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神煌 > 1045章 双方算计
    万一灵髓晶体玉已经提前被人得走,现在与这牛覃激斗一场,后面发现只是白搭,岂不是闹了个大乌龙。

    从牛覃与八足魔牛兽的对话中,陆小天大概也能猜出在这神秘的秘境之内,除了所谓以幻术传承的赵族之外,还有魔牛一族。而牛覃能得到魔牛一族的小巽牛魔印,可以看出牛覃的实力和地位,尚在八足魔牛兽之上。

    陆小天与八足魔牛兽有些交情,但还不欠八足魔牛兽的。虽不至于落井下石,可八足魔牛兽也并未跟他提及族中之事,他自然也犯不着凭白无故搅和进这种族内纷争。

    而且他所求的只是灵髓晶体玉,对于眼前的金角魔牛牛覃,还有八足魔牛兽而言,又或者是其他的元婴初期修士,无疑是昊元钥草更为重要。而对于陆小天,有了炼制破阶丹的灵材,昊元钥草无关紧要。唯有灵髓晶体玉志在必得。

    因此就算这牛覃用的是缓兵之计,后面双方争斗起来,自己得了灵髓晶体玉,至于昊元钥草,帮八足魔牛兽尽量争取,能帮八足魔牛兽夺得自然最好,真有个什么意外,也是无可奈何之事。

    八足魔牛兽有的地方还算讲义气,但明显有所隐瞒之下,陆小天自然也不可能真正推心置腹,问心无愧即可。眼前这牛覃实力强劲,在同阶妖物与人族中,实是陆小天生平仅见,在这危机四伏之地,非必要时刻,陆小天虽有不少丹药补弃,但也不愿意凭白消耗了法力。

    小巽牛魔印确实厉害无比,这魔牛印是否还有其他神通,别说是自己,看情形,便是八足魔牛兽,对于此印多半也只是听说,并未真正体悟过。

    陆小天一时间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在见到灵髓晶体玉之前,自然是保持实力最为重要。

    “好,等闲情况下,我也不愿意立下一个大敌。”牛覃深深看了陆小天一眼,陆小天忌惮他的小巽牛魔印可能破在其他的神通,以及牛魔印并不需要消耗多少法力,他又何尝不忌惮陆小天那犀利之极的灵火。

    牛覃一招手,带着阴尸童子,妖艳妇人,以及黄发老者,很快便消失在天迹。

    “好厉害的牛妖,牛兄,这个是你的死对头,后面你的日子怕是不会好过了。”

    罗潜看着对方消失,替八足魔牛兽担心地说了一句。虽然没有跟牛覃亲自交手,不过能逼得陆小天的剑阵与八足魔牛兽联手都屈居下风,便是那些中期境鬼王都没有做到过这个地步。

    “此人确实是我在族中劲敌,没想到多年不见,已经再次突破,而且还得到了族中的小巽牛魔印,若非此次有陆兄弟在,我确实是在劫难逃了。”

    八足魔牛兽牛昆面色也极为难看地道。

    “牛兄也不必过于担心,大不了不回去也便是了,跟着陆兄,对方总不至于还上门来找麻烦。”连阅暗自庆幸方才没有擅动,否则现在双方便没有再和解的可能。

    “你懂什么,牛覃便是再强大,总有一天我也要击败他,光明正大的回去,岂能做缩头乌龟。”八足魔牛兽不领情地瞪了连阅一眼。

    连阅讪然一笑,不再多说什么。

    “敌人强大,想办法提升自己的实力便是,方才被牛覃打了下岔子,现在赶跑了对方,牛兄你继续带我们去寻找灵物。”陆小天催促道,现在又多了牛覃一行人想要夺得那昊元钥草,迟则生变,陆小天不想再节外生枝。

    陆小天这么一催促,其他人都开始觉得其中恐怕不简单。连阅扫了几人一眼,发现乔蓝眉头微微皱着,恐怕也不知晓其中内情。

    “这倒也是个可以利用的机会。”连阅心中暗道,只不过很快,连阅又打消了这个想法,修仙者讲究的是实力,就算是其他人意识到陆小天与八足魔牛兽私下里可能有些交易,可眼下的情形,谁会挑战陆小天在队伍里的权威,更何况陆小天还并非孤身一人。

    陆小天也暗中打量了几人的神情,罗潜依旧如故,不为外物所动。乔蓝心里有几分不悦也很正常,毕竟一起组队,明显此时有事瞒着她。后面想办法弥补她也便是了,至于连阅,暂时留着还有用,若是生有异心,后面灭杀了便是。

    “走!”见识到牛覃的强大之后,八足魔牛兽越发迫切地想要提升自己的实力。听到陆小天的催促之后,当即率众往西北而去。

    陆小天与众人行走之后,刻意留在队伍后面,将一直未被损毁的乾天鱼目布置下来。

    进入古月洞府后众人疾行了近半个时辰,陆小天神识一动,脸上闪过几分杀意。

    “陆师兄,怎么了?”罗潜暗自给陆小天传音道。

    “方才那牛覃果然追上来了,看来还是贼心不死。”陆小天语气冰冷地说了一句,“此行可能会有传闻中的昊元钥草与灵髓晶体玉,呆会若是与这些人再次打开,我若是被那牛覃牵制住,你尽全力帮我抢夺灵髓晶体玉。至于昊元钥草,日后我有办法弄到。”

    “好!”罗潜简短地答应道,没有一丝多余的废话。

    “元婴修士竟然还用这种伎量。”牛覃一挥手,一道凌厉的冰风向远处茂密的草丛扫过,方才还绿茵的草丛瞬间如同坠入雪国,一片严寒,草丛间的一只乾天鱼目被冰晶包裹住,轰地一声,炸成无数碎片。

    “牛兄,咱们被发现了?看来那银发青年早有预料,咱们冒然跟上去会不会有诈?”黄发老者向金角魔牛牛覃问道。

    “能有什么诈?这么点时间,对方还能布置出什么圈套来不成。”牛覃冷哂一声道。

    “既然如此,方才为何不与他们打下去。”阴尸童子不解地问道。

    “之前就动手太早了,毕竟距离那牛昆进入此地年月日久,是否有其他什么妖物早一步得到灵物也未可知,万一是这种情形,就算灭了这些人,也是白忙活一场。你以为那为首的银发修士没有这方面的考虑?”牛覃阴沉地看着几人离开的地方。

    “是了,那小子只怕早就预料到咱们会去而复返,所以才会在去路上布下这监视人的小伎量。虽是没什么大用,好歹能提前示警,这小子好缜密的心思。”妖艳妇人啧啧称奇地道。

    “不管他那么多,先跟上去,看情形再作计较。”

看过《仙武神煌》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