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工程 > 第五百六十八章都有关系等于都没有
    余庆阳听说这件事,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了。http://www.fdtzyl.cn/32/32594/

    还是从外人的口中听说的。

    一个酒局上,另外一个公司的老总,以开玩笑的口吻对他说,你们公司有个人因为老婆跟人家跑了,借酒消愁,喝多后跳了楼,人没死,结果把腰给摔断了。

    第二天,余庆阳把陈永发叫到办公室,“你们公司有人跳楼?”

    “啊?!”陈永发没想到余庆阳会问这件事,这都过去一个月了。

    “啊什么,是不是有这回事?”

    “那是误会,后来了解清楚了。

    公司一名职工,因为上学欠了不少账,工作后把工资都交给了家里,结果公司几次集资入股都没参与!

    那天喝庆功酒的时候,听到别人都拿了不少分红,有些郁闷,就跑到楼顶去吹风散心……”

    “那摔断腰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也是小李倒霉!都以为他要跳楼,派出所的同志把他从女儿墙上往下拽的时候,把腰给闪了!”陈永发笑着解释道。

    现在想起来,还觉得那李宏升有些倒霉。

    “那你们后来是怎么处理的?”

    “公司给他报销了住院费,给他批了带薪假,让他回家休养!现在都好了,已经上班了!

    这小李工作扎实,又能吃苦,一直都是公司重点培养的对象,这不万国祥又把他要到了黄河大桥项目上去了!担任技术科副科长!”

    项目副总工调到黄河大桥项目担任技术科副科长这可不是降职。

    项目上的职务,原本很多都是临时的。

    项目结束,职务也就结束。

    水系联通项目和黄河大桥项目可没有可比性。

    黄河大桥无论是技术含量,还是项目投资都要比水系连通高好几个档次。

    能到黄河大桥项目担任技术科副科长,这绝对是重用,是提拔。

    “嗯,你们就没有通过这件事,发现一些别的问题?”余庆阳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看着陈永发问道。

    “别的问题?董事长,你说的是哪方面的?”

    “哪方面?公司集资的根本目的是什么?公司缺少那点资金?”

    “呃……”

    余庆阳并没有等陈永发回答,而是自问自答道:“公司之所以集资,目的是希望公司职工能够更好的享受公司发展的红利!是变相的给职工发福利!

    这次因为误会,暴露出来的李宏升没有集资入股的事情。

    我们是不是该反思一下,我们对职工的关心还不够。

    当有职工没有参与集资入股的时候,你就应该去了解一下。

    是因为对公司不信任,还是有其他问题!

    这都不应该忽视!

    一个踏实,肯吃苦,技术扎实的职工,我觉得比那些研究生对公司的贡献更大!

    这本来是一次很好的千金买马骨的机会。就这么被你生生浪费了!

    那个李宏升参与公司的集资建房了吗?”

    “这个……”

    “不知道?老陈啊!别光把眼睛盯在怎么赚钱上面!

    公司一多半是国家的,一小半是我家的!

    赚再多钱,也就多给你包个红包,多发点奖金!

    多把目光转向职工,要让职工念你的好,这才是真正的财富!”

    “知道了,董事长!我回去就查一下,看看李宏升有没有买房子。

    如果没有,就让他从公司里借钱,先把房子买了以后再有集资入股的机会,根据情况再决定如果帮他!”

    陈永发的脑子还是很活的,余庆阳一提示,立马就拿出一套帮扶办法。

    “嗯,先买一套房子是很有必要的!

    中国人讲究的成家立业,如果连套房子都没有,谈何成家?”余庆阳笑道。

    “董事长说的对,现在。女孩子都比较现实,没有房子,想找个对象都不容易!”

    “老陈,你这话我可不同意,这不是说女孩子现实!

    如果你有闺女,你愿意把闺女嫁给一个连房子首付都拿不起的人?

    动不动就说女人现实,男人就不现实?

    你凭什么要求人家女孩子就一定要跟着你吃苦?

