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神煌 > 225章 神秘出手
    眼下丹药,灵符,法器,傀儡,功法五殿已经只剩下灵符,傀儡与功法三殿。并非每个分殿决出胜负,或者意见达成一致的分殿都与之前的丹药五法器两殿一样,附近6续又聚集了一些筑基修士,累计起来已经有上百名。

    轰隆一声,傀儡殿轰然坍塌,之前看上去一片气势恢宏的分殿化作一片废墟,从里面弹射出两道人影,一黑一白,白衣身影豁然便是一名蒙面女子骆清,不过洁白的衣裙胸口上却染有大片殷红的血迹,另外一名鹰钩鼻男子看上去状况也绝对算不上好,左臂被齐根削断,脖子上也有一道浅浅的剑痕,险些伤及性命。

    这名鹰钩鼻男子也不知道是哪个门派的,竟然能与骆清斗个旗鼓相当,又或者说是联合了另外一人与骆清激斗连场。此时只出来了两个,另外一人或许是被骆清击杀于傀儡殿中。不过不管如何,能与骆清打成这般局面,这名鹰钩鼻男子实力绝对不弱。只是看骆清此时暴出来的气势已经稳压鹰钩鼻男子一头。6小天暗道暂时用不着他出手了。而且陶风与宗盛两人还在。

    “骆师妹,你能出来真是太好了。”陶风看到骆清面色一喜,毫不犹豫地拔出了冥风尺,冷酷地看着鹰钩鼻男子道,“你是自行了断,还是要我动手?”

    冥风尺荡漾开来的阵阵冷冽杀气让四周的筑基修士呼吸为之一滞,陶风原本修为不高,但仗着冥风尺,便是普通的后期修士也有实力与之一战,只要不碰到筑基后期中的一流高手,自保是绝无问题的。

    “现在说这话只怕太早了一些吧。”一道冷哼声响起,十几道灰色身影从天而降,为一人是筑基后期的阔脸中年,看上去与鹰钩鼻男子有几分相像,应该是其长辈,另外身后跟着三名筑期中期与十数名初期修士。

    “三叔,你终于来了,太好了。你帮我拿下这几人。”

    鹰钩鼻男子见状大喜,握着长剑的手不经意地紧了紧,心中大定,虽然对方来了帮手,但他这边却突然来了十几人,而且还有一名筑期后期的强援,在单个实力上并不逊色于对方多少,而且数量是对方的好几倍。除了筑基后期,就算其他人在单个实力上有所逊色,但在数量上的优势足以弥补。对于骆清获得的傀儡鹰钩鼻男子眼热不已,一起进入傀儡殿的有三人,其中一人已经被骆清击杀,三只傀儡中,有两只已经落进了骆清的手里,如果他能得到,并且再修习傀儡之术,哪怕是筑基后期修士碰到他,也只能绕着走。现在他们是占上风的一方,自然要趁势将好处抢到手里,在场还有这么多其他派别的筑基修士,想要抢就要趁早,否则迟则生变。

    张兰目光闪动地看着眼前的局面,他从法器殿倒是获得了丹元法器,但还未加以炼化,此时实力并未有多少提升。在他的眼里,除了已经有了一件冥风尺的陶风,宗盛实力跟他是差不多的。面对如此多敌人的情况下,恐怕未必能讨得了好。之前他跟宗盛,陶风虽然是暂时的结盟关系,可一旦遇到难以揣测的风险,这种结盟便变得十分脆弱了。

    便是宗盛与陶风,见到此种情形,也禁不住面色为之一变。以他们两人的阅历,自然也知道此时的张兰绝对是靠不住的,便是彼此对方,恐怕在生死关头,两人也会犹豫不决。

    骆清此时眼中也满是凝重的神色,鹰钩鼻男子与之前她击杀的另外一人都颇不简单,以至于现在她也受了些伤势。

    6小天暗自叹了口气,这种情形,不出手看来是不成了,不过未到最后时刻,倒也未必需要现身。一经有了主意,混迹在人群中的6小天悄然施展了冰魄玄音。冰魄玄音是神识攻击,无影无形,当人听到那种流水击石的声音之后便中招了,修为比6小天明显要低一些的修士根本毫无招架之力,只有像袁昊那种古剑宗最重要的弟子,拥有防御神识攻击的法器才能幸免。只不过神识攻击的手段原本就极为稀少,防御神识攻击的法器更是稀缺无比。

