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神煌 > 660章 混战
    (嗯,要离开一段时间了,存稿还能撑几天,尽量在存稿用尽前赶回不断更。  至于错别字什么的,实在没时间检查了。将就着看吧。)

    不过更让徐琬欣喜的不是她现在脱险,而是陆小天的态度,她还真担心面对如此强敌,在胜算不多的情况下,陆小天出工不出力,见势不妙地逃走。没想到陆小天竟然如此信守承诺,出手便化解了她的危机。

    虽然从陆小天刚才出手的气息来看,陆小天仍然还只是金丹中期,但法力的精纯程度竟然也不逊她多少,再想到传闻中连窦疯虎都在他手下完败,徐琬心里对陆小天也有几分信心,依言退到一边道,“索命婴僧此人厉害无比,陆道友当心。”

    “不过区区一个金丹中期,好大的口气,老夫今日便要用你的血肉和元神来喂养老夫的索命鬼珠!”听到陆小天大言不惭的话,索命婴僧陡然间多了几分火气。伸手朝前一劈,那串环在手间的珠串便脱手而出。

    呜呜…..

    一阵凄厉无比地哭声,那些骷髅珠串化作一只只如同婴儿般大小的骨骼,哭得十分姜婉,让人肝肠寸断。

    普通的筑基修士听了,距离靠得太近,甚至会心神失控而死,便是修为境界不金丹的金丹初期修士,都会精神失常。

    “传闻有些邪修专门用未诞生的胎儿作引,喂食鬼婴,你这患鬼珠怨气竟然达到了如此深的地步,想必残杀了不少未降生的胎儿吧。好歹毒的手段。”陆小天看着索命婴僧的眼神陡然间凌厉了几分。

    “嘿嘿,那些还在腹中的胎儿对于我的鬼婴来说,是最为可口的食物,不过像你这样修为精深,法力远胜同阶的修士,对于鬼婴而言,也是极为可口。今天便将你的性命交上来吧。”索命婴僧怪笑着道。

    “是么?”陆小天淡笑一声,身体飘然后退,伸手一挥,十二道蓝光湛湛的三角小旗激射而出,分镇十二个角度,将四周的大部分地方都笼罩进去,甚至包括上前与徐琬缠半在一起的那对中年夫妇,还有付明远三人。

    “阵法!”付明远惊叫一声,但凡修士在斗法时,多半不愿意与一个阵法师交手,只不过好在他们现在人手充足,有足够的力量应对各种变化。

    “大伙并肩上,先解决了那银发小子再说。”付明远大叫着便欲向陆小天杀奔过来。

    “这小子的命只能老夫来取。”索命婴僧冷哼一声张口一吐,一只骷髅头长杖浮现而出,索命婴僧双手一握,那骷髅头杖便出现在手中。化作重重幻影,朝陆小天打来,声势比起之前跟徐琬交手时还要强了倍许不止。

    徐琬看得心惊不已,这才知道方才索命婴僧跟她交手时连七分力都没有用到。

    那一串鬼珠化作数十只鬼婴,影影重重,将陆小天团团环绕住。只是从形势上看去,陆小天已经危殆之极。

    “寒月,起!”陆小天不慌不忙,口中轻轻叨念一句。

    只见十二道阵旗,在空中陡然间放大数倍,三角形的旗子在风中列列作响,每一面旗帜之上,都有一只雪牛首,牛首眉心处一弯月牙,那只牛眼如同活物一般,绽放出蓝色的光芒。

    十二面蓝色小旗,二十四道蓝光会聚于陆小天的头顶之上,形成一道巨大的蓝月,悬浮于空。蓝色的月光,自从空洒下,笼罩在陆小天的身上。

    蓝色的月光之下,无数雪花飘落。有的是由阵法之力形成,有的是断崖谷上自然落下的飞雪。

    光华所过之处,原本猖狂的一只只鬼婴惊慌地叫起来。

    呼,寒月照映之下,飞雪漫卷,将那只原本还在大叫的鬼婴卷住,雪花在鬼婴表面蓄积,一道道阵法所形成的寒流,不断地钻进鬼婴体内。鬼婴凄厉的叫声似乎也有些瑟瑟发抖。不复此前的威势。

    “竖子,乐敢!”索命婴僧见状大吃一惊,身体如同苍鹰般跃起,手中的骷髅杖朝陆小天打来。

    头顶上的蓝月再次一闪,分出无数只分影,夹杂着飞雪,自上而下,将索命婴僧团团罩住。

    索命婴僧冷得打了个哆嗦,眼中闪过一丝惧意,“离雪千月阵,好厉害的阵法。付道友,快,这银发青年在控制阵法,无暇分身,你们快联手,解决掉他。”

    此时的索命婴僧在惊人的寒气聚啸下,身体也止不住地打了个哆嗦,此时不再逞强,大声向付明远几个修为比他要低得多的人请援。

    “杀了这姓陆的小子,阵法一破,成功唾手可得!”付明远对于索命婴僧的变卦心里哧之以鼻,不过脸上没有表现出来半分,二话不说,便大叫着第一个冲上来赶来支援。另外那对中年夫妇也是奋力向前,想要冲破徐琬的阻挠。

    在场的人眼力都是不差,自然能看出此时控制离雪千月阵的陆小天已经成了双方决定胜负的关键所在。

    徐琬拦下了那对中年夫妇,三个披甲中年与那十个金丹中期与初期的敌人战在一起。袁罡与那对白无常一般的侏儒兄弟激战正酣。

    褐须老者眼见这边有变,急忙冲杀过来,驰援陆小天,闪身拦在了付明远的身前,“嘿嘿,想要捣乱,先过老子这关。”

    说罢,袍须老者伸手一指,一道绿裳剑自口中飞出,朝付明远激射而去。

    付明远被袍须老者所阻,此时双方堪堪形成均势。

    不过便在此时,与徐琬激战的那对中年夫妇竟然祭出一大一小,两只木章鱼一般的妖兽,只不过触手都是一根根老树般的枯枝,一只九阶,一只八阶。

    “瓮木妖章!”陆小天眼神一闪,翻掌间,手中一张大弓祭出。

    嗖嗖一连数箭,那头九阶的瓮木妖章伸出触手,将两只火蛟箭卷住,不过八阶的那只便没有这么幸运了,咆哮的火蛟箭凶猛地一口咬中了八阶的翁木妖章。

    八阶的翁木妖章惨叫着自空中跌落下来,那火蛟已经化作一只箭矢正中妖章的头部,箭矢仍然在颤动,上面散发着一丝丝热力,吞噬着妖章的生命气息。

    那只九阶的瓮木妖章看到同伴痛苦地掉落在地上挣扎,愤怒地大叫着向陆小天再次冲去。

看过《仙武神煌》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