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尚不知他名姓 > 第1174章 观复(87)谁能回答我的十万个为什么
    “对啊!”张小普拍拍脑袋,道,“我们刚说到夜市街异动的时候,这位吴老板就跟我们说到了大槐树烧烤涮……我想这位老板一定是知道些什么,关于这个大槐树烧烤涮……”

    瞅见众人目光渐渐都聚在了自己的脸上,吴有点眼睛一亮:自己有希望被放出来了!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高兴,就看见江月心的头转到了自己脸前,狠狠瞪了他,警告道:“就说你知道的,别瞎扯那些没用的,听见了吗?”

    吴有点忙不迭点点头,不过肚子里却直嘀咕:你们这几位刚才不是一直在扯些没用的吗?就这么明显地区别对待吗?

    不过吴有点也只是腹诽一下而已,毕竟好汉不吃眼前亏嘛。http://www.fdtzyl.cn/45/45954/他垂眼看着一直禁锢着他的水迅速退去,正要松口气,却只觉脚下一虚,“扑通”一声坐到了地上,结结实实摔了个屁墩儿。

    小吃店的凳子只能容一人就坐,江月心坐了,失去水的约束力的吴有点就只能坐地上了。

    虽然被摔的是难言的酸爽,不过吴老板并不计较,能自由就好啊!他立马从地上蹦起来,上下摸了摸,却发现自己浑身上下一点儿水星儿都没有,心下不由讶异。

    吴有点却也不敢多问,只站在一旁赔笑道:“几位可是叫在下今天大开眼界了……”

    “等等!”吴有点一句话没说完,江月心手一挥便又打断了他,探了头,对周游道:“你确定是能消除他记忆的,对吗?”

    周游点头道:“对,尽管放心。”

    吴有点略有些不满道:“不是吧,利用完我,转手就丢开?也太没人情味儿了吧?”

    周游认真道:“吴老板,你相信我,这件事情,你不知道的话,反而会让自己好过一些。”

    “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吴有点嘿嘿笑了,只当自己看了一部陈词滥调的黑帮电影,却也晓得自己再争下去也是争取不到更多权利的。

    再说了他如今的身子骨不比从前,折腾这一会子,早有些累了,他早想赶紧说完话就回去蒙头睡觉了。医生说过,要他少熬夜戒夜宵的呢……

    想到这里,吴有点也不多言,只对着这张桌子旁的四人一马,缓缓开言:“你们说的那个大槐树烧烤涮,就在我的有点小吃店老店的旁边,如今我这边的新店和老店是两头跑的,所以他家店里的情况,我是最清楚不过的……”

    苏也敲敲桌子,道:“这些我们都知道,你捡重点说。”

    “对,说重点。”江月心虽然不知道吴有点的店铺位置原本就在大槐树烧烤涮旁边,但水人也不太关心这个,“你就说说,那家店到底有何异状?”

    江月心等三人自打进了小吃店就一直在分析目前的状况,他们一致认为,根脉既然朝着夜市街的方向涌了过来,那么不管根脉怎样隐蔽着行动,就一定会对这条街造成影响,也就是说,在夜市街的某个地方,肯定会出现不同于以往的一些异状。也许是能被人一眼就看出来的特别之处,也许是普通人不会留意但细一琢磨又会让人觉得不太合常理的地方。

    他们正在讨论该不该从头到尾把夜市街过筛子也似的过一遍的时候,吴有点便插话了。虽然不管是那个时候还是现在,江月心都没怎么把吴有点当回事儿,但旁的人既然说要听听,那就听听好了。

    只听吴有点清清嗓子道:“夜市街最大的异状就是……大槐树烧烤涮没有了。”

    众人齐齐静默了三秒。最终还是周游不解问道:“什么叫没有了?是老杨把店转让了,招牌换了吗?”

    “老杨的确是不干了,”吴有点道,“而且他那个店也没人接手,所以……”

    “所以成空房了?”周游立马想起了自己发现倩云的那处没人租用的铺面,“我不太明白……这里本来就是商业街,店铺开了关,关了开的,周转是很正常的。店铺没人租用,这好像不能算是什么异状吧?”

    “不是空房没人租,”吴有点大摇其头,道,“是没有了,完全没有了,就算有人想租,也没有了……”

    张小普瞅见江月心脸色又有些不善,急忙向吴有点道:“吴老板,您可不可以说明白一些,完全没有是个什么状态?是商铺收回了,还是房子要翻修?究竟是怎样一种状态,会让将它与‘异状’联系起来?”

    吴有点做个揖,笑道:“瞧我这糊涂劲儿……怪我没说清楚,老杨的确是不想干了,他那店这阵子生意一落千丈,所以他早就把转让的启事给贴出来了。不过,眼下来看,老杨这店是转不出去,砸手里了。”

    眼见着吴有点又止住了话头,都不用江月心发火,苏也先按捺不住了:“我说你有话能不能一气儿说完?非得像挤牙膏一样吗?用不用我帮帮你?”

    吴有点赶紧又赔笑道:“瞧我这毛病……嗯,是这样的,大槐树烧烤涮的店,塌了。”

    “塌了?”周游有些不相信地重复一遍,“你们这儿的房子就这么不结实?”

    “我自己觉得,应该不是房子的问题。”吴有点搓着手,道,“如果真是房子的质量问题,那么在塌之前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征兆的吧?比如墙上裂缝,顶上掉土什么的,可是,我跟老杨的店离得近,我可以打包票,老杨的店绝对没有过这些情况。你们想啊,要是有问题,老杨得赶紧修啊,因为他也想赶紧转手卖个好价钱啊!”

    “你的意思是,大槐树烧烤涮的铺面,是毫无征兆的,突然间倒塌的?”苏也问道。

    吴有点忙不迭点头,道:“对!一夜之间,塌成了一堆废墟!明明前一天还好好的呢……”

    “这好像也不太能排除房屋的质量问题吧?”苏也仍然皱着眉头,“房子一夜之间突然塌掉,虽然不多见,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呀。”

    “对,房子塌了虽然不合常理,但也不算是太特别的异状,”吴有点故作神秘地往桌子中间趴了,压低了声音道,“真正的古怪是,老杨那间铺面塌了之后的样子……”

    “什么样子?”江月心紧盯着吴有点。

    吴有点咂咂嘴,道:“怎么说呢……他那铺子塌成了废墟,虽然是一夜之间塌成的,但废墟的样子,却仿佛是过了百八十年……”

看过《尚不知他名姓》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