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难不过说爱你 > 第434章 伤口感染
    “他对你说我们背叛了他?”

    席湛的嗓音里含着温怒。http://www.fdtzyl.cn/65/65393/

    “他说他几个兄弟瓜分了他的财富。”

    席湛没有替我解惑,他话锋一转问:“他连这些事都给你说,你们之间很熟悉了?”

    见席湛的神色不对劲我赶紧摇摇脑袋否认,“我们不熟,他白天在茶馆随意提了几句,当时我去找季暖想逛街,正巧遇见他。”

    席湛神色缓和,“我从未背叛过谁。”

    席湛说的我都信,但我没有再问他当年的事,因为我怕有些事牵起他的不愉快。

    我抬头亲了亲他的脸颊,“我信你。”

    席湛嗯了一声没再说话。

    虽然席湛面对其他人仍旧是冷冰冰的态度,沉默是金,但他和我还是很健谈的。

    或许是现在身份不同了吧。

    他在纵容我。

    学着与我聊天沟通。

    他曾经还说我是个话痨。

    席湛好像总是在迁就我。

    在将我带入他的世界。

    包括他曾经认识的人和事。

    而我因为这种迁就总是在试探他。

    问很多很多不该问的问题。

    但我也想与他一起分担。

    “允儿,无论他人说什么,你都要有自己的判断,但有一点你要相信,我从未骗你。”

    我从始至终都有自己的判断。

    也没有说墨元涟说什么我就信什么。

    我只是在寻找答案而已。

    而且我并不关心这个答案是什么。

    只要席湛和两个孩子平安、健健康康我都不在乎,所以墨元涟无论对我说什么灌输什么我都是不信的,我从始至终只信席湛。

    席湛是我的天,我永远相信的天。

    “嗯,我听二哥的。”

    席湛搂着我,“嗯,晚安。”

    现在很晚了,我的确困了,没有精力再聊天之类的,窝在他怀里很快便睡着了。

    清晨醒来时席湛还未醒,我有些奇怪,毕竟平常他都是比我先起的,我喊了声二哥,他没有理我,我这才发现他面颊红润。

    我抬手摸他的额头发现滚烫。

    席湛竟然发高烧了!

    我赶紧下楼喊时骋帮我送席湛去医院,在搬动的过程中发现席湛的伤口正发炎。

    我皱眉,“怎么会?”

    席湛的伤口明显是有问题的。

    他前天离开梧城遇到过什么事吗?

    送席湛到医院后他一直昏迷不醒。

    医生说他的伤口感染了,但没有生命危险。

    只要没有生命危险我就放心了。

    但心底却为他感到心疼。

    我心疼这样的席湛。

    总是受伤然后将苦痛留给自己。

    席湛还在昏迷中的时候商微坐着个轮椅让护士推到了席湛的病房,他看见昏睡不醒的席湛,叹了叹道:“现在消失的消失,伤的伤,昏迷的昏迷,倒让云翳心里给爽了!”

    我坐在席湛的身侧盯着他苍白的脸对商微说道:“你这个车祸是云翳干的,很明显他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毕竟你临近晚上撞了他,他只不过是为自己报仇而已。”

    商微难以置信,“你帮他说话?”

    “我只是实事求是。”

    倘若是我被欺负我也会这样报复的!

    “切,你都不知道他曾经多恶毒!”

    我附和道:“我的确不清楚。”

    我想了想起身离开病房。

    商微在身后喊我,“去哪儿?”

    “有点事,你帮我照顾点席湛。”

    “我是个伤人我怎么照顾?”

    我没有理他直接出了病房,我取出手机给谈温打了电话问:“你私下和席湛联系?”

    我才不信昨天谈温是查不到墨元涟才找的席湛,肯定是他们平常私下经常联系。

    谈温没想到我打电话直接问这个问题,他迟疑了几秒钟认错道:“抱歉家主。”

    “谈温,我想过让你做席家的负责人,代替席魏的那种,但你却分不清谁是你老板。”

    谈温被我怼的说不出来话。

    我警告完之后缓和语气道:“我并非是责怪你什么,席湛平时需要你做什么或者吩咐什么席家自然鼎力相助,但我吩咐给你的事你别透露给他,这次我要给你一个任务。”

    我要派大量的人力保护席湛。

    这事绝不能让席湛知道。

    不然他觉得我在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谈温恭敬道:“家主请说。”

    “派出席家最精英的保镖随时护着席湛和两个孩子,还有云翳…替我暗地里盯着他。”

    谈温跟过席湛肯定知道云翳。

    季暖有蓝公子所以我不用操心。

    “嗯,家主知道云翳?”

    “别多问,替我护着席湛。”

    我绝不能让墨元涟毁掉我的男人。

    而且我还必须见他一面。

    因为那个梦……

    我小时候养过的那条狗。

    “是,家主。”

    “你再帮我找个催眠师。”

    那天晚上在车上我绝不是自己睡着的,我需要找个厉害的催眠师帮我分析情况。

    “是,我马上安排。”

    吩咐完这些后我回到病房,商微当时在打电话,语气特别不耐烦,“你什么意思?”

    我听不见对面说什么,但他突然狠狠丢下一句,“放心,本小爷不稀罕你们商家,你们要是再在我面前提这些信不信我杀了他?”

    商微直接砸碎了手机,我平静的目光望着那个可怜的手机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我爸让我把商家股份转让给他,他未来要留给商家那小孩,他说这是母亲的意思。”

    商家那小孩应该是商微的弟弟。

    我问他,“你怎么得到商家股份的?”

    “母亲在世时为我争取的,她说这是属于我的权利,但母亲去世后他们开始打这个股份的主意,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逼我转让!”

    商微现在口中的母亲指的是我的母亲。

    其实他商家那个母亲很坏,至少我见过的是那样,但商微一如既往的喊着她母亲。

    可见商微的心底很在意她!

    奢望他亲生母亲给他温暖。

    可是没有!

    他们商家一而再再而三的咄咄逼人。

    “你没必要退让,而且你……”

    我想说他没有必要再给他们好脸色,但我不是商微,我毕竟不能替他做什么决定。

    万一他是心甘情愿的呢?

    我打住,这时有人喊我,“允儿。”

    我惊喜的过去喊着,“二哥醒了?”

    “嗯,发生了什么事?”

看过《最难不过说爱你》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