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夫缠上身 > 第746章 镜面盒
    不仅是我,连流月都不舒服了起来。

    这确实,平时照一张镜子很正常,但当突然间你四面八方头顶上,甚至连你脚踩着的都是镜子,镜子里都照出你的样子时,你就能体会到那种很压抑很急躁很不舒服的感觉了。

    “这里没有氧气,我们就算不心理能承受的住身体也承受不住,童瞳,想办法出去。”流月对我说。

    “我知道,我在找地方。”我踩着镜面走到角落的地方,推了推镜子,这封闭空间很严实,打不开:“流月你退后点,我用冰剑来砍试试看。”

    流月退到我的对角线。

    我在手中凝聚冰剑。

    但是。

    冰剑却并没有出现!

    “怎么回事?”我疑惑的又凝聚了一次,冰剑还是不出现!

    “战气!”我召唤战气。

    但是,战气也没有出现!

    “这……”我看向流月:“我的能力被封了?!”

    “应该是这镜子空间的特殊性,估计任何人在这里面都会失去能力。”流月皱眉。

    “那当时紫馨怎么不直接将冷陌封冰镜子里?”

    流月一边观察四周一边回答我:“大概她还没来得及对付冷陌,就被冷陌打伤了吧。”

    “说起这个……冷陌他们怎么还不来啊?”按照冷陌的速度,早就应该从外面打破冰镜子,把我们拖出去了,但现在都过了一分钟了吧,我和流月在冰镜子里仍然没有什么动静。

    “那个紫馨肯定用了某种方法,把我们这个镜子盒隐藏了起来。”流月说。

    这么一来现在就麻烦了,我能力完全被封,外面又不知道具体是个什么情况,先不说那么多镜面让人焦躁,光是氧气开始逐渐减少我们就撑不了多久,我和流月开始分开寻找破绽的地方,但找了半天,这镜面封的严严实实,哪里有破绽给我们出去?

    “抱歉童瞳,我的蛊虫里面多数都只有治疗用的,没有应对这种状况的。”流月耷拉着脸对我说。

    她沮丧的表情被周围镜子照的过于清楚,她恼了,跺脚低吼了句:“从来没想到有一天,镜子也能有那么讨人厌的。”

    连向来冷静的流月都快受不了了,可见这种多面镜子真的是太挑战人的心理素质。

    我在镜子一角,干脆盘腿坐下,闭上眼睛。

    眼不见心不烦,看不到镜子之后,心绪缓缓平静了下来,我开始仔细的想对策。

    钟染曾经说过,战气是种很特殊的能力,一旦修炼成功之后不会因为你没有内力就消失,不同于内力,不会用尽,也不会被压制,战气就像是你身体一部分,随时召唤,随时都能出现,不可能会失去战气。

    这么说的话,现在的我无法召唤出战气,应该是五官五感被这些镜面所迷惑了,以为自己召不出战气,实际上,战气应该就在我身体中。

    静下心来,摒弃五官五感,不要被外界的东西迷惑影响。

    要摒弃五官五感现在对我来说还是很简单的,毕竟从我刚踏进这个灵异世界开始,就学会了。

    杂念消除,很快,我就感应到了战气的气息。

    钟染爷爷果然没说错,战气根本不可能失去!

    我睁开眼睛。

    “童瞳!你的身体!”流月指着我惊呼。

    我低头去看。

    金白色战气出现在了我身体周围,像是极亲密的伙伴,围绕着我,同我打招呼。

    我微笑起来,看向流月:“现在我们可以离开了。”

    “你就是个大写的奇迹。”流月说我。

    我笑着站起来,战气凝聚在双拳上,有了战气,这些冰做的镜子便会不堪一击了。

    抬手,战气形成利刃。

    只是不等我打破镜子,镜子突然就碎裂开了一个小口,紧接着小口扩大,然后砰的一声,我们头顶的镜子一下子就碎开了。

    我及时拉过流月,用战气护住我和她,不被掉下来的冰渣子砸到。

    冰镜子碎了,弄出一大片迷雾。

    “二货你到底在做什么?磨磨唧唧在里面偷懒是不是?”魑魅的声音在冰雾后面响起。

    我大喜,大声唤他:“魑魅!”

    再紧接着,男人从头顶漏洞一跃而下,稳稳站在了我跟前。

    冰雾散去,最先出现的是魑魅那头耀眼红发,然后就是男人英俊的面庞,似笑非笑的唇角,看着我:“还以为你变多强了,结果什么都没变,还是个需要我们保护的蠢货麻烦精。”

    “我当然需要你们,一直都需要。”我仰着脑袋,看着他笑。

    魑魅眼神一晃,别开视线:“你别这样对我笑,我怕我忍不住。”

    “忍不住什么?”流月问。

    “忍不住想亲她。”魑魅说。

    我低头,轻咳一声,只觉得好尴尬。

    “我带你们上去。”魑魅抓过我的腰,又拽住流月胳膊,下一瞬,我们三人跳出了这镜盒子。

    刚离开镜盒子,就听到外面一声:“灭。”

    封着我和流月的镜盒子,瞬间成为碎末。

    而说‘灭’的人,是宋子清!

    “宋子清!”我看到盘腿坐在雪地中间的宋子清了,扔开魑魅朝他跑了过去。

    魑魅在后面嘀咕:“激动个屁,也不见你对我那么激动的。”

    宋子清脚下是一个正在消散的阵法,他瞪我:“还好意思嬉皮笑脸的,你知不知道刚才你们差点就被扔进宇宙黑洞里面再也找不到了!”

    “宇宙黑洞?”我一愣。

    “废话!那该死的女人是什么玩意儿?她的镜子能把人传送到宇宙空间里面,要是我们来晚一步,你们就完蛋了你知不知道!”宋子清吼我。

    这持灯使者的能力竟然那么恐怖的?!!!

    再看四周,冷陌正单脚踩着那个持灯使者紫馨,紫馨浑身是伤,血淌了一地,估计是为了逼问她我们的下落,冷陌打的,支援的人来了,有药师族的,也有冷陌的士兵,还有大帅叶寒几个我熟悉的人,流月在看到绿衫的药师族族长之后,便朝那边跑了过去。

    魑魅自后面走上来。

    “你们怎么来了?”我问魑魅。

    “探子报告了你们所在的位置,药师族族长直觉你们出事了,我们便赶来了。”魑魅双手插裤兜,回答我回答的云淡风轻。

看过《冥夫缠上身》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