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神煌 > 987章 项一航的算计
    陆小天吃了一惊,原本防着这项一航对自己使坏动手,却没曾料到项一航第一个下手的对象竟然是八足魔牛兽。

    匆忙之下,陆小天调动阵法形成的血麒麟虚影挡了一挡,不过项一航蓄势待发之下,陆小天仓促间也不可能完全挡住,这一剑仍是刺中了八足魔牛兽要害。

    蓬,龙鳞阳剑内的法力喷发之下,八足魔牛兽背部炸出一个大洞,血肉模糊一片。八足魔牛兽惨叫一声,被项一航这一剑直接打回原形,由牛首人形,重新变成了一头八足牛。

    八足魔牛兽变回原形之后,身形一闪,避开了龙鳞阳剑接下来的攻击,不过气息已经下降到了极点。

    八足魔牛兽惊怒而且恐惧地看着项一航,甚至看着血鼎阵内的每一人,如今骤然遭袭,实力大损之下,之前还可以称之为道友的人,转瞬间都可能会要了它的命。便是陆小天这个盟友,也未必是牢靠的。

    而彩衣女修与朝天鼻老者还只是将对面的蜃狼击伤,并未能彻底将其击伤,对于阵内陡然间出现的变故,一时间也有些不知所措。

    “你觉得重伤了八足魔牛兽,便能吃定我了?”陆小天紧盯着项一航,心里对这项一航也不由升起几分佩服之意,这家伙知道自己对他防备太严,想要偷袭成功的可能性几近于无,而八足魔牛兽至少还是自己的盟友,于是项一航便退而求其次,先趁着八足魔牛兽击杀蜃狼的瞬间,想要将其一击毙命。

    陆小天提防这项一航,都是以自身的角度出发看问题,确实是没想到八足魔牛兽这个突破口。不得不说,项一航此举确实是出其不意。

    若不是陆小天元神极强,对阵法的造诣颇深,急忙调动阵法之力,替八足魔牛兽挡了一下,恐怕这家伙现在已经变成死牛了。只不过这家伙的防备心颇重,连方才出手救了他一次的陆小天也忌惮上了。

    “我很好奇,除了这犀利的剑阵之外,你一个元婴初期,又没有了八足魔牛兽这个帮手,还能凭什么与我抗衡。”项一航冷笑一声,丝毫不耽误时间,伸手一挥,紫刃叶翻滚如巨龙,向陆小天卷来。

    项一航现在是巴不得陆小天动用飘渺剑阵,只要他用剑阵,便会受到血誓的反誓,只会死得更快。

    没有了剑阵,等闲一两柄通灵法器岂能挡得住他?陆小天杀了阴鹜青年,黄裙女修,自己那套血鼎阵十有八九也落在了陆小天的手里。没有了此阵,自己的实力也要衰减不少。

    而且陆小天对他的威胁太大,一个元婴初期,手里有血鼎炼魔阵不说,还有一套如此厉害的剑阵,至于眉心那只竖着的冰瞳,竟然能看破蜃狼一族的幻象之术,眼前这家伙身上处处都透露着神秘。

    一个元婴初期修士,先是击杀了詹云亮那个老冤家,紧接着又能从妖褐蟒的腹内逃出生天,还能再击杀拥有了血鼎炼魔阵的阴鹜青年与黄裙女修。待其成长起来,那还了得,此时不杀,更待何时?

    项一航出手不容情,直指陆小天要害。

    陆小天神识一动,调动血鼎炼魔阵的残余力量,新近生成的血麒麟咆哮着向项一航冲去。

    项一航张口吞下一颗血色丹丸,对于血麒麟不管不顾,只是待血麒麟冲击到他身上时,却如同海水碰到了礁石,碎成无数水滴。礁石却岿然不动。

    “既然我敢让你立誓,不能动用剑阵,唯独漏掉这血鼎炼魔阵,又岂会毫无准备。”

    看到血麒麟失效,项一航哈哈大笑起来,一脸得色。看着陆小天手里握着的另外一只元婴,奚落地道,“纵然你还有元婴在手,此阵又能耐我何?”

    血鼎炼魔阵之内,此时彩裙女修与朝天鼻老者,还有剩下的两只十阶蜃狼都各自退到了一边,至于八足魔牛兽,在阵法之内独倨一角。阵内的形势太过诡异,实力最强的项一航与陆小天两人陡然间翻脸,而看项一航的要逆子,明显是处心积虑已久。连这阵法都对付不了项一航,而陆小天又立下了血誓,赢面怎么看都在项一航这个元婴中期修士身上。

    对于项一航心机之深沉,朝天鼻老者,彩裙女修也是大感佩服。

    而八足魔牛兽在缩在一角,眼神更是黯淡不已,以他此时的实力,想要破阵而逃都逃不了。如果陆小天胜出,它可能还有一线生机,如果是项一航胜出,十死无生。只是看眼下的情形,八足魔牛兽也是心若死灰。

    “那两只蜃狼的妖婴元神对我还有些作用,两位道友将剩下的两只蜃狼击杀,阵法之力会指引你们。”

    对于项一航的胜券在握,陆小天报之一笑,淡然向彩裙女修与朝天鼻老者说道。

    两人面色一震,对视一眼,各自扑向对面的蜃狼,那些无法奈何得了项一航的血麒麟直接舍了对手,飞扑向蜃狼,只是数量并不多,主要还是靠彩裙女修与朝天鼻老者两人的战力。

    事实上阵法自然还能发挥出比眼前更多的威力,只不过这两人也不过是第一次见,陆小天可不想跟项一航力斗一场,再被这两人来个黄鹊在后。

    两人占得上风,便只用血麒麟帮两人指引一下方向。蜃狼若是占得上风,血鼎阵内的血麒麟自然也便会杀向蜃狼。总之,眼下这种局面平衡最为重要。

    “一套剑阵而已,就是不用,你又能奈我何?”陆小天收回飘渺剑阵。

    抬手一招,嘴里冷冷地吐出几个字,“七级浮屠!”

    嗡,梵音奏唱,七座镇妖塔轰然落下,银光交织成一片。每一座镇妖塔的气势都截然不同,可七座镇妖塔联合,又浑然一体。

    陆小天现在也没功法跟项一航水磨豆腐,上来便使出最强的手段,七级浮屠!一片银光笼罩,紫刃叶纷纷如同陷进了泥沼之地。失去了之前的快速与惊人的气势。

    朝天鼻老者,彩裙女修均是一脸震骇之色,那一套剑阵,同阶之内,几乎难有能扛得住的人,便是项一航这个元婴中期修士也是忌惮非常。

看过《仙武神煌》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