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夫缠上身 > 第493章 生日快乐
    在最后一刻,冷陌两个胳膊抓住我和宋天痕,他的冰以龟壳为驻点,圆弧形的借助龟壳的力量带着我们弹飞出去,顺带抓住了龟壳,把绿龟从喝水中捞了起来,冷陌再一用力,冰飞在空中真的没法固定,在冰融化之前,冷陌将我,宋天痕,绿龟,用冰全部甩向了对岸。

    而他,因为只有这一次借力的机会,所以朝河面栽了下去。

    冷陌落进水中就会彻底被腐蚀殆尽死亡,我不敢想象他会死,人在极端恐惧的时候思维反而突然变得清晰了起来。

    “红红!”我在空中大叫。

    红红明白了我的想法,从我身体中冲出去,她半只脚勾住我肩膀,另外双手抓住冷陌脚踝,红红从我身体中脱离出去的那一瞬,我双眼变成红色,抓住红红的脚,翅膀几乎是在半秒时间从后背出现,我拉不住冷陌和红红,将他们朝着对岸甩去。

    这紫水河很神奇,我的翅膀就只停留了这么一会儿,一下子就没了,这次换我面朝河水砸了下去。

    “天光!”我听到宋天痕的一声大叫。

    白光晃花了我的眼睛,我没有掉进河水中,而是出现在了岸边,一个阵法当中。

    我们这一连串动作,总共只用了不到五秒钟时间,可以说这生死,就在这五秒时间之内。

    宋天痕躺在草地上大口大口喘气,我看到他双手手腕的地方都有血痕,想必刚才那个所谓的‘天光’将我拉到对岸的阵法一定是个什么大阵法,否则不会一瞬间宋天痕就变得如此虚弱。

    绿龟变回人形,我忙问他有没有事,绿龟说没事,只是后背擦伤了些,他自身愈合能力很强,又用了些泥丸擦了擦后背,伤口渐渐愈合了。

    冷陌从后面过来,跪坐下来,将我一把箍进他怀里,死死箍紧:“死女人你是蠢货吗?!为什么要救我!你知不知道刚才如果不是宋天痕及时发动了禁忌术,就连我都没法救你!你这个蠢货!要是你死了,老子特么该怎么办!”

    最后那半句‘老子特么该怎么办’,男人的吼声歇斯底里又带着颤意,我紧紧贴在他胸膛上,他颤抖的无法自已,像个筛子一样。

    我心脏也还在笨咚笨咚剧烈的跳着,刚才真的是千钧一发太危险了,我第二次使用了狂暴形态,这紫水河竟然连翅膀都不能飞在上空,如果不是宋天痕……对了宋天痕!

    “宋天痕用了什么禁忌术?”我连忙问冷陌。

    宋天痕不想说,但我坚持要问,冷陌脑袋埋在我头发里,虽然颤抖比刚才好了些,但还在抖:“他用血和减短寿命为代价,发动了天光法阵,这法阵能够将任何一个千里之外的人拉到所在的地方,不管那个人愿不愿意,但这法阵使用一次就要减短至少三十年寿命,所以宋家列为禁忌术。”

    “三十年?!”我惊呼出声,试想一个人的人生,能有几个三十年?怪不得宋天痕如此虚弱!

    “宋天痕你疯了啊!”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他,鼻子一下子就酸了,他才十七岁,他又是个人,正常就算能活一百岁长命,而他却只能活到七十岁了。

    宋天痕从草地上坐起来,少年面庞倔强:“未来是什么样子我不知道,我能活多少岁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现在不救你,你就会死在我眼前,我不要你死在我眼前,就算消耗我五十年寿命,就算现在要我的命我也要救你!”

    “宋天痕你够了!”我害怕了,眼眶汪着泪大叫着打断他:“你是我弟弟!不准你这样为我送命!”

    他却依旧执拗:“我是你弟弟,你也是我姐姐,你能够为了救我一次次送命,谁规定我就不能为你去死?”

    这死孩子根本就说不通,我气的想打他!

    宋天痕又倒回草地上:“绿龟,你那泥丸还有吗?给我吃一颗。”

    绿龟忙过去帮忙查看宋天痕的情况了。

    冷陌还是这样抱着我,一动不动,跟雕塑似的,我也不想挣扎,安静靠在他胸膛中。

    紫水河看上去有惊无险,我们却经历了常人没法经历的生死一线,真的是生死一线,差点死亡让我们格外珍惜此时此刻的平静。

    冷陌的情绪也渐渐平静了下来,却依旧从后面抱着我不放开:“小东西,我有东西送你。”

    “送我?什么东西?”我有些奇怪。

    他一只胳膊收回去,拿了个什么东西出来,我扭头去看,是一颗夜明珠,珠子中散发着淡淡红白相间的光,不是特别大,也不是特别小,他放到我手心,我刚好能握住,拿在手上把玩了一会儿,冷陌对我说:“你说句亮看看。”

    我听着他的,说道:“亮。”

    手中的夜明珠竟缓缓亮了起来,这亮光很柔和,不刺眼,在发亮的同时夜明珠也散发出了温度,手心暖暖的,很是神奇。

    “喜欢么。”他问。

    女孩子向来对这些东西没有免疫力的,我很喜欢,面色雀跃:“喜欢!但是,为什么你现在要送我东西啊?”

    他将我拢的紧了些,嗓音湿湿哑哑的在我耳边说:“笨蛋,今天是农历七月半,你的生日。”

    我的……生日?

    “生日快乐,虽然有些迟。”他笑起来,凑近我,在我发丝间轻轻亲吻了一下。

    生日……快乐……

    我出生的那两年,童坤和李婉因为还没生童画,对我还算不错,那两年都给我过生日,自从两岁之后,也就是童画出生之后,我在家里,就从来没有过过生日了,直到后面我离开家,‘生日’这两个词似乎离我很远很远了,我连自己生日都记得模糊了,却没想到,19岁这的这一天,有个男人会记得我的生日,并且对我说,生日,快乐。

    “你刚才命令了夜明珠,这珠子现在就是你的了,你把珠子扔出去,再叫它,它就能重新回到你手中,就算这珠子被别人抢走了,别人也使用不了它,你依旧能把它叫回来,它的亮光和温度是无限的,只要你活着,它就一直能照亮你,能温暖你。”

看过《冥夫缠上身》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