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乐歌 > 第五百五十七章 愿共天下
    当那黄绸彻底滑落,那方代表着无上皇权的传国玉玺,便呈现在初始帝的眼前。http://www.fdtzyl.cn/20/20419/

    初始帝瞪大眼睛,大气不喘的盯着那玉玺,只见其六面四寸,用蓝田白玉雕琢而成,上纽交五龙,以大篆雕刻‘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大字。其中一角有缺,以黄金补之。整个玉玺泛着幽幽的光泽,一看就经过悠长的岁月洗礼,被无数人把玩鉴赏过……

    “这,这难道是……”初始帝指着那方玉玺,难以置信的看向裴邱,喃喃问道:“传国玉玺?”

    “不错,正是太平道得自柏柳庄的传国玉玺!”裴邱点点头,沉声表功道:“我裴阀费劲千辛万苦,终于替陛下夺回了此镇国之宝!”

    “这……”初始帝双手捧起那枚沉甸甸的玉玺,一边仔细打量着上头的虫鸟篆字,一边不可思议的问道:“不是说,此物当初在洛河边,被孙元朗亲手震碎了吗?”

    “呵呵,陛下有所不知,那孙元朗狡诈无比,当日他只身入我洛都,岂会考虑不到有身陷重围之险?自然不会将真正的玉玺带在身边。”裴邱笑着解释道:“那日被他毁掉的,不过是太平道伪造的赝品罢了。”

    “那这一枚,能保证是正品吗?”初始帝逐寸逐寸的审视着那玉玺,见其与大内典籍的记载没有丝毫出入,却仍不放心的问道:“孙元朗既然能伪造一枚,那就能伪造第二枚。”

    “本阀岂会将赝品呈给陛下?我们已经专门找了前朝的尚宝监宦官验过,确定是真正的传国玉玺,才会献给陛下的!”见初始帝婆婆妈妈、疑神疑鬼,裴邱心中颇为不悦,语气不由硬了两分道:“我裴阀愿为此玉玺担保,如果有假,任凭陛下处置……”

    “唉,老郡王这话就过了。”初始帝猛然惊醒,比起裴阀的态度来,这玉玺又算得了什么呢?它不过就是一块玉罢了!哪能比得上裴阀的千军万马实在?想到这,他马上将玉玺搁下,起身走到御阶下,双手扶起裴邱,未曾开口先哽咽道:“真是吹尽黄沙始见金,老郡王对寡人的忠心,比这块玉玺可要贵重千百倍呐!”

    “陛下……”裴邱也是眼圈一红,抹泪表白道:“老臣这些年,一直迫于那人的淫威,不敢和陛下走得太近,也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陛下却依然不计前嫌,待我恩深义重,封臣为大玄第一个异姓,老臣就是块石头,也被陛下焐热了。”

    说着他竟嚎啕大哭起来道:“我眼看就要入土的人了,要是再不幡然悔悟,为陛下做点事情,将来九泉之下,哪有脸去见高祖皇帝啊?”

    初始帝闻言也悲恸不已,君臣抱头痛哭一场,这才擦干眼泪,重新落座。

    初始帝看看桌上的玉玺,轻声问裴邱道:“老王爷,如果让那人知道你将此物献给寡人,怕是对贵阀大大的不利吧?”

    “传国玉玺只能属于陛下,其余人等谁敢觊觎神器,就是谋逆!”裴邱却毫不犹豫的斩钉截铁道:“当年夏侯阀在柏柳庄的所作所为,已经是大逆不道了!他们若因此事对我裴阀出手,我裴阀绝不退让!只要陛下一声令下,我二十万将士甘洒热血,誓为大玄除此国贼!”

    “哎呀……”听裴邱一口一个‘国贼’,初始帝那叫一个心花怒放,他狠狠掐了自己大腿一把,立时疼得‘哎呦’一声,却龙颜大悦道:“寡人果然不是在做梦,老王爷,寡人,我,晚辈,真是不知该如何说好了,我的心情,实在是,太,太激动了……”

    初始帝激动的语无伦次,裴邱看在眼里,笑在心里,面上却十分冷静的向皇帝剖析自己的心境道:“如今朝局毋庸讳言,太师谋逆就在旦夕。老臣与继任裴都并阀中诸位皆忧心忡忡,都认为若此国贼侥幸成功,则大玄不保,各阀亦不保,尤其是我裴阀统帅大军,必不容于此贼,与其届时孤立无援,以寡敌众。不如早日奋起,团结各阀于陛下麾下,与国贼杀个你死我活,如此,纵败亦忠骨留香!”

    初始帝闻言频频点头,赞不绝口道:“好,好,老王爷说的太好了!有老王爷和裴元帅这样的忠臣良将,就说明我大玄气数不绝,寡人还有什么好担心的?!”说着他激动的一拍案道:“寡人这就可以明确告诉老王爷,吾乃天授君主,岂会惧怕区区乱臣贼子?现在有了贵阀的支持,寡人如虎添翼,剪灭叛逆就在一念之间!”

    “陛下有此雄心,真是大玄之幸,百姓之福,也是各阀的福气啊!”裴邱仿佛也被初始帝的豪气感染,马上拍着胸脯道:“请陛下但在禁中安坐,且看裴阀为陛下诛杀夏侯霸,血洗夏侯阀!”

    “这……”初始帝心里咯噔一声,他倒不是不相信裴邱说这话的决心,他只是想起十一年前,夏侯霸似乎也对自己说过类似的话。

    ‘殿下但在府中等候,且看夏侯阀为你夺回皇位……’

    那次的结果不用再说,难道这次又要重复一遍吗?

    想到这,初始帝满脸感激的拍了拍裴邱的手背道:“老王爷有这份心就足够了,但毋庸讳言,贼人势大,远强于贵阀,如果我们不谋定而后动,想出个周全的法子来,贸然行动的话,怕是会以卵击石的。”

    说着他爱惜的看着裴邱道:“贵阀是寡人的主心骨、顶梁柱,若是白白牺牲掉,寡人就彻底不是贼人的对手了。”

    “还是陛下考虑的周全,鄙阀都听陛下安排。”裴邱本来就没打算当这个出头鸟。来前裴都早就料到了,有夏侯阀的前车之鉴,初始帝这次必然不会重蹈覆辙,斗倒一个夏侯霸,又起来一个裴都?只会让皇帝的处境变得更糟糕。

    所以,裴都让裴邱尽管大胆表态,这样非但可以彻底打消初始帝的疑虑,而且还不用担心坐蜡。

    “好,很好,非常好。”初始帝心情大好,使劲握住裴邱的手道:“老王爷不用着急,裴阀忠心可鉴,寡人绝不怀疑。你且回去告诉裴元帅,只管等候寡人的吩咐行事。待事成之后,我皇甫家愿与裴家共天下!”

    “啊呀陛下,万万使不得啊……”裴邱满脸惶恐的伏地道:“还请陛下收回此话,鄙阀万万不敢有此妄念。”

看过《长乐歌》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