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夫缠上身 > 第456章 身世之谜
    情况很糟糕……

    “我有心理准备,流月快跟我说吧。”我抓紧流月。

    “你跟我来。”流月说完之后带我走进了隔间,冷陌旋即也跟了上来。

    昏暗的房间里有张床,床上躺着个老人,见到我,艰难的起了些身子:“小姑娘,你可算是来了。”

    “宋凌风爷爷!”上次见面,宋凌风爷爷还是仙风道骨顽童般健康模样,与今日躺在床上脸色灰暗眼袋沉重病歪歪的老人简直是判若两人,我不敢想像宋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宋凌风爷爷,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我跑到床边,抓住宋凌风的手,宋凌风爷爷的手,也干瘦如柴。

    宋凌风拍拍我手心,咳嗽了两声:“我就猜到你们肯定会来的,你的血脉与宋家息息相关,一定能感觉到宋家的危难的,再加上你的情义性格,真的不负众望,你来了,小瞳。”

    “血脉?小瞳?”之前宋凌风爷爷从来不会叫我小瞳的。

    “我接下来跟你说的话,涉及到很隐秘的事情,希望你不要吃惊,保持心态平和。”宋凌风对我说完,又望向冷陌:“既然冷陌侄子也来了, 那我就一并说了吧。”

    我已经隐隐猜到他要说什么,但心情还是紧张了起来。

    宋凌风望向我,然后缓缓的说:“小童,你是我宋家的人,是我儿子的亲骨肉,是我的小孙子,也是宋子清的……亲妹妹。”

    果然。

    一切的一切,关于我对宋家所有的身世谜团,其实通过那么多事实的奠定,真相早就已经浮出水面了,等待着的,只需要一位揭开真相的人。

    宋凌风短短一句话,揭开了我们所有的猜测,证实了我们所有猜测都是正确的。

    为何我对宋家心法如此熟悉,为何我能使用宋家斩尸剑,为何我能心念感应到宋家隐藏着的机密机关,为何我的血能开启只有宋家人才能开启的机关,种种为何,早就指向了唯一的真相了,不是吗?

    现在剩下的就是证实灵隐寺,济公说的话了。

    我也知道,宋凌风爷爷还有后话。

    宋凌风又说:“小清是我们宋家不论筋脉,天赋,还是悟性,都是最强的,他身体里甚至还藏着股清流,能够渡化世间污邪气息,他无意是我宋家这一代最强大的阴阳师,在他7岁生日那年,也就是十九年前,本是盛夏的天却飘起了鹅毛大雪,六月飞雪,要么是有深怨的鬼魂害人,要么就是阴胎临世,而那一天,宋子清的母亲,怀孕七个月,突然早产。”

    十九年前,六月飞雪……

    与当初在灵隐寺,济公说的话一模一样。

    “宋家几个长老不支持生下这个女婴,但我们最后还是不忍心让女婴胎死腹中,女婴出生了,身体中裹着很浓的阴煞之气,宋家世代以斩尸为任务,其实宋家周围的阴气也极重,不少山精鬼怪恨透了宋家,若把这女婴继续藏在宋家,那这女婴一定没法活下去,而当时,感受到宋家有阴胎出世,冥界也派人前来扼杀,毕竟阴胎成长之后很有可能对世界造成危害,宋家人商量之后将女婴身体中的阴煞气息封印了起来,为了让女婴健康活下去,将女婴……送去了灵隐寺。”

    送去了灵隐寺……

    所有的事情现在已经一一对上了。

    “不过我们封在你身体里的封印还是解开了,阴煞气息流转,才为你引来了冥界的人。”

    “为何阴煞气息会引来冥界的人?”我不解。

    宋凌风很奇怪的样子:“难道你不知道吗?所谓阴煞气息,就是指你成为了冥界某位强者的契约者啊。”

    原来是这样!

    阴煞气息等于契约者!

    “我们不想让你成为冥界人的牺牲品,所以才封印起来,送走你,让你远离冥界人的追踪,不过后来还是逃不掉宿命,你是不是被很阴很凶恶的东西附身过?”宋凌风问我。

    “附身?很阴很凶恶的东西?”我想到了厉鬼晓梅,我永远都忘不了那场冥婚,永远忘不了第一次见到如此恐怖的鬼,第一次被鬼附身,那些画面,历历在目,我问道:“厉鬼算么?”

    “那就对了。”宋凌风叹口气:“我们千算万算,哪里会算的到,你会被厉鬼附身呢。命运啊,果然不是人能操纵的。”

    命运……

    “对了!我脖子上的玉佩项链!”我握住项链:“宋凌风爷爷,不瞒您说,我曾经去过灵隐寺找寻身世,灵隐寺的济公和尚说当时我就带着这串项链……”

    “这项链大概是小清贪玩,放到你身上了吧。”宋凌风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注意到他的手微微颤了一下,不过很快这细节就被掠过了。

    宋凌风喝了两口水,旋即说:“把你送到灵隐寺之后,你母亲不放心你,瞒着我到灵隐寺去看过你,后来就拿了项链回来,我们一直以为是不小心丢失的,啊哈哈哈。”

    我眼角抽了抽,这么重要的项链,说丢就丢……

    “还有个疑问。”我问道。

    “说吧小瞳,先把你的疑问解决了,我们再说小清的事。”宋凌风说。

    我一听再说小清的事,哪里还顾的了其他啊,快速的问:“为何血契封印盒必须要我和魑魅的血才能打开?”

    “血契封印盒?”宋凌风想了想,摇头:“我不记得什么时候有给过你一个盒子了。”

    不是宋家给我的?可当时济公说,他有在棉被底下看到封印盒啊!

    “哦对了。”宋凌风忽然又想到了什么:“小清并不知道你是他妹妹这件事,当初我们对他说的事,你发了高烧,不治身亡,他还为你立了墓碑,悲伤了很久很久,那墓碑就在外面大院里。”

    宋子清不知道我是他亲妹妹,我也不知道宋子清竟是我亲哥哥,但命运还是让我们相遇了,并且成为了愿意为彼此赴死的至交。

    这或许,便是命运了吧。

    “宋凌风爷爷,我所有的疑问都解除了,您能告诉我,宋子清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吗?”我静下心神,认真起来。

看过《冥夫缠上身》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