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耻术士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我找到一只肥羊!
    “奎尔拉斯?他不是要走了吗?”

    徐楠想起了杰洛特,心中不由一动。http://www.fdtzyl.cn/49/49699/

    “是的,不过今天早上他忽然说有急事,这也是刚刚才紧急通报的。”

    伊芙琳也有些困惑。

    如果说奎尔拉斯想要替小茉莉伸张正义,那么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米伦死了,小茉莉借助血精灵证明了自己阿特萨姆的英雄血脉,那么之后这个家族的内部事务,别人也无法插手了。

    有奎尔拉斯这种级别的强者支撑的小茉莉,相信很快就能掌握寒脊山谷里的那座城堡。

    “一起去看看?”

    伊芙琳简单地吃了点面包和鸡蛋,就起身要走。

    看起来她对奎尔拉斯仍然非常尊敬,哪怕对方这种时候贸然拜访在任何国度都是一件非常没有礼貌的事情,她也选择了理解和容忍。

    徐楠当然没有意见。

    事实上,在伊芙琳给他倒牛奶之前,他就已经吃饱了。

    ……

    和奎尔拉斯的会面没有选择在什么大型会客厅,而是一个小一点的书房。

    伊芙琳和徐楠走到的时候,奎尔拉斯早就在等候了。

    他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想要说些什么,看到徐楠也在,似乎犹豫了一会儿。

    “早上好,公主殿下,还有这位苏先生。”

    他用的措辞还是东部王国的那套,而非冰风领的领主。

    徐楠注意到了这一点。

    “早上好。”两人客气地回应。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您商量。”奎尔拉斯看着伊芙琳。

    伊芙琳给还在打哈欠的侍者使了个眼色,后者赶忙端上来一壶热腾腾的红茶。

    “苏先生和我是很好的朋友,昨天的事情您也看到了,所以,没有什么是他不能知道的。”

    她的态度很客气,但言辞隐隐透着一点对奎尔拉斯昨天行为的谴责。

    这种尺寸把握的非常优秀,不愧是从小在王宫里长大的人。

    徐楠知趣地没有开口,这种时候,他只要扮演一个合格的伊芙琳的狗头军师就好。

    奎尔拉斯有点意外。

    他沉吟片刻,等待侍者离开之后,快速地丢下了两个颜色不一的结界。

    一个是【真言阻断】。

    另一个就更厉害了,竟然是【绝对守秘】。

    前者是声音阻断的最强结界之一,而后者,更是守秘结界的巅峰之作。

    看起来,奎尔拉斯是早有准备。

    伊芙琳和徐楠都紧张了起来。

    奎尔拉斯应该不至于对他们做什么,但接下来他要说的事情,恐怕是涉及了很多大人物的。

    否则一个真言阻断绰绰有余。

    只有怕被超强的存在察觉到了自己在讨论他们的名字或者相关内容,才会用到【绝对守秘】!

    “昨天的事情,我真的非常抱歉。”

    奎尔拉斯斟酌了一下词汇,表情也很诚恳:“我真的没有希望害死米伦先生的念头……”

    “事实如此。”

    伊芙琳平静地说:“我能理解您的歉意,但米伦已经死了。”

    “这和今天的事情无关吧?”

    奎尔拉斯叹了一口气:“有点关系。”

    “今天早上,我收到了一封密信,有人想要勒索我,他们的目标是小茉莉手里的【时之鼓】,也就是代表着阿特萨姆家族家主的那只怀表。”

    勒索?

    几乎在奎尔拉斯说出这个词的同时,徐楠就已经猜到了很多东西!

    杰洛特!

    第九庄园的人绑架杰洛特还真的是为了勒索杰洛特?

    那么他们之间的关系,绝对不止是师徒那么简单。

    电光火石之间,徐楠就推测出了数个可能性。

    果不其然,奎尔拉斯有些焦虑地说道:

    “他们绑架了我一个学生,用他的性命做要挟。”

    “如果只是这种绑架案的话,我当然不会来找您,寻求您的帮助。”

    说到这里,他咽了一口唾沫,摇了摇头道:

    “但那个学生,其实是我的孩子。我很在意他,但这不是我如此担心的关键,关键在于,动手的人似乎对一切都了如指掌。”

    “我和那个学生的关系除了我自己之外,没有第三个人知道,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我其实是他的父亲。但写勒索信的人知道这一点。”

    “我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变成了现实。”

    “最近的我不仅在某些事情受到了严重的误导,而且还有人在背后以超然的格局和手段,密切监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杰洛特是奎尔拉斯的孩子。

    这个答案有点意外,却也在情理之中。

    按照奎尔拉斯的说法,杰洛特的出生是一个意外,他甚至不知道孩子的母亲究竟去了哪里,来历是什么。他不想杰洛特太在意这些,同时出于保护他的想法考虑,隐瞒了自己是杰洛特父亲的事实。

