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猛将 > 第二章 赌债
    时间流逝,很快雷山县的一营府兵,离开雷山县差不多有两个月了。

    李斌躺在草垛上仰望着满是星辰的夜空,嘴角叼着一根稻草,一大两小的三轮圆月,把银雾般的月光洒向大地。

    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快两个月的时间,可每当晚上看到三轮明月同时升起,李斌都会十分怀念只能在夜空中看到一个月亮的时候。

    “大哥,你说月亮上真的有神仙吗?”躺在李斌身边的一名壮汉睁大眼睛,盯着夜空中的三轮圆月随意问道。

    这名壮汉身高超过了一米九,比李斌足足高了小半头,长的异常魁梧,虽然一脸凶悍的模样,不过从其有些稚嫩的脸庞可以看出,这名壮汉的年龄并不大。

    “当然有神仙,你听没听说过嫦娥?就是女神仙里面的头牌,她就住在月亮上!”

    “大哥,那嫦娥住在哪个月亮上?她有春香阁的头牌海棠漂亮吗?”

    “春香阁的头牌?猛子,你是不是偷偷去过春香阁了?不然你怎么知道春香阁的头牌海棠漂不漂亮,哪天带大哥也去见识见识!”李斌突然坐了起来,双眼放光的看着李猛。

    李猛是李斌的堂弟,李斌二叔李烈的儿子,别看李猛是一名身高超过了一米九的壮汉,可是李猛今年虚岁才十七。

    李斌的二叔李烈也是李家的家兵,这次也追随县尉李璟茂一起去了齐州府的靖远城。

    李猛也从草垛上坐起身来,摊了摊手说道:“大哥,我可没有去过春香阁,再说我就是想去春香阁,手里也没有银子啊!我都是听街上那些泼皮说的,他们说春香阁头牌海棠老漂亮了,长的跟仙女似的。”

    李斌嘿嘿一笑:“猛子,不如哪天大哥带你去春香阁长长见识。”

    李猛急忙摇头说道:“大哥,我可不敢去,要是让娘知道我去了春香阁,非得把我的腿给打断不可。”

    这时一名身材有些瘦弱的青年,一边向草垛跑回来,一边大声喊道:“斌哥、猛哥,我回来了。”

    跑过来的这名瘦弱青年是李斌的表弟杜兴,李斌大舅的儿子,杜兴今年也十七岁,生日只比李猛小一个月。

    李斌看到杜兴跑过来,翻身跳下了草垛,动作十分敏捷,与李斌肥胖的体型根本不相称,“小兴,崔虎那边怎么说?”

    杜兴跑到李斌身边,缓了一下气说道:“斌哥,崔虎说看在姨夫的面子上,可以把利息免了,但是我二叔欠下的三百两银子本金必须还,不然只能拿家里的宅子和两间店铺抵债了。”

    顿了一下杜兴接着说道:“崔虎说可以再给我们七天的时间筹银子,七天之后他就要带人收宅子和店铺了。”

    杜兴的话,让李斌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冷笑,“看来我爹的面子还是挺值钱的,一下子就免了六十两银子的利息。”

    杜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涩,“斌哥,可就算是三百两银子的本金,我们家现在也拿不出来啊!斌哥,接下来怎么办?总不能真让那个崔虎,把我们家的宅子和店铺都抢走吧?”

    李斌的姥爷杜安一共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家里主要靠着经营一家布店和一家鞋店为生,长女杜兰玉就是李斌已经过世的母亲,另外杜家在城外还有二十亩的水田和五十亩的旱田,在雷山县的县城当中,杜家也算是殷实人家。

    杜安岁数大了以后,布店和鞋店分别交给了李斌的两个舅舅杜福和杜泰经营,大约一个月前,李斌的二舅杜泰被人诱惑沾上了赌瘾,仅仅不到十天的时间,就几乎把杜家的家业给输光了。

    甚至连杜家在城外二十亩水田和五十亩旱田的地契,也被李斌的二舅杜泰偷出来输掉了,并且还向鸿运赌馆的老板崔虎,借了三百两银子的高利贷,结果那三百两银子不到一个下午就被杜泰全输光。

    等李斌的姥爷得知二儿子不但把二十亩水田和五十亩旱田给输了,还借了三百两银子的高利贷,顿时被气的一病不起。

    三百两银子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上好的水田一亩才大约八两银子,上好的旱田一亩不过六两银子左右。

    杜家一时间根本拿不出三百两银子的巨款,何况三百两银子的赌债还是利滚利的高利贷,第一个月的利息就有六十两银子,第二个月的利息就增加到了七十二两银子,以后每个月的利息会越来越高。

    距离李斌的二舅杜泰借高利贷已经过去了十几天,这十几天李斌的大舅杜福一直筹银子,可惜却连一百两银子都没有凑齐。

    李斌家在雷山县城外有五亩水田和十三亩旱田,都属于上田,按照大燕帝国的田赋,上田亩税三斗,中田亩税二斗四升,下田亩税一斗八升,这十八亩水旱田每年需要向朝廷交五石四斗的田赋。

    大燕帝国的一石为一百二十斤,十斗为一石,十升为一斗。

    大燕帝国除了田赋之外,还有丁赋,十六岁至六十岁为成丁,十三岁至十五岁,以及六十一岁以上为次丁,成丁每年需要交八斗粮食的丁赋,次丁每年需要交四斗粮食的丁赋。

    李斌家现在有两个成丁,今年则需要向朝廷缴纳一石六斗的丁赋。

    现在已经是五月份,如果今年风调雨顺的话,李斌家的十八亩水旱田,大约能收获三十二石的稻谷、小麦和谷子,除去了田赋和丁赋之后,李斌家大约还能剩下二十五石的粮食。

    李斌和父亲李昭都是大肚汉,二十五石粮食也就是他们父子一年的口粮,如果不是李昭被县尉李璟茂收为了家兵,且又是家兵的首领之一,每个月都有六两银子的月俸,李斌家的日子一定过的紧巴巴的。

    按照雷山县当地的粮价,一石稻谷的价格为八钱银子左右,小麦和谷子的价格,比稻谷稍低一些,六两银子的月俸已经相当可观了。

    不过李昭因为习武,经常需要服用一些由名贵药材制成的丹药,使得李斌家也没有存下多少积蓄,李昭走时一共就给李斌留下了十几两现银。

    李斌这两个月又花了一些,现在李斌手里只剩下不到十两的银子,这点儿银子对于三百两银子的赌债,只是杯水车薪。

    李斌拍了拍表弟杜兴的肩膀,“小兴,别担心,你们家的宅子和店铺,那个崔虎是抢不走的,明天我和猛子去找那个崔虎再好好谈一谈。”

    杜兴有些担忧的说道:“斌哥,你和猛哥可千万别跟崔虎的人打起来,听说崔虎手底下养了不少亡命徒。”

    李斌微微一笑,又拍了拍杜兴的肩膀,没有说话,不过李斌的眼中却寒光一闪。

看过《帝国猛将》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 天天策略配资 浙江6+1 比分直播500万篮球 新浪财经股票直播 陕西11选5 辽宁11选5 福建11选5 博财配资 富深所配资 内蒙古快3 球探体育比分官网网址 宁德股票配资 河南11选5 南通股票配资 卓信宝配资 内蒙古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