    结婚,如果不看工作单位,不看收入,不看父母的经济条件,那还看什么?

    看脸吗?

    又不是找小白脸!

    至于说人品,这年代,最靠不住的东西就是人品!”

    “董事长,那看什么?”

    陈永发没想到,自己随口一句话,居然让余庆阳这么大的反应。

    “看什么?第一看性格,第二看学识,第三看家庭背景,第四看单位,第五看身高样貌!”

    “性格怎么看?”

    “很简单,性格开朗阳光的,一般都不会太差!

    那些性格内向,忠厚老实的并不一定是良配!”

    关于女孩子找对象这方面,余庆阳上一世就开始研究。

    陈永发的话,算是刺痛了他,所以多说了一些。

    陈永发走后,余庆阳把段刚叫进来,“通知一下,以后这家公司拉入集团黑名单!”

    余庆阳说的是昨天酒局上,拿李宏升跳楼的事说笑的那家公司。

    本身,拿李宏升跳楼这件事在酒局上说笑,就是一件很不好的举动,甚至可以说这是带有恶意的举动。

    这些人,传播八卦,真是的没有底线,一个误会给传播成了什么样子?

    还想和公司合作,还想参与经十路的投标?

    你投吧!

    你要是能中标,我余庆阳三个字倒着写。

    可见,酒桌上话不能乱说。

    经十路的任务非常重,省委领导要求必须要在04年全运会之前交工。

    现在距离04年全运会还有不到两年的时间。

    全长九十公里的道路拓宽,可谓是时间紧,任务重。

    这是政治任务,克服一切困难也要完成。

    最大的难题就是拆迁。

    九十公里,沿线的建筑物不在少数。

    为此,市里市高官亲自挂帅,担任工作组组长,苏市长担任常务副组长,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担任副组长,主持工作。

    沿线涉及到的各区区政府一二把手也全部都是工作组成员。

    至于各街道办事处的书记主任,更是全部走出办公室,走到一线,去做拆迁动员。

    从市里到区里,再到街道办事处,全部都划片,直接责任到人。

    每个人负责哪几户的拆迁,直接写到了纸上,落实到书面上。

    限时完成拆迁,完不成先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

    强大的压力,带来的就是强有力的执行力。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经十路的拆迁工作就完成了三分之二。

    搞过拆迁工作的都知道,前面的三分之二,甚至五分之四都是最简单的,真正的困难,往往都是来自剩下的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二十。

    为了赶时间,经十路实行的也是总承包管理模式。

    经过内部评标,经十路交给了华禹一建担任总包管理单位。

    华禹项目管理公司和市政府的代表共同组建指挥部。

    随着分包单位招标的时间临近,东山省的各个施工企业,开始各显神通。

    通过各种关系,想要参与到经十路的施工中来。

    华禹投资作为投资方,余庆阳也接到了不少电话和条子。

    这些人真的是神通广大,余庆阳接到的电话,甚至有好几个是从京城打过来的。

    经十路全长九十公里,分了十个标段,余庆阳又把绿化单独拿出来,分了五个标段。一共十五个施工标,五个监理标。

    二十个标,自然无法照顾所有的关系户。

    余庆阳接到的电话,条子不少,指挥部那边接到的电话和条子更多。

    毕竟,以余庆阳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不是谁都能给他打电话,递条子的。

    一次工程调度会后,指挥部政府方代表,泉水市建委副主任林智宽和华禹管理公司代表房志高找到余庆阳。

    “余董,您看现在怎么办?算是监理和第三方检测和跟踪审计,也不过是二十五个标。

    可是,现在有一百多家单位参与竞争。

    省里,市里,区里,我现在都有点害怕接电话了!”林智宽苦恼道。

    “董事长,我这边也是,不过我都推给您了!”房志高说着不好意思的摸摸头。

    “哈哈,推给我就对了!”余庆阳大笑道。

    “可是,这电话还是不断啊!好多年不联系的同学也找上门了。”房志高满脸苦笑。

    最近一段时间,被骚扰的不轻。

    “其实这个很好解决,两个办法。

    一个是摇号,先进性资格预审,所以附和条件的企业,编上号,然后进行摇号!

