萧凭望,但她又实在生气,对自己的亲儿子,哪怕再气,她也是舍不得罚的太重的,继续吩咐道:“将这些无用的东西,拖下去,每人杖责五十!”

    萧夫人手指着地上那群已经受了伤的府卫。

    “不行!”

    萧凭望又是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

    “他们没有任何错,母亲自己尚且不敌苏家大小姐,在她那里受了气,也不应该发泄在他们身上!他们是父亲从军营挑选的府兵,并不是府里母亲可以随意打杀的下人,您这是在侮辱他们!”

    萧凭望涨红着一张脸,正气凛然。

    “说到底,这都是珍妹的错,是母亲将她惯坏了,我觉得苏大小姐说的对,母亲应该好好检讨检讨,过分的宠溺,不是心疼,而是在害她,您继续如此,早晚有一天,会害死她的!”

    萧凭望对苏梁浅有气,但苏梁浅说的话,有理有据,他心里向着萧夫人她们,却还是被苏梁浅说服了,所以这样的结果,萧凭望对萧夫人也存了气。

    如果不是萧意珍一开始设计栽赃陷害苏梁浅,也就不会有这之后的许多事。

    虽然萧意珍对他的态度,一直谈不上亲近友好,但萧凭望还是将她当妹妹的,他并不是不在意妹妹,就是因为在意,又很清楚的知道萧意珍的德行,所以才更加为她的未来担心。

    在他看来,萧夫人的这种宠爱方式,绝非长久之计。

    萧凭望虽然以前也会说萧夫人几句,但从来没有像这次这样如此严厉,落萧夫人的脸,而涉及萧意珍的言论,更像是威胁恐吓,夫人在盛怒之下,萧凭望这样的火上浇油,气的她浑身都在哆嗦,扬手就又在他的背上,狠狠的打了几下,眼睛也是红红的。

    也不知是伤心,还是给气的。

    萧凭望也不躲,任由萧夫人打,哼都不哼一下。

    萧有望和萧凭望两兄弟一样,都是极倔的人。

    萧有望被萧镇海打,也是从不求饶。

    萧夫人和萧凭望争执对峙的时候,萧有望就站在一旁,从里面出来到现在,他一直就倚靠在房门口角落的位置站着,面色凉薄,就好像这是一场闹剧。

    他盯着英挺刚硬的萧凭望,嘴角微抿,似乎是在笑,但脸上却没有笑意,冰冰冷冷的,又似乎有些羡慕。

    一直到萧夫人打停下了,萧凭望才直起身,转身面对看向萧夫人,他一见萧夫人红了眼圈,心就软了下来,也懊悔自己话说的太重,再开口时,口气也软了。

    “我和母亲说这些,是为了珍妹好,也是为了母亲和萧家好,并非不敬母亲,也不是有意要气您,母亲也知道我的性子,还请您不要和我一般计较,生我的气。我准备明日一早,去找父亲,我回去收拾行李,母亲保重。”

    萧凭望说到要离开时,躬着身,手交叠,向萧夫人请辞。

    他起身时,往苏倾楣的方向看了一眼,凌厉的眼神,满含警告。

    苏倾楣心知眼前这一劫不好过,心里慌慌乱乱的,被萧凭望这样盯着,心更是猛烈一颤,而站在苏倾楣身侧的萧燕,看着萧夫人冷沉的脸,也是心虚的厉害,怕的紧。

    萧夫人虽然更偏疼萧有望和萧意珍些,但对萧凭望这个儿子,心里也是看重中意的,她看着萧凭望离去的背影,想到他这么大了,本来好不容易这次母子两可以多呆一段时间。

    萧凭望争气,年少有为,很多有女儿的夫人都向她打听,萧夫人原本是有趁此机会给萧凭望物色对象的打算的,挑个她中意,萧凭望自己也相对喜欢的。

    萧凭望这一走,计划全泡汤了。

    萧夫人张口想让他留下,犹豫纠结间,萧凭望已经走到了那群受伤的人中间,“想与我同去的,就站起来。”

    萧凭望眉目是其他人看不懂的沉痛,他话落,地上那些人,疼着痛,撑着站了起来,从他们吃力痛苦的样子看的出来,他们伤的确实不轻。

    萧凭望此言,直接让萧夫人将那份犹豫迟疑打消了。

    她看着萧凭望离去的背影,还有其他人相互搀扶着的尾随,怒火更盛,萧有望也在这时候提出了离开。

    萧夫人道了声好,眼睛里仿佛卷着火球的眼神,猛地朝萧燕和苏倾楣射去,愤愤道:“你们给我进来!”

看过《盛宠之医路荣华》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