    筑基修士的神识比起炼气修士虽然有了长足的长劲,但仍不足以施展足够强度的神识攻击,只有极为厉害的金丹修士,修炼了某些厉害的秘术,才有可能掌握这种可怕的手段。很明显,被鹰钩鼻男子称为三叔的阔脸中年带来的众多筑基修士之中,十几个筑基初期的同门并不具备这种防御神识攻击的法器。

    “雕虫小技!”阔脸中年修士冷哼下声,这种低微的神识攻击对他没有造成丝毫影响,甚至都不用刻意去防备。四周的空气一阵异样的波动,大量的风刃密密麻麻地朝四面八方涌来,虽然数量奇多无比,但这种强度的风刃,别说是筑基修士,哪怕是个炼气后期修士也可以抵挡下来。这种初阶法术形成的风刃根本无法攻破筑基修士的防御灵罩。

    “不好!”原本阔脸中年是这般想,但事情的展却完全出乎他的意料。手下十几个初期修士竟然都神情一阵呆滞,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些风刃的靠近。其表现甚至连炼气初期的修士都比不上。阔脸中年连忙挥手打出数道冰墙,将绝大部分风刃都挡在冰墙之外。

    大量的风刃噗噗噗地打在冰墙上,只能留下一丝浅浅的白印,丝毫不能动摇其半分。

    只是6小天在出手时便想到了这种情形,因此放出了大量的风刃,以他体内形成的初阶法印,在雄厚的法力支撑下,已经能瞬这种低阶法术。也许修炼出中阶的法印,也能让他足以横扫绝大部分的筑基修士。不过当初选择修炼法术,也被钱大礼逼入了矿洞中,没有了别的选择。借助矿洞中的各系灵石,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反复炼习,才凝结出了初阶法印。如果将法印修炼至中阶。消耗的灵石,哪怕是他现在都承受不住,毕竟催熟灵草炼制各种灵丹用来战斗,提升修为,需要的大量灵石已经足够让他喝上一壶。他哪里还有如此多的财力将法印提升至中期。而且他手上已经有了丹元法器,又会炼丹,在已经有了更多选择的情况下,并不需要再去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和财力去走法修的路,贪多嚼不烂,这个道理6小天还是懂的。

    只是纵然这种初阶的风刃出现在这种场合明显明显不对,但不管什么招式,都有其用处。这种看似没有什么作用的风刃此时在6小天的运用来却有如神来之笔。若是威力过大的招式,阔脸中年修士涂方根本不可能坐视不理,以至于错过了最佳时机,现在仓促间出手,也已经为时已晚。

    剩下的三名筑基中期修士虽然所受的影响不大,不过他们第一时间选择的是自保,并非去援救身边的低阶道友,而且他们的反应与阔脸中年修士涂方也差不多。连涂方都无法全面施救,更别提他们几人了。

    嗖嗖……

    数道风刃分别从几个初期修士的脖子间一闪即逝。又有数道风刃从初期修士的腰间,或者是脑袋上划过。涂方用冰款也救下了三名初期修士,只是其他还有十二名初期修士却纷纷在毫无防备下,九人殒落,三人各自受了轻重不一的伤势,暂时失去了战斗力。一击之下,当场殒落了九名初期修士,如此威势,让在场上百名筑期初期修士呆若木鸡。攻击方式极为简单,正因为如此,也更显得诡异,在场这么多人,不乏高手强绝之辈,甚至都还未能察觉出具体出手的是哪个人。涂方一眼朝6小天的方向看去,6小天隐身在众人之间,泯然于众人,丝毫不显得惹眼。

    能如此精确瞬间击杀击伤十二人,还都是筑基初期修士,在场也不乏后期的强者,但没有一个自问能有这般神出鬼没的手段。

    正是连对方是谁都没能现,也更让此人显得可怕。涂方,鹰钩鼻男子额头上渗出了一丝冷汗,虽然他们在人数上仍然还占据一定的优势,不过真斗起来,却也未必能稳稳拿下骆清几人。更别提对方还有一个高深莫测的帮手隐身在周围,随时可能杀出来。

