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猛将 > 第十一章 相告
    李斌在一名叫张德福的衙役引领下,很快来到了县衙内的兵器库,张德福对李斌非常客气,甚至可以说是小心翼翼,刚才向李璟仪汇报李斌等人在鸿运赌馆大开杀戒的衙役就是张德福。www.09rw.com

    “李斌少爷,这两间屋子就是县衙存放兵器的地方,这位是管县衙兵器库的陈伯。”张德福指着一名头发花甲的衙役向李斌介绍道。

    接着张德福对这名老衙役说道:“陈伯,这位就是李斌少爷,班头派我带李斌少爷来这里取一批军械。”

    老衙役陈伯点了点头说道:“李四老爷已经传过话来了,兵器库里的兵刃、铠甲、盾牌、硬弓,李斌少爷每样都可以选三十件,李斌少爷还可以带走五百支重箭和五百支轻箭。”

    重箭的箭身粗,重量大,箭镞宽,适用于近射,破甲能力强,轻箭的箭身细长,重量轻,箭镞细长,适用于远射。

    李斌随即对老衙役陈伯抱拳说道:“麻烦陈伯了,不知十七副步兵重甲在那间屋子?三位族叔已经答应让我把十七副步兵重甲都带走。”

    老衙役陈伯用手一指左边的屋子,“都放在这间屋子,里面还存放有不少副皮甲,不过我们县衙兵器库的铁甲只有那十七副步兵重甲。”

    听到县衙兵器库只有十七副步兵重甲是铁甲,李斌并没有感到失望,反而抱着有便宜必须占的心思,笑着开口说道:“陈伯,那我就再挑选十三副皮甲一起带走。”

    在老衙役陈伯的陪同下,李斌一共在县衙兵器库内挑选了十七副步兵重甲、十三副皮甲、三十把腰刀、三十面盾牌和三十把弓,再加上五百支重箭和五百支轻箭,足足装了两辆平板马车。

    大燕帝国的腰刀又称为雁翎刀?,刀身挺直,刀尖处有弧度,有反刃,因形似雁翎而得名,是大燕军队的制式武器之一,无论是军官还是士兵都多有佩戴。

    三十面盾牌样式一致,宽约一尺三寸,长约五尺五寸,上部平,下部呈燕尾形,故称之为燕尾盾。

    燕尾盾正面从上至下当中略突,二面略低,形如鱼背,反面有把手可供携带,燕尾盾为木质,且用皮革裹束,质轻而硬,人伏于燕尾盾后,足以抵挡矢石。

    三十把弓其实称不上是硬弓,拉力大多在五、六斗之间,李斌在县衙的兵器库内,没有找到一把拉力在一石以上的强弓,三十把弓当中,拉力最大的一把弓不过为八斗多一点儿。

    李斌带着两辆装满了武器装备的平板马车和十几名衙役回到了赌馆之时,李猛已经先一步从崔虎妻妾所住的四进大宅子回来了。

    看着十几名衙役和两辆装满了武器装备的平板马车,李猛不解的问道:“大哥,这是怎么回事?”

    李斌摆了摆手说道:“一会儿我再给你解释,你和典韦帮着把兵刃、铠甲、盾牌和弓箭卸到前院,这些东西都是我们的了。”

    随后李斌突然压低了声音对李猛问道:“地契都拿到了吗?”

    李猛也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大哥,我们按照崔虎交代的几处地方,不但把两处宅子、四间商铺和六百多亩水旱田的地契都拿到了,另外找到了七十两金票、一千一百余两银票、三十两黄金、七百余两银子、几十万枚铜钱以及许多古董字画,金票、银票、黄金和银子,我都背回来了,那几千斤铜钱和数十件古董字画,得用马车才能拉回来,许褚大哥留在那边,看管那些铜钱和古董字画,崔虎的妻妾和几个子女被我们关了起来。”

    李斌微微点了点头说道:“那处宅子以后就归李璟仪了,我们尽快把几十万枚铜钱和古董字画拉回赌馆,崔虎的妻妾和几个子女不需要我们管了,李璟仪会处理的,对了,我得把一个死的崔虎交给李璟仪。”

    李斌随后在那名外号叫冷面的壮汉眼前,亲手扭断了崔虎的脖子,然后把崔虎的尸体以及十几具崔虎手下的尸体,放到了两辆平板马车上,这些尸体会被几名衙役拉回县衙,两辆平板马车上面的武器装备,则被几名衙役和李斌、李猛、典韦三人卸到了赌馆的前院。

    等几名衙役带着两辆装满尸体的平板马车离开之后,看着堆在院子里的兵刃、铠甲、盾牌和弓箭,李猛忍不住向李斌问道:“大哥,这些兵器、铠甲到底是怎么回事?李璟仪答应把鸿运赌馆给我们了吗?”