    而在塔萨尔神庙这么多年的经历中,他发现杰洛特毫无天赋,不管是神术还是魔法,又或者其他方面。

    他不是一个优秀的职业者,但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好人。

    杰洛特很有耐心,做事情细致认真,没有多少欲望,是一个非常纯粹的家伙。

    在奎尔拉斯看来,他根本不适合斗争。

    所以在奎尔拉斯的安排下,杰洛特去了野火城,做一个安安分分的小牧师。事实上奎尔拉斯的做法没有问题,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杰洛特人到中年,都还是一个低阶神术师,他在野火城过的也很好。

    奎尔拉斯认为这样是最好的局面了。

    但他没想到的是,因为一些缘故,他被人盯上了,而那些人,不知道怎么居然挖掘出杰洛特的关系。

    按理说,杰洛特是他孩子这个事实,只有奎尔拉斯自己知道,除此之外,他从未告诉任何人。

    这是奎尔拉斯最恐慌最焦虑的地方。

    连这么隐秘的消息对方都知道,那么他的计划肯定是毫无胜算的。

    “我不能把时之鼓交给他们。”

    “但我确实又担心杰洛特的安危。”

    “所以我只能来找你们了。”

    奎尔拉斯苦笑道:“我需要一些变数之外的东西,盯上我的那些家伙,背后站着的,可能不止是传奇。”

    不止是传奇!

    这句话杀伤力可够大的。

    “果然是绿光么?”

    徐楠心中默念。

    难怪奎尔拉斯这么紧张了。

    绿光,暗影界九巨头之一,的确是近乎神明的力量了;虽然冰风领有很多传奇可以牵制他,比如那天照过面的攀云僧。但只要绿光想走,没有人留得住他。

    如果被这么一个顶尖游荡者盯上了,寝食难安还是轻的。

    ……

    “阁下似乎高估了我们的实力。”

    伊芙琳有些警惕地看着奎尔拉斯:“而且,您对传奇的了解远远比我们这些人更深入,不是么?”

    “这里是冰风领。”

    她的意思很明显,即便真的是绿光盯上了奎尔拉斯,但是在冰风领这一亩三分地上,对方最多给点震慑,是不太可能亲自出手的,否则下场就是像昨天偶然被召唤出来的通古斯的眼球一样,顺手被附近的居委会老僧给逮捕……

    奎尔拉斯沉默了一会儿,解释说:

    “我当然知道这里是冰风领。但传奇游荡者,又是另外一个概念,他们可能来自暗影界,而暗影界,向来有一些神不知鬼不觉的手段。”

    “虽然我并不畏惧暗影界以及那位可能存在的幕后主使,甚至就算他真的出手,我也能牵制住他,但问题在于,我完全处于明面上,我想公主殿下能明白我的意思。”

    伊芙琳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表面上在思考,其实在给徐楠使眼色。

    与此同时,她语气缓慢地回复说:

    “您担心的是他对您了如指掌,会算计到您所有的底牌;而找我们,则是为了在这些底牌之外增加一些意外的筹码……”

    奎尔拉斯点了点头,似乎是不经意间来了一句:

    “公主殿下果然聪慧,不愧是凯撒后裔。”

    伊芙琳表情不变,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

    “没想到奎尔拉斯先生也会相信道听途说的故事。”

    奎尔拉斯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伊芙琳会这么回答,旋即有些歉意地点了点头。

    徐楠也有些奇怪,不过很快他也理解了伊芙琳的所作所为。

    从梦境中来看,她似乎不是很喜欢血法师的这个觉醒,她本人对凯撒血脉也是排斥多过于喜爱;她想要扛起这份责任,可能更多的是处于对冰风领子民的负责。

    而在东部王国境内,关于伊芙琳凯撒血脉的传说其实一直是一个半公开的秘密。所谓半公开的意思是,因为当年伊芙琳母亲乌尔莉卡闹出来的风波,导致很多人都注意到了年幼的伊芙琳。

    秘密则在于,在老国王极力保护之下,无论是乌尔莉卡还是伊芙琳,她们是否有凯撒血脉这件事情,都没有被证实。

    这则故事伴随着时间逐渐流逝,在官方力量有意淡化之下,没有人去提起,自然而然地也就变成了所谓的宫闱秘史。

    伊芙琳将之斥为道听途说也无不妥。

    倒是奎尔拉斯此时突然说这种话,徐楠觉得他是有了几分的试探性的意味。

    “昨天血精灵的失控,被他察觉出来了?”

