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一页 > 第四百零八章 顺天改命
    人的生命极为脆弱,当一柄剑穿过人的身体,即便不死也会残了。http://www.fdtzyl.cn/58/58474/

    叶知秋顺手给鬼王和青龙来了一剑,随即往南方而去。

    流波山上也掀不起什么波折,估计夔牛以后都不想出门了。

    这个世上坏人太多,出去逛个街都有可能被打死,那还是在海里待着吧。

    而叶知秋,也向着南方而去。

    他给自己算的卦显示南方大吉,那自然是要去一遭的。

    只是什么样的南方才算是南方呢?

    叶知秋先往焚香谷去了一遭,这与青云门比起来是彻彻底底的南方,不过焚香谷也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除了焚香谷的天坛里有一个九尾天狐外也没有其他的东西。

    叶知秋便继续往南而去了。

    他来到了南疆地带。

    这一日,叶知秋来到了一处南疆部落里。

    部落位于一片群山环绕之中,一栋栋一座座带着浓郁苗人风味的房屋拔地而起,或依山而建,或紧密相连,还有一道清澈小溪流,发源于前方深山,从这片世外桃源一般的土地上,蜿蜒流过。不少苗人的房屋,就建立在溪流两岸。

    而在水面之上,远远看去,苗人建造了三座桥梁,居然都不一样,一座乃是木桥,最是简单,两根巨木绑在一块,横倒在两岸之上,就算是一座桥桥梁了。

    至于其他两座,都是石桥,却也更有风味。一座大石所砌,粗糙坚实,在水面不宽的溪流上平摆过去,再用厚重石板往上一搭,便是桥梁,正是南疆这里简单而实用的造桥方式。

    但最后一座石桥,却是小石所造,而且竟然没有桥墩,是一座拱桥,每一个石块紧密相连,横空而过,飞越溪流,看去完全是中土地方的桥梁风味,竟会在此地出现,似乎有些奇怪。

    四周飘荡着的大多数是苗人土语,道路两旁,有苗人摆着摊,不过出售的东西多是野兽皮毛、生肉。再走几步,间中才看到有一两个摊位贩卖着小小的珠宝玉器等玩物。

    这就是南疆风貌了,看起来比中土差的不是一星半点,不过叶知秋曾经穿越至蛮荒时代,那个时候比这个更加落后,他也就习惯了。

    他的神念往这个地方一扫,然后他就被发现了。

    大概是他的神念扫的肆无忌惮,半山腰处,一座远远高于普通苗人房屋的石台建筑中飘出一个人来。

    这是一个老者,他有着一张苍老的脸庞,脸上的皱纹,仿佛岁月刻下的深深年轮,一看便知道他经历了世间沧桑。

    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也应该是这个部落里最为强大的人。

    “大巫师!”

    有守卫建筑的人见到老者,恭恭敬敬行礼,他们内心的敬畏,似乎是发自心底。

    这正是这个部落的习俗。

    在大部分的部族族人眼中,祭坛里巫师说的话,和伟大神秘的神明说的话,其实也没什么区别。往昔五族争斗最激烈的时候,每次战争一样是要先请示过祭坛里的巫师,向神明说明情况,得到神明亲口说出的允许,如此部族族长才能发动新的战争。

    由此可以看出,祭坛里面的巫师,在南疆这里有什么样的地位。

    而大巫师,在普通族人的眼里,其实与神明没有什么区别。

    只是如今那些族人眼中的神明,却将目光注意到叶知秋身上。

    他看着叶知秋,目光中流露出的神情很复杂,那是回忆,思索,惊讶,还夹杂着几分畏惧。

    叶知秋不知道他这两只眼是怎么能同时体现出这么多情绪的,但是他的确感知到了。

    将大巫师的情绪做一个圆形图,回忆占十分之二,思索占十分之三,惊讶占十分之四,还有一分,其实才是畏惧。

    他回忆什么呢,又惊讶什么呢?

    叶知秋觉得大概都是因为自己现在是个剑而体内煞气不可谓不重的缘故,让大巫师想到了其他的东西。

    “你是谁?”

    大巫师想了大概几个刹那的功夫,随即开口了。

    他本来以为拥有如此神念的一定是某位修士,但是当初出来的时候他才发现这一位居然是一柄剑。

    一柄剑也就罢了,更为恐怖的则是它的体内煞气之强烈几乎超出了他的想象,似乎也只有传说中的那一位才有这样的煞气。

    不过,按照常理来说,那一位不应该再一次复活啊!

    “我在中土应该很有名,我叫诛仙剑,你有没有听过?”

    叶知秋站在高空之中,做了一个自我介绍。

    “……”

    大巫师深吸了一口气,表示这个消息还是太劲爆了,劲爆到他都要冷静三秒才能思考接下来怎么做。

    诛仙剑的大名他自然是听过的,早年他也去过中土,青云门的诛仙剑可以说是杀伤力无穷的神器,在那些路边小摊卖的古书里都记载了诛仙剑发威的好几次案例,往往是诛仙剑一动,对于魔道而言就是一场浩劫。

    诛仙剑干掉的魔道人士,往往比整个正道人物干掉的还多!

    谁料想诛仙剑竟然来到了这里!

    它究竟是要搞什么?

    “不知道诛仙剑道友来到这里干什么?”

    饶是大巫师活得长,在活了几千年的诛仙剑面前他的辈分似乎没有什么用,他又是去过中原的,便以中原的道友来论诛仙剑。

    “我其实有个副业。”

    叶知秋开口。

    大巫师一动不动,听叶知秋讲着。

    “我这个副业是相师。”

    “……”

    大巫师听着想笑,但又忍住了。

    诛仙剑不想当剑改行算卦了?

    这实在是一个笑话。

    但这个笑话从诛仙剑的口中说出,又不是那么好笑。

    “我给自己算了一卦,我到南方有好运气。而刚才我又给你算了一卦。”

    叶知秋的声音飘荡在大巫师周围。“我算出,如果没有人逆天改命,你也就只能活十来年了。”

    叶知秋这样说其实是有根据的。

    他看过原著……

    虽然中土的事被他搞乱了,不过南疆地区似乎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故,所以按照剧情过个十来年大巫师就挂了。

    “那该怎么办呢?”

    大巫师听着自己十来年之后将死去的消息,丝毫不为所动,他看向了叶知秋。

    “当然是,顺天改命。”

    “……”

看过《诸天一页》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