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夫缠上身 > 第628章 预言人冗
    “烧死她!烧死这个巫女!烧死这个不祥的女人!”

    无数幻师都在高声喊着这些话。

    在高台上站着个老人,是之前遇见的族长,指着白袍女人说:“就是这个女人,妖言惑众,说什么冰雪村违反族规祖训会遭到报应,我们只是想要追求我们的自由罢了,不想世世代代都被这见鬼该死的诅咒封印着罢了!有什么错吗?!”

    “没错!我们要自由!让见鬼的预言人滚出我们的世界!”

    高台下的幻师个个情绪激动。

    我和冷陌站在后面,我看到幻师人群中熟悉的身影,有季云,有红巧舞,也有木曦,季云和红巧舞的情绪也同样很激动,只有木曦,望着高台上的女人,没有说话。

    “他们口中的预言师不会就是高台上那女人吧?那女人不会就是冗吧?”我问冷陌。

    “就是她。”冷陌说。

    我有些诧异,再次看去。

    被五花大绑的女人长的很漂亮,被下面那么多人围攻也没多少表情变化,一双黑眸似乎早就预言到了这样的结果。

    “幻师族世代守护预言人,这个冗既然是预言人,幻师族怎么还会对她……”我不解。

    冷陌呵一声:“冗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预言人,预言人的来历非常神秘,至今也没人知道他们的能力是从何而来的,不过预言人对于某些人来说威胁很大,因为他们能预知到那些人的阴谋,所以有些人就要想方设法除了他们。”

    “你是说……冗预言到了幻师族的某些阴谋,所以幻师族族长狗急跳墙,要把冗处死?”

    “具体是怎样的,去问问不就知道了。”冷陌说着,率先朝高台走去。

    冰雪为其让路,将围着的幻师全扫到了地上,见到我们的出现,族长脸色变了:“你……你不是之前那女孩吗?!你偷走我们的白虎贡品,还敢回来!”

    一想到白虎那四只被捆绑到鲜血模糊的爪子我就来火,再加上这族长说,白虎是用来当贡品祭祀的,我对这冰雪村就已经相当恼怒了,就算冗不说,现在的我,也要把冰雪村毁个干净!

    “别以为带了帮手我们就对付不了你!你敢闯进来,我们就让你和这妖女今天一起死!”族长大叫。

    我冷笑:“冰雪村还真是闭塞呢,连我身边的大人物都不知道是谁,哪里来的自信和胆子说这样的话?”

    族长一愣,旋即看向冷陌,冷陌光是站在那里就自成一股强大的狂风暴雨,族长脸上出现了犹豫的神色。

    “你这该死的女人,之前没杀了你,现在一并杀!”是人群中的红巧舞,见到我冲我吼道。

    季云是我手下败将,看到我也是脸色铁青:“今天来的真是时候,上次是我大意放走你,这次绝对不会轻饶你了!还有那个耽搁伪善的女人,今天你们全都得死在这里!”

    “语气真大。”我冷眼看他们:“像你们这种口气狂妄的,到时候会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冷陌就负手立在我身旁,并不言语,目光冷淡,面无表情。

    可光是这样,就已经让周围定力稍微弱点的幻师腿软倒地,站不起来。

    “你到底是谁?”族长无比忌惮冷陌,然而雪山深处,他们是真不知道冷陌是谁。

    “对死人没必要说我的姓名。”冷陌回。

    “你!”族长气噎住:“真是够自大,你是不知道我们幻师族的厉害吧!现在就让你见识见识!”

    说完之后我看到好几个幻师都对我们抬起了手,大概是对我们施加幻术了???

    然而我这里什么变化都没有,我还是和冷陌站在一起,周围幻师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的看着我们。

    “这是幻术?”我一脸问号的问冷陌。

    “幻个屁,这点幻术,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冷陌说。

    族长下巴都要掉地上去了:“你你你你到底什么人?为什么我们的幻术对你没用?”

    冷陌摇摇头,懒得搭理他。

    原来不是这些幻师没发动幻术,而是有冷陌在,冷陌比他们强大的不是一个档次,幻术也就不攻自破了。

    “他们肯定是和这妖女一伙的,先杀了这个妖女!”族长见奈何不了我和冷陌,抢过旁边一个幻师的火把,扔到十字架那儿的柴垛上:“烧死这巫女!”

    好多幻师也跟着大嚷,将火把纷纷扔了进去。

    “冗姐姐!”我听到木曦叫了声。

    “木曦你干什么!”红巧舞责备她:“那是妖女,不是你的什么冗姐姐!不准叫那么亲切!”

    “可是……冗姐姐她是个好人啊,你们是不是误会她了?”木曦哭了起来。

    “误会什么!她是害了我们这族人不能离开冰雪村的诅咒,只有杀了她,我们才能自由!”季云说。

    我叹口气:“无知真是可怕啊。”

    “你说什么!”季云恶狠狠扭向我:“你懂个什么!你这个外族人!你哪里能懂我们被困住束缚了自由的痛苦!你们这些人可以自由活动就站着说话不腰疼!还来插手我们的事,去死吧!”

    大火并没有烧起来,冗也没有受伤。

    之前我就说过,冰天雪地的世界,就是冷陌主宰着的世界,他想让谁活,谁就能活,他想让谁死,谁就必须死。

    预言人冗的束缚解开了,冷陌也带着我到了冗的身旁。

    “没事吧?”我扶住从十字架上下来的女人。

    “我说过,我们还会再见面的,童瞳。”女人说。

    对于预言人的本事我是见识过的,也不惊奇了:“你好,冗,你怎么会被他们抓起来了啊?我走之前你不还庇护这些幻师的吗?”

    “你离开之前我就已经被他们囚禁了,否则,怎么会不来见你?”女人说,靠近了看,才发现她的脸色白到几乎没血色,跟冰一样。

    “你们果然是一伙的!你们果然都该死!”下面的红巧舞大声的说。

    我实在是气不过了,指着他们:“之前我要杀他们,你却庇护他们,是不是没有预言到有这么一天,他们会如此对待你?”

看过《冥夫缠上身》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