    张兰脸上闪过惊惧的神色之后,没有再犹豫,选择跟宗盛,陶风等人站在同一阵线,虎视眈眈的看着涂方一伙人。似乎只等刚才出手的神秘人现身,便立即对这些人下辣手。同时张兰的余光却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宗盛与陶风,从两人惊异的神情来看,这两人似乎也并不知道出手的人是谁。倒是那骆清,眼中似有惊喜,也有几分犹疑,看上去也不太确认的样子。真是匪夷所思,不过有强援在侧,总是不争的事实。以此人的手段,哪怕普通的后期修士也远非其对手,只要刚才开口的涂方被拦住不敢动手,那么这场看似凶险的争斗便不会继续恶化下去。

    “走!”涂方神色一阵变幻之后,纵身腾空而起,带着鹰钩鼻男者一刻不停地离开此地,向远处破空而去,眼前出现的一切太过诡异。先是目睹了之前那个手持火蛟弓箭的年轻男子轻易击杀筑基后期修士,一力迎战众人丝毫不怯。紧接着又碰上这样一个诡异而强横之极的对手。哪怕他平时也自视甚高,但继续呆在此地,却是一丝底气都没有。

    6小天冷眼旁观这几人的离开,虽然对于傀儡殿中有什么傀儡,他很感兴趣,毕竟蜈蚣傀儡对他而言已经起不到什么作用,他本身便会傀儡之术。混元道藏所出的一些宝物都颇为不凡,有不少还是修仙界中已经绝迹的。如果能得到一具厉害的傀儡,他的实力无疑还会再上升一些。当然,跟功法殿里面的东西相比,6小天并不想因为一具傀儡节外生枝。也许得到了混元经之后再碰到这伙人,他便不会如此客气了。

    在涂方与鹰钩鼻男子一行人离开之后,四周的氛围显得有些诡异。相比之下,只有骆清与陶风,宗盛,张兰四人显得从容,至少外表看上去是如此。

    一个时辰后,灵符殿坍塌,青丹宫筑基后期修士,也是6小天的老熟人,温甫,此时吐血倒飞,落在地上时,已经气绝身亡。而紧跟着冲出来的也是跟6小天交过手的南荒修士,段回天。只是此时段回天的装扮已经变成了一个冷酷的黑袍中年,取代了原本明显的南荒修士装扮。只是他这副样子可以蒙蔽别人,又如何能影响到6小天的判断。从灵符殿中冲出来的只有这两人,看来另外一人应该也是殒落了,这段回天竟然能击杀温甫,实力应该也有所长进。不过他原本身上便有一件诡异的黑镜,温甫的手段也算普通,死在段回天手里,也不算件奇事。

    “温…”众多筑基修士中,有一个少年男子似乎按捺不住,差点喊出口,不过看到段回天扫来的凌厉眼神,又生硬地将话给吞了回去。此时青丹宫在此地并没有其他厉害的修士在,可谓势单力孤,如果让这十分厉害的黑袍男子认识到他是温甫的同门,恐怕很快也会遭到灭顶之灾。

    段回天击杀了温甫之后,也没有继续离开的意思,五殿中的四殿都已经有了分晓,只剩下最后的功法殿了,在场这么多修士,脸上都显得颇为失望,毕竟能修炼到筑基期,在刚筑基的时候,他们便在门派中选择了适合自己的功法。想要改过从头再来,并不现实。更何况就算再厉害的功法,修炼起来度快一些,斗法也厉害一些,但归根到底,一个修士是否强大,关键还是看其本身的修为,法器的强大与否,还有修炼的天赋。并不是拥有了一本不世出的上古功法修炼数十年之后便能轻易的横扫同阶修士。事实上没有足够的灵石,丹药支撑,资质又差,如果属性还不匹配,得到的功法再好,也不过能拿去卖些灵石而已。在卖出去之前,跟块废物没什么区别。

看过《仙武神煌》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