    摇中谁是谁,没偏没向!”

    “这个办法好!只是……经十路是省委领导亲自督办的项目,摇号是不是有些儿戏?”林智宽虽然感觉这个办法好,但是心里有他的顾虑。

    毕竟,林智宽不像余庆阳混企业的,没那么多顾忌。

    “一辆大车,如果有人往前拉,有人往左拉,有人往右拉,有人往后拉,最终的结果是什么?”

    “呃,大车停在原地不动!”林智宽不知道余庆阳说这个什么意思,但还是回答道。

    “对啊!这么多企业都找关系,那么最后就等于大家都没有关系!

    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想着怎么照顾好那些关系,让所有人都满意!

    那样的结果,只能是有更多的人不满意!

    就算是中标单位,也有可能不满意!

    因为这些标段,有大有小,有好干的有不好干的!”

    “那怎么办?”林智宽就是苦恼这个。

    原本被调到经十路指挥部担任副总指挥是好事,是攒资历的好事。

    可是,现在,这么多企业想要参与投标,各方面的关系要是平衡不好,那么好事也会变成坏事。

    “传消息出去,就说我说的,因为参与的企业太多,各方面的关系太多,太复杂,照顾不过来。

    所以,经十路的招投标,只能是公平公正的开标!

    不照顾任何一个关系!”

    “这样能行?”

    “为什么不行?既然照顾不过来,所以干脆一家都不照顾!不然你有更好的办法?”余庆阳摊摊手,反问道。

    “我哪有好办法啊!算了就按照余董你说的办吧!”

    “林主任,放心吧!咱们保持一颗公心,公平公正的招标、开标,虽然有可能得罪一些人。

    但是,你想想,上面,省里的老大,会怎么想?”余庆阳往天上指了指。

    “你是说张书记?”

    “对啊!经十路可是张书记力主推动的项目!

    你说领导是希望看到我们拿经十路做人情,还是希望我们坚持原则,把经十路干好?”

    “余董,受教了!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啊!

    想比起那位,其他人算什么?管他东南西北风,我自一颗公心放中间!”解开了心中纠结的难题,林智宽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还拽了一句不伦不类的诗。

    “没有别的事了吧?没事,我走了!督促设计那边尽快把施工图纸拿出来!”余庆阳笑着拍了拍房志高的肩膀,离开指挥部。

    最近一段时间,他的精力都在黄河大桥和经十路两个项目上。

    连社区医院的筹备余庆阳都没有怎么过问,只是听一听汇报。

    泉水华禹世纪城的社区医院已经建好。

    老妈从华禹离开没事,平时就是照顾夏雪。

    娘俩折腾出一个庆阳医疗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夏雪担任公司法人和董事长。

    老妈说集团公司大股东。

    名字是夏雪和老妈商量起的,老爸推波助澜下,余庆阳抗议无效。

    庆阳社区医疗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主营业务就是连锁社区医院。

    主要是依托华禹世纪城,打造连锁社区医院品牌。

    新成立的庆阳医疗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泉水华禹世纪城的社区医院的筹建。

    医院已经建好了。

    现在需要的就是装修,购买医疗器械,招聘医生,护士。

    夏雪虽然注册了医疗集团公司,可是,她现在挺着八个月的大肚子,哪有精力管公司。

    老妈也不允许,都扔给了余庆阳。

    余庆阳则全部扔给了院长武明中等医疗集团的领导班子。

    武明中是余庆阳从京大附院挖来的,担任庆阳医疗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连锁社区医院总院的院长。

    除了武明中之外,还从京城协和挖了一个医务处副主任过来,担任连锁社区医院总院常务副院长。

    又四处出击,挖了两个业务副院长。

    另外从魔都挖了一个财务总监过来。

    简单组建一个领导班子,来负责筹建医院。

看过《大国工程》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