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夫缠上身 > 第300章 满脑子都是你
    “我的尸体在一座叫做朱峰的山上,朱峰山具体在哪儿我也不知道。”宁红欣说。

    朱峰山?

    那大概宁阿姨的尸体是找不回来了,朱峰山已经被夷为了平地,我们离开的时候,正大批警察往那边赶。

    “先不管这事,去挑裙子。”冷陌说。

    我点点头,跟着冷陌去选裙子,实在不知道冥王喜欢什么款式的,想到她那条大红的裙子,我就不知道该选什么了,问冷陌,冷陌让我选我喜欢的,我喜欢的冥王就喜欢?

    虽然很疑惑,但我还是听着冷陌的选了条比较清新的淡蓝色带白衬衣的背带裙。

    “选好了?”他走过来。

    “嗯,可你确定这裙子冥王能穿?冥王的身高至少也有170了吧,不会太短吗?”这裙子好像只适合我穿,说来惭愧,我只有155厘米,而冷陌有190以上,每次他亲我,都要弯好低的腰。

    如果说冥界的人就是比较高,那就能解释寒羽,夜冥等等和冷陌差不多的身高了,但宋子清怎么解释?宋子清也跟冷陌差不多高啊!估计就比冷陌矮一厘米。

    心塞,周围认识的人,全是呼吸上层空气的。

    “谁说这裙子要给冥王穿。”冷陌打断我的神游,推我一下:“去换了,你看看你t恤上,一大滩污渍,太丢我的脸了。”

    “啊?你是买给我的?!”我这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还选了条价格贵的,当时就想着反正是给冥王的,不用节省:“这不好吧,一会儿冥王看到我穿着新裙子,她指不定又要怎么虐我了。”

    “你怕她做什么,你把我当死了不存在么。”他不高兴了,眉目冷下来:“让你换就去换,哪那么多废话!”

    男人的自尊心真是种莫名其妙的东西,我闷闷的拿着裙子去换了,还在隔间里刚把自己身上脏了的体恤脱下来他就在外面敲:“快点,换件衣服,你是在里面睡觉吗?”

    妈蛋我刚进来都没两分钟!

    我不理他,把被泼脏的裤子一并脱了,背对着试衣间的门正准备换新裙子,腰上忽然一紧,一个热热的身体贴了上来,我吓得一跳,冷陌脑袋埋我头发里:“怕个屁。”

    “妈呀你是鬼吗?!你一个大男人走路不带喘气的吗?!我心脏再好也经不起你这样吓人的啊!”我吁一大口气,放松下来,倒进他胸膛里。

    他开始不安分的动手动脚起来,揉我胸还不算,揉着揉着就开始往下,呼吸也重起来,简直精虫上脑,我无语的翻大白眼,抓住他手:“冷陌,你是不是满脑子都是那种事啊!”

    他倾身下来,细细吮着我耳垂,在我耳边声音很低很低的说:“对,满脑子都是你。”

    ……

    一旦从来不说情话的男人说起情话,就完全没有招架之力了,我红着脸低着头身体都软了,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他把我翻了个身抵在试衣间里亲,亲的我站不住,只能堪堪抱着他脖子吊在他伸手,他手下去扯我胖次的时候我整个人意识都是涣散的,神游天外的想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优衣库啪啪啪。

    不过最后冷陌还是没有要我,只是压抑的握着我的手让我用手帮他,反正这个时候我完全没法思考,他让我做什么我就乖乖做什么,他向来持久,我手都酸麻不行了他还是不发泄,我实在累到坚持不住了,罢工了:“冷陌你自己弄去吧!”

    他不依,重重压上来亲我,发狠的亲那种,嘴都要被咬掉一样,抓着我的手在他那里来回的动,没一会儿,他在我耳边很重的喘气,闷哼一声,我感觉到手上一片热热湿湿,此时此刻的心情真是毕了狗了,完全清醒了,推开他胸膛:“冷陌你就是只超级无敌大变态流氓鬼!”

    冷陌心情好了,从我兜里抽出纸来给我擦手,一个手指一个手指细细的擦,唇高高勾着,妈蛋!他纯粹是嘲笑我!

    “你的样子像得不到我临幸的小猫。”他睨着我笑。

    “走开!不干正事的臭流氓鬼!小心回去晚了你心爱的柔儿又生你的气!”

    “你现在像吃醋生气的小刺猬。”他还是笑。

    我使劲推他胸膛,瞪他:“臭冷陌,我算是知道了,在你眼里我是任何动物反正就是不是人是不是!”

    “不。”他忽然沉了眼眉,定定看我:“你是我的女人。”

    ……

    我再次没出息的脸红心跳原谅他了,乖乖由着他牵着从试衣间出来,我那套脏了的裙子他不准要,就扔在了里面。

    外面导购小姐看到我们同时出来,都露出异样眼神,我有些不好意思,缩了下在他手心的手,但他不准,握紧我,从导购小姐身旁走过,卡一扔:“刷卡。”

    顿时各种艳羡的目光纷纷投向我,这是不是就叫高调秀恩爱?女孩子的虚荣心完全被满足的一塌糊涂。

    从店里出去我还心中还在冒粉红色的泡泡,随口问他:“那冥王的裙子怎么办?你不买吗?”

    他不回答我,带着我走进旁边一家门上挂着‘吐血处理低价甩卖’牌子的店内,随便找了条shi黄色的,皱皱巴巴的,样式陈旧老套上面点缀着几朵大花,很土的裙子问老板多少钱,老板说五十,他说太贵,作势不买走人,老板说三十,他使唤我:“拿钱。”

    “为啥?”

    “因为不想让某个女人吃醋,也不想送除了某个女人以外的其他人礼物,这个理由可以么。”他从高处睨着我说。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就算是要掏一百块也必须掏!

    我拿钱买了这件价值三十块的黄裙子,冷陌让老板随便烫了烫,拿了个纸塑料袋,我们就离开了。

    虽然冷陌的做法让人心中大呼痛快,但路上我还是有些担心:“冷陌,就拿这么条破裙子忽悠我冥王,真的可以吗?而且我身上穿着的,明显看