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凡 > 第九百三十八章 残阳能否再东升
    沈家事件依旧在持续发酵。http://www.fdtzyl.cn/42/42704/

    虽然目前的舆论已经更偏向于中立,但是调查依旧在持续。

    尸检结果在网上公布出来了,四个名死者皆是死于洋地黄中毒导致的心衰,在短时间内迅速暴毙,而在他们现场采样的排泄药里,也查到了超标的洋地黄成分。

    这个结果直接将圣德医院所有相关人员判了死刑。

    事件也被完全定性成为重大恶劣医疗事故。

    以刘生为首的圣德医院相关人员,全部都从调查大楼移送到了私法部门,开始走法律程序完善证据链,最终将迎接法律的审判。

    并在报告公布的当天,圣德医院医药采购部和沈氏集团医药部药监部门的经理也全部都被带走,直接接受调查。

    秦凡是亲眼看着那几辆闪着灯光的景车将药品检验科的经理带走的,他也留意到,在经理上车的时候,那些围观在附近的集团员工和高管脸上,露出了一种难以表达的神情。

    当天,欧洲小镇内仅剩不到一千名的员工和高管,几乎在同一时间向上递交了辞职信。

    “对不起秦少,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是我们也不愿意看到的。”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我们也都有老婆孩子要养,如果真的受到这件事情的波及,恐怕以后想找工作养家糊口,都很难。”

    “我们不会忘了沈家这么多年对我们的照顾,什么工资补偿之类的我们也都不要了,资料和文件我们也都整理好放在保险箱里,绝对不会泄露任何一丝一毫。”

    “秦少保重。”

    一众集团高管齐齐出现在总裁办公室,手里拿着辞职信和保险箱钥匙,跟秦凡做最后的告别。

    秦凡目光平静地看着他们,除了影视部和地产部的经理,以及被带走的几个经理高层之外,沈氏集团的高层,几乎都已经到齐了。

    “如果沈家就此垮台,那么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你们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可是你们的身后还有老婆家人父母要养,现在走,我支持你们的决定。”

    秦凡情绪十分平静地看着他们,然后用手指点了点面前的桌面前说道:“放下吧,你们可以走了。”

    这些高管,都在沈氏集团待了不短的时间。

    甚至有人,是跟着沈氏集团一起成长起来的,经历了诸多风雨波折。

    但是,这次沈家面临的敌人太强大了。

    他们甚至到现在都没有见到对方出手,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便已经一败涂地,连反抗的余力都没有。

    他们对沈氏集团有感情的。

    可是正如秦凡所说,他们有老婆孩子还有年迈的父母要养,无法做到凭一时之气,将整个家庭,都陷入到绝境。

    “我们走了,秦少再见。”

    众高管没有多言,纷纷将手里的辞职信和钥匙放在了秦凡面前,然后转身离开。

    直到最后一人离开办公室将办公室门给带上,秦凡的目光投向了对面墙上的一幅字画:

    “满怀壮志向前冲,怎奈误入绝境中,心恢意冷消磨志,残阳能否再东升……”

    这是沈建平被带走之前,亲笔写下的一幅字。

    秦凡能感受到父亲当时心中怀着怎样的一种激愤和不甘,才写下了这样一幅狂草!

    霸道而苍劲,却力道不足,显然已经失去了信心和底气。

    说法如人,见字知人。

    “残阳能够再东升……”

    秦凡呢喃中,办公室的门再一次被叩响。

    还有人没有离职?

    秦凡轻轻吸了口气,“进。”

    办公室门被推开,一道熟悉,并且很久不见的身影,出现在了视线中。

    沈良新?

    看到这个人,秦凡楞了一下。

    沈良新,集团总部地产部总经理,也是在秦凡刚踏出校门时,集团内对他帮助最大的一位。

    “你也是来辞职的?”秦凡好奇问道。

    沈良新楞了一下,随即直摆手:“我跟他们不一样,我这些年钱也赚够了,够老婆孩子一辈子花,不用担心集团倒闭了没饭吃这个问题。”

    看着秦凡疑惑的眼神,沈良新呵呵笑道:“我特么房多啊,集团哪个地产项目里没有我的房子,现在房价涨这么高,我这么多房子随便卖一套也够吃多少年了,放心,不来找你要钱,也不辞职。”

