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神煌 > 2章 神秘峡谷
    体形巨大的青狼吓退了另外一只同类,为了避免猎物被抢走,抢先一步地加速向陆小天奔袭过来。

    啊......

    陆小天解下背篓尖叫着,将手中的柴刀朝青狼掷出,乘着青狼躲闪的功夫,用尽全身力气在雪地上飞奔而走。青狼只是略一躲闪,便加快速度再度追击过来,一人一兽的距离急骤拉近。

    逃到一处小坡处,陆小天失足从小坡上摔倒,一路翻滚下来。后面的青狼低吼着扑飞扑而上。

    陆小天恐惧之下,几乎不敢看这可怕的一幕。

    “吼!”一道雄壮得多的巨吼声,几乎将陆小天震得头昏耳花,在陆小天难以置信的眼神中,一头高达近丈的巨大黑熊咆哮着狂奔而来,冰冷的地面都在这重达两千多斤的大家伙躯体下颤动。灰熊表现出与躯体绝不相符的灵活与迅速。

    那原本凶恶无比的青狼哀嚎着,竟然毫无反抗之力地被巨熊一爪拍飞,一百多斤重的青狼惨嚎一声,如同失去重量一般,撞到了两丈多远的一棵树干上,粗逾成人腰身的大树在撞击下剧烈地晃了几晃,青狼如同死物般落在地上,便再没有了动静。

    另外一只青狼早已经吓走,逃得没了踪影。

    陆小天吃惊之下,甚至忘记了刚才摔倒的疼痛,看着眼前毛茸茸的巨大熊脸对着自己凑上来,黑熊喘气时,粗重而腥臭的气味打在脸上,甚至动都不敢动弹一下。

    恰在此时,一道清脆的短笛声响起。巨大的黑熊轻微地吼了一声,缩回了熊脸,舍弃陆小天后,温驯无比地朝着笛声传来的方向小跑过去。

    紧接着,陆小天看到一个披着黑色长袍,只露出一张苍白,布满皱纹长脸的老者突兀的出现在雪地里。宽大的袖子一拂,一股劲风扑面而来,陆小天还未来得及做任何反应,便昏睡过去。

    黑袍老者未见如何动作,几步之间,便越过了数丈远的距离,来到陆小天的身前,取出一个无色透明的水晶圆盘,拉住陆小天的手搭在圆盘之上。水晶圆盘立即呈现出赤色,蓝,绿,金,黄色,五种颜色滴溜溜地绕在一起。

    “竟然是五系杂灵根,倒是少见,只是资质未免太差了些,罢了,北凉国这世俗之地,找个有灵根的人着实困难,正好手下无可用之人,只好暂时将就一下了。”

    黑袍老者面色阴晴不定,少许后,黑袍老者嘴里念过一句生诲的咒语。黑熊低吼一声,低头叨住了陆小天,大步跟着黑袍老者向前奔去。黑袍老者只是轻提脚步,却始终走在狂奔不止的黑熊前面,山林在向身后倒退.........

    几个时辰之后,在距离雷刀门数百里的莽山深处,一片峡谷白雾萦绕,谷内虎啸猿鸣。

    在谷口处,隐隐有三道人影

    “灵霄宫的那帮杂毛追得可真够紧的,咱们一路逃到北凉国,才好不容易把对方甩掉。要是这些疯狗再紧咬着咱们不放,恐怕咱们真的要无处藏身了。”

    一名满脸大胡子,在寒冬中仍然光着膀子,露出上身古铜色皮肤,结实肌肉大汉,悬间悬着一只古铜色板斧,此时瓮声说道。

    “灵霄宫势力太大,都怪血侏儒,要不是你手脚不利索,如何能让灵霄宫的人找到蛛丝马迹,咱们可是过了几年丧家之犬的日子。现在手里的灵石可都快用完了,难道后面像凡夫俗子一样,吃五谷杂粮?”三人里面脸上带着一道细长疤痕,但体态丰盈的绿裙少妇语气埋怨地道。

    “这如何能怪我,灵霄宫的修士确实是厉害,要不是你们起了杀人夺宝之心,又如何会有后面的事?”血侏儒是一名身着红色衣服,身体只有**岁孩童大小,但已经年逾四十的成年男子,下巴上留着一抹青色的胡子,听到绿裙少妇的话,冷笑一声道,“再说若不是灵霄宫弟子逼迫,咱们也不会阴差阳错发现在如此偏僻之处,竟然有这样一处神秘峡谷。此地灵气如此充裕,想必是一块宝地。”

    “是宝地还是凶地,现在还说不准,此峡谷颇为蹊跷,谷中白雾萦绕不散,而且里面谷内似乎有能隔绝神识的禁制,我等修士进入其中,竟与常人无异。若是在谷内遭遇妖兽,处境恐怕不是一般的凶险。”大胡子脸色慎重地道。

    绿裙少妇不耐地说道,“咱们身上的灵石,丹药已经快用尽,若是不能补充些灵物,后面该如何?里面再凶险,说不得也要进去探一探究竟,弄不好还是一块宝地,耿老怪真是的,都已经出去数日,再不回来,老娘只好自己进去了。”

    “既然如此,你们大可以自己进去一探究竟。”一道苍老而阴沉地声音响起,紧接着,是一只黑色的巨熊踏地时,传来的沉闷声响。

    绿裙少女闻言面色一变,然后矫作地一串长笑,“看耿道友说的,妾身刚才不过一句戏言,这峡谷之地,颇为古怪,耿道友的修为是我四人中最为精深的一个,又擅炼丹之道,没有耿道友,我们几人可没这么大能耐闯这古怪的峡谷。”

    “耿道友,你可回来了,可着实让我等一阵苦等啊。”

    陆小天迷迷糊糊之间,听到一阵爽朗地笑声,“咦,你抓个小屁孩回来做什么?”

    “你个子大,胆子怎么不开窍,咱们一路逃亡到北凉国,耿道友的丹童可是来不及逃走,被灵霄宫的弟子斩杀,自然是要重新再找一个丹童。”侏儒男子嘿然一笑道,“不过耿道友现在丹童也找到了,咱们是不是择个时日,进谷一探究竟?”

    “是极,血侏儒说到了点子上,耿道友,此处峡谷虽有些凶险,但说不定也是一块宝地,更难得的是此处还没有别的修士出没,这可是天赐宝地。”

    血株儒与大胡子听得连连点头,他们这些寻宝修士,通常最大的敌人不是灵地的妖兽,机关,而是来自其他用心险恶的寻宝修士。单是他们自己,每个人手下已经不下十条其他修士的性命,像他们这些能活这么久,飘泊各地的散修,大多是心狠手辣,杀伐果断之辈。

看过《仙武神煌》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