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 第1096章 好像不会说话
    “公子,小世子一切正常啊。”

    墨飞收回了手,也是对此有些一筹莫展。

    “一切正常?”

    烙衡虑将手放在长子的小额头上方,这是他朔王府的长子嫡孙,也是圣上亲封的朔王府世子,也是他给予了后望的长子。

    可是怎么的,这孩子偏生的不说话。

    现在几个孩子都是开始说话了,偏生的这一个,自小就连哭都是少有,以往他们还可以说,这是他的性格使然,只是一个太过安静的孩子罢了。

    可当几个孩子都是牙牙学语之时,这孩子便开始有些特别了。

    烙衡虑将长子抱了起来,再是让他站在自己的腿上。

    “萧哥儿,你就这般不愿意同你爹说一句话吗?”

    而萧哥儿则是睁着一双大眼睛,还是抿平着自己的小嘴。

    这时他的小脑袋上方放了一只手,再是轻轻揉着她的小脑袋。

    萧哥儿抬起小脑袋,便是看到沈清辞对他笑着的脸。

    只是突然间,他看到娘亲的眼睛里面竟是滚下了一颗一颗的泪珠子。

    “莫哭,”烙衡虑安慰着沈清辞,“墨飞都是说过了,他不会有事,这世间有些孩子,本就是发声慢的。”

    沈清辞小心的抱过了长子,自小我们顾着的便是逸哥儿,到是对于他们兄弟两人管的少了一些,也是我的错。

    她轻轻抚着长子的小脸,一直都是没有发现他的异样,时至今日,才是知道他竟是不说话的。

    沈清辞很难过,也是很心疼,她就怕长子真的不会说话,那要如何是好,现在他们都是快要一岁了,其它的几个孩子,都是可以叫爹娘,可以说话了,可以表达他们的那些小小的意思。

    就只有他。

    她好像没有生好他们,所以才是让逸哥儿如此虚弱,也是让萧哥儿,有可能说不了话。

    这时一只小手放在她的脸上。

    萧哥儿张了张小嘴,可还是没有话说出,就当他看到娘再是要哭之时,将自己的小脸蛋也是贴在了娘的脸上。

    “娘……”

    软软的童音,比这天下任何的声音都是好听。

    沈清辞愣了一下,而后与烙衡虑相视了一眼。

    这声娘是萧哥儿说出来的话,他无事,他是可以说话的,对不对?

    烙衡虑忙是将萧哥儿抱到自己的怀中,也是让他站好。

    “萧哥儿,叫声爹爹,可好?”

    萧哥儿抿紧自己的小嘴唇。

    “爹……”他小声的也是喊了一句爹,吐字到算是清楚。

    烙衡虑将他抱的更近了一些,而他看着逸哥儿如同宝石一般的眼睛,这孩子的眼睛十分的透明干净,当然这小眼神里,好似也有些无力闪过。

    身为朔王府的小世子,怎么可能不会说话,长兄为父,他若同弟弟妹妹们同样的扎呼,那么还怎么当这个长兄,虽然说,他现在还不知道这些,可是已然有了一些长兄的风范了。

    沈清辞将儿子抱了过来,再是用力的亲了一下他的小脸,实在是吓死她了,而现在她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心头上压着的那一块大石,也是跟着一并的放下了。

    她最怕的不是别的,而是她的几个孩子,只要她的孩子,可以平安长大,无病无痛,无灾无难,那么这世上所有的事情,对她而言,都不是什么大事。

    外面的帘子被打开,萧哥儿的乳娘走了进来,手中端着一碗肉粥,可是她这一揭帘子之后,突是一阵冷风而过,也是让萧哥儿打了一下喷嚏。

    沈清辞连忙转过身,也是用自己的背替长子挡住外面的风,萧哥儿就这样看着娘,一双小手也是紧紧抓着娘的衣服,将自己的小脸都是埋到娘的怀中了。

    他们四个,每一个都是他们娘的心肝宝贝,每一个都是他们娘的命。

    “给我吧,”烙衡虑从乳娘手中端过了碗,让乳娘站在一边不动,因为乳娘身上也有着一种寒气,从外面而来。

    此时还未入冬,却已是如此冷了,可想而之,这一个日若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比以往都是要冷才对。

    沈清辞将萧哥儿放好,让他坐着。

    烙衡虑也是将肉粥,一勺一勺的喂到他的小嘴里面。

    “其它几个吃了没有?”

    沈清辞问着乳娘。

    “夫人,都是吃过了。”

    乳娘忙是回答着,“这些孩子啊,若是在一起,可都是抢着吃的,便是连三公子也都吃了一小碗的肉粥呢,还多吃了一个鸡蛋。”

    沈清辞回过头,见大儿子自己吃的好了,疼爱的摸了摸他的小脑袋,而后去看看另外的几个去。

    而当是她出来之时,外面的那些风,都是吹在她身上,也是令她打了一下冷战,似是连呼吸也都是开始冷了一般。

    果真的,天冷了。

    而且还会一个极冷的天气。

    她紧了紧自己身上的衣服,这才是向前走去。

    外面的寒冷凛冽,也是让往来的行人,都是感觉凄冷不已,个个都是缩紧自己的脖子,抱着胳膊而跑,京城中的人,这一日大多已是穿上了冬日的厚衣,也是抵御着这突然而来的寒意。

    香觉寺本就建在高山深处,常年也都是比之山下要冷的很多,所以每到了酷暑十分,便有不少的达官贵人会到此地避暑。

    可是有利,也必会有弊。

    香觉寺地势之高,平日不易出行,所以这山中到了冬日之时,便会寒冷无比,这时连香客都是少了不少。

    也就因为这山下山上的温度实在相差的过于多,对于香觉寺的众僧人而言,每一年的冬日,皆都是他们苦修的开始。

    “师傅,师傅……”

    一个小沙弥边跑边喊着,哪怕是在如此的寒风当中,也都跑出了一身汗出来。

    “何事如此慌张?”

    净空法师睁开了双眼,也是盘膝坐在蒲团之上,端的是一幅慈眉善目,也是有鹤发童颜,再是加之本就是长相不俗,现在到也都是成了一名美法师,怎么这脸越长越是嫩了起来。

    “师傅……”小沙弥跑了过来,然后又是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向着净空法师恭敬的行了一个佛礼。

    “师傅,下山有人给咱们送了东西,您快出去看下吧。”

    净空法师拨了一下手中的佛珠,这才是站了起来,跟着小沙弥走了出来,而在寺外,已是站了不少的人,清一色的也都是朔王府护卫的打扮。

看过《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 一号配资 3d开机号 青海11选5 捷希源配资 7星彩 黑马股票推荐分析 信捷策略 配股神配资 场外配资 创达盈配资 股票推荐排名2016 巧牛配资 K线猎手 股票融资平台·杨方配资开户 qq分分彩 股票指数期货的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