    沈良新说着走到秦凡办公桌前,但随即面色郑重道:“集团员工和高层集体辞职的事情我听说了,现在不考虑这些,各大部门负责人突然离职,缺少的可不仅仅是一个办公室的主人,在他的下面,在全世界各地,都有该部门的大量业务,不可能没有人去做,现在才是沈氏集团到现在最为紧要的关头,能扛过去,就还有一息尚存,未来有底翻身,可抗不过去,那就是沈家真正的末日,怕是以后再怎么努力,也无力回天了啊。”

    沈良新的话听起来格外刺耳。

    特别是在刚刚拿到这么多集团高层的辞职信,更如同雪上加霜,在紧要关头,给秦凡来上一记重锤!

    “文旅,体育,金融,酒店……这些几乎都是服务类行业,要的就是人。”秦凡深吸了口气道。

    他刚才确实没有考虑到这一点,所有这些行业的总部负责人全都跑了个干净,下面的人知道后,还怎么有心思工作,一定会造成大范围的恐慌,集团下属各行业瘫痪,谣言满天飞,这才是最为致命的。

    “是啊,今年上半年我们集团医药部盈利650亿,医院收入700多亿,这虽然看起来很大,但是文旅,体育,影视,地产,尤其是文化和金融,占据的收入比例可不比医药部少太多,这几年行情不一样了,好多行业正处在蒸蒸日上的关键时期,一旦倒下去,再想在竞争激烈的废墟中重新站起来,怕事没那么容易啊。”沈良新感慨。

    作为沈氏集团元老级的人物,沈良新对沈家的感情是绝对毋庸置疑的。

    对集团内部极为了解,也能在关键时刻,提出独到见解。

    “有些损失已经无法避免,现在这种情况,你难道有应对离职潮的办法吗?”秦凡皱眉道,大道理谁都懂,可真正实施起来,又何其之难。

    “除非能找到相应的集团重组。”沈良新似乎是有备而来,直接回答出这个问题。

    “重组?”秦凡眉头皱的更紧了,“重组其他集团,让相关部门进行整合,让对方集团相对应的部门主管进来,来管理我们集团部门,是这个意思?”

    “正是。”沈良新说道。

    “有难度吗?”秦凡问道。

    “有。”

    “难度在哪?”

    “与咱们集团相匹配的公司,并且能在担任我们集团相关部门经理,待沈家度过此次危机后,可以全身而退,而不对我们集团造成任何损害……”沈良新低声道,他自己都觉得这些条件十分苛刻,但也正是反应了此时沈家所面临的绝境,否则无论如何,也不会考虑到让其他企业融进沈家,然后暗中接管沈家,让沈家各部门保持基本运作这个极端的办法。

    秦凡陷入了很长时间的沉思,沈良新也自知事关重大,而没有出声打扰。

    “医药部被查封,在事件得到理想解决之前,是无法正常恢复运行的……”

    良久,秦凡才终于开口。

    “影视部,公关部,还有地产部目前并没有受到太大波折,依然在稳定运转,这三个部门,可以排除在外。”

    “金融部早在十天之前就宣布关门,也可以不做考虑。”

    “剩下就是文化,旅游,体育,酒店四大部门,需要有人来坐镇,最起码,要维持四个部门的基本运转。”

    秦凡看着沈良新,问道:“你有合适的人选吗?”

    沈良新摇头,“没有,我在地产部工作多年,认识的几乎都是搞房地产的集团和老板,搞这些的,还真不认识……”

    他今天是帮秦凡提出关键问题的,以及该如何解决,但是谁来解决这件事,他还真没有想好。

    “但关键是得找能绝对信得过的人,我觉得能力一般就可以,只要他熟悉业务,不让下面出乱,哪怕是赔钱呢,也比部门直接停摆要好很多。”沈良新补充道,这也是他今天来这里的主要目的。

    秦凡默然。

    他心中倒是第一时间出现了两个能承担这个重任的公司名称。

    但是眼下整个关节,出问题也就是他沈氏一家,如果把他们也给牵连进来,沈家能度过这个难关也就作罢,日后定当十倍百倍地给与报答,可是如果过不去,那么湮灭的将不仅仅是沈家,任何敢在这个期间跟沈家站队的人和势力,都不会有好下场。

    “我来吧。”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经打开,一直镇守在财务部的陈思璇就站在门口,看着屋内的二人说道。

看过《秦凡》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