    “其实根本不是小茉莉无法掌控血精灵,而是因为有更高阶的人苏醒了,阿特萨姆家族本来就是对凯撒血脉宣誓效忠的,血精灵理所应当会听从觉醒了血法师知识的伊芙琳,而当时的伊芙琳恰好出于昏迷状态,血精灵自然而然就失控了。”

    这些东西,是徐楠在获得了【血法师的觉醒】这个任务之后就推测完毕的东西,而在和伊芙琳的简单讨论里,这些消息也获得了印证。

    很显然,奎尔拉斯也琢磨到了。

    如果说之前,他对伊芙琳的身份有所猜测的话,那么现在恐怕是更加怀疑了。

    只不过他暂时还需要伊芙琳和徐楠的帮助,这会儿试探只是顺便。

    “不知道冰雪女神教会对凯撒后裔的态度是什么……”

    “这个奎尔拉斯整天做些奇怪的事情,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啊,失乐园方面好像也没有他的情报,真是稀奇了。”

    徐楠脑子里快速运转着。

    失乐园不涉及的情报,意味着对方拥有极其恐怖的保密能力;而在这种情况下,暗影界的人居然都能查出杰洛特是奎尔拉斯的私生子——活该他们经常替失乐园背黑锅!

    伊芙琳仍然在用目光咨询徐楠的意见。

    徐楠想了想,直截了当地开口问道:

    “凡事都有动机。”

    “我想,奎尔拉斯大张旗鼓要为小茉莉声张正义,恐怕目的也没有那么单纯吧?”

    “恰如那位威胁您的暗影界传奇游荡者……你们的目的,都是时之鼓吧?”

    奎尔拉斯面沉如水,显然,他早就猜到了对话的进程必然绕不开这只怀表。

    他抖了抖手腕,从内衣贴身的口袋里,取出一只精致的怀表来。

    “是这样的。”奎尔拉斯没有否认。

    伊芙琳不是傻瓜,这位苏先生显然也不是。

    “时之鼓是阿特萨姆家族家主的认证之物,本身好像并不是什么珍贵的魔法物品。”

    伊芙琳有些好奇地看着那只怀表,如果硬要说这只表有什么特殊的话,可能就是时间比较精确的样子——但这也并不稀奇,很多高级魔法钟表都有类似的自动校准效果。

    单单这点特性,绝对不会引来大神术师和传奇游荡者的觊觎。

    “接下来我要说的内容,是我使用结界的主要原因。”

    奎尔拉斯顿了顿,眼神坚定:

    “时之鼓除了是阿特萨姆家族的家主之物外,还有一个作用。”

    “它是一把钥匙。”

    “这把钥匙能打开一个埋藏了无数宝物的宝藏。我对这份宝藏里的大多数东西没什么兴趣的,但唯独有一样东西,是我苦苦寻觅了多年而未曾得到的。”

    “我帮助那个可怜的孩子,一方面确实是为了声张正义,但在这个过程中我好像受到了一些误导,导致我的判断出现了纰漏,这是我的巨大过错;而另外一方面,我确实也希望能借助时之鼓,开启那个宝藏。”

    “这没什么可耻的,人人都爱宝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动机。我想,那位暗影界的强者也有他想要的东西,也在这份宝藏里。”

    宝藏!

    霜冬宝藏。出现了!

    徐楠眼皮微微一跳。事情果然直接指向了失乐园系统提及的霜冬宝藏。

    奎尔拉斯应该没说谎,只是徐楠没想到的是,线索会这么简单直接。

    米伦手里的怀表,就是霜冬宝藏的钥匙。

    “我有疑问。”伊芙琳冷静地说:“如果时之鼓是某个重要宝藏的钥匙,而前任主人米伦少爷只是个弱不禁风的男子,他身边也没有很强的护卫,寒脊山谷人丁稀少,无论是您还是暗影界游荡者,应该可以轻易弄到手吧?”

    这也是徐楠的疑问。

    如果他们的目的是时之鼓,干嘛要大张旗鼓呢?直接找到米伦,杀人夺宝岂不是简单?

    奎尔拉斯苦笑道:

    “首先,拿到了钥匙没有用,必须要有阿特萨姆家族的人手持钥匙,才能真正地开启宝藏。”

    “其次,米伦少爷深居简出,大部分时间都躲在寒脊山谷的城堡里,想要在城堡外面动手是不可能的;而那座城堡,呵呵,说来您可能不相信,那座城堡拥有位面意志的庇护!”

    徐楠微微一愣,伊芙琳也是有点茫然。

    位面意志,这个说辞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有点玄幻了,但徐楠却是很懂。

    这玩意儿就是相当于位面梦境与星灵啊!

    可是普罗世界的位面意志,也就是兰妮思,不早就离开了吗?她离开之后,位面意志仍然生效?