    李斌随即把李璟仪要求他们剿灭鸡冠岭土匪的事情,对李猛和典韦解释了一遍。

    李猛听完脸色顿时变的有些难看,“大哥,鸡冠岭那伙土匪可是一股悍匪,一个月前,李璟仪三兄弟带领二十名李家家兵、八十名衙役和两百名府兵战卒,去鸡冠岭剿匪,结果却大败而归,战死的就有一百多人,连李家家兵都有五人阵亡,我们几个人带领一百名府兵战卒,能是鸡冠岭那伙悍匪的对手吗?”

    李斌有些无奈的说道:“如果我们不去的话,别说鸿运赌馆和城外那六百多亩水旱田了,李璟仪还会追究我们弄出了十几条人命的事情,所以鸡冠岭我们是非去不可了。”

    接着李斌又换上了轻松的语气说道:“其实鸡冠岭也算不得什么龙潭虎穴,我想凭借我们两兄弟以及典韦、许褚的武艺,区区一伙拦路抢劫的土匪,应该翻不出什么大浪。”

    李猛这时突然想起来了刚才赌馆内的那场厮杀,典韦和许褚所展现出来的强大实力,不禁开口对典韦问道:“典大哥,你和许大哥的武艺达到了什么境界?”

    由于运用体内元气之时,身体所发出的芒光非常微弱,刚才厮杀当中,典韦和许褚虽然都运用了体内的元气,但是典韦和许褚达到宗师境界的紫色芒光,李猛并没有看到。

    典韦没有马上回答李猛,而是用询问的眼色看了看李斌。

    对于典韦和许褚是宗师武者的事情,李斌并不准备瞒着李猛,何况李斌准备把李猛一直留在自己的这个小团体当中,想瞒也不可能一直瞒住,于是李斌据实相告道:“典韦和许褚的武艺,都达到了宗师武者的境界。”

    “什么?宗师武者!”李猛震惊的有些目瞪口呆。

    李斌的脸上露出了得意之色,“典韦和许褚确实是宗师武者,这件事情你不要传出去,免的引来什么麻烦。”

    大燕帝国的宗师武者可谓屈指可数,一旦李斌麾下拥有两名宗师武者的事情传扬出去,难免会引来一些人的窥视,想方设法去招揽典韦和许褚,徒增不少事端。

    震惊过后,李猛马上就流露出了狂喜之色,立即拍着自己的胸脯说道:“大哥放心,我的嘴最严了,小时候你领着我偷看马寡妇洗澡的事情,我可是从来没有跟别人说过。”

    李斌双眼一瞪,“我什么时候领你偷看过马寡妇洗澡了?”

    李猛嘿嘿笑着说道:“大哥,你可别不承认,好像是我八、九岁的时候,我还记着马寡妇的屁股上有一块青记呢!”

    李斌笑骂道:“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你这个臭小子倒是记着清楚,教你读书识字的时候,怎么没有发现你的记性这么好。”

    李猛从小习武,并没有上过族学,不过李斌、李猛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关系比亲兄弟还亲,李斌经常教李猛读书识字,李猛在李斌的教授下,虽然做不出什么锦绣文章,但基本的看书写字都没问题。

    兴奋的李猛搓了搓手说道:“既然典大哥和许大哥都是宗师武者,那么鸡冠岭的那伙土匪也就不足为虑了。”

    站在李斌身边的典韦,跟着闷声说道:“一群小毛贼而已,俺和许褚两个人,就能把他们杀光!”

    李斌抬头看了一眼太阳此时的位置,估算了一下时辰,然后吩咐说道:“典韦继续留守赌馆,李猛跟我去找几辆马车,把铜钱和古董字画拉回赌馆。”

看过《帝国猛将》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 全国十大股票配资平台app 黑龙江36选7 富深所配资 竞彩比分让球怎么玩 淘股王 吉林快3 陕西快乐10分 三分彩 球探网足球比分下载 金信达配资 体彩6+1 浙江十一选五 海立配资 好股票推荐2018 湖北十一选五 我要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