    奎尔拉斯继续解释说:

    “可能是因为当年阿特萨姆血战深渊的缘故,感动了位面意志,所以阿特萨姆家族的聚居地,获得了位面意志的庇佑,如果谁敢闯入,谁敢在城堡里行伤害阿特萨姆后裔之事,会被位面意志永久地诅咒。”

    “通古斯那种魔鬼领主自然不害怕,他已经被位面意志诅咒了万万次了,但我和暗影界的人,并不希望得罪位面意志。”

    “所以我们都选择了从其他方面入手。”

    徐楠心头冷笑。

    刚刚还说是为了声张正义呢,现在又直白地说无法动米伦是因为他躲在城堡里有位面意志的庇佑了。

    这神术师还真够真实的。

    说白了就是怕被兰妮思诅咒呗?可惜现在兰妮思已经消逝了,不知道普罗世界还需要多久,才能重新凝聚诞生出一个位面意志?

    收回思绪。

    从奎尔拉斯的描述来看,他可能没有说谎。毕竟都这个时候了,杰洛特是他的亲儿子这事儿应该也不至于是扯淡,他既然有求于伊芙琳,自然要尽可能地取信。

    只不过他是否有隐瞒什么,就不知道了。

    徐楠反正不太信任这家伙,可能他天生对除了秦乐乐以外的神术都保持怀疑态度。

    不过具体的决策,还是交给伊芙琳吧。

    虽然他也蛮喜欢杰洛特的,但此事关系重大。

    伊芙琳点了点头,沉吟片刻:

    “如果需要我们出手,您需要我们做些什么?我们会承担哪些风险?我们又能得到什么?”

    杰洛特露出一丝喜色。

    伊芙琳既然这么说了,自然是决定要出手了。

    无论是出于什么角度,都对被暗影界强者算计到百般被动的他来说是绝妙的好消息。

    “我会按照勒索信上的时间地点,带着时之鼓赴约。”

    “我希望借助公主殿下和苏先生的力量,作为我的后援。”

    “信上提到的地点,其实距离我居住的塔萨尔神庙不远,但我不敢召集本埠的人,因为那里已经被蓝衣教占领了,我怀疑蓝衣教里有人和暗影界的人勾结!”

    奎尔拉斯快速地说着。他的思路很清晰,看起来是有备而来。

    “报酬的话,只要顺利解决这件事,我就会去开启那个宝藏,到时候我只取里面的一件宝物,其余的东西,二位尽可以拿去!”

    伊芙琳和徐楠对视一眼,都不太满意。

    这老小子不愧是大神术师,这特么会算计,这纯粹就是空手套白狼啊!

    宝藏还没见到,就开始开空头支票了。

    伊芙琳却是听到了另外的意思,她有点意外地问道:

    “二位?您的意思是,只需要我们两个人吗?”

    奎尔拉斯点头说:“人多虽然力量更大,但也容易引起游荡者们的注意力,不是么?”

    这话说的就更可疑了。

    作为一名领主,本来就不该以身犯险,像伊芙琳这种地位的,手底下传奇可能不多,但准传奇一定不少的,她大概率是会派几个高手过去帮忙而不是亲自出手的。

    像徐楠这种身为城主却到处跑着玩的是极为罕见的神经病体质……当然,这也和他手底下高手不多有关系,说多了也都是泪。

    奎尔拉斯指定要伊芙琳和徐楠出手,反而看上去更像个针对两人的圈套了。

    万一所谓杰洛特的被绑架是奎尔拉斯和暗影界的人自导自演的呢?

    葛雷得到的情报,是奎尔拉斯故意放给他的呢?

    按照暗影界的情报能力,一切都不是不可能的。

    在经历了这么多事之后,徐楠的谋算能力也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增长。

    他果断道:“与其这样,不如更加主动一些。”

    “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去找他们呢?在会面之前,找到他们,救出杰洛特!”

    奎尔拉斯显然是一愣,他似乎压根没考虑过这个计划。

    半晌,他才闷闷地说:

    “我并不擅长占卜和追查,而且暗影界的游荡者在这方面有着天然的优势,我不觉得我们能找到他们现在的住所。”

    伊芙琳眼前一亮:“有线索了?”

    徐楠点了点头:“给我点时间,我上个厕所。”

    他离开了房间,快速从原初宝箱里取出一张新出炉的纸条:

    【秦乐乐:我找到一只肥羊!】

    这是半分钟前他突然收到的消息,小姑娘看上去挺高兴的。

    徐楠快速回复:你的那只肥羊,是不是长得老老实实本本分分但还蛮讨人喜欢的中年憨厚大叔?

    【秦乐乐:徐楠你偷窥我?】

    徐楠:他是不是叫杰洛特?

    【秦乐乐:哇!偷窥加跟踪石锤了!说,你是不是喜欢我,别藏着了快出来。】

    徐楠:……

    徐楠:你在哪儿?

    ……

看过《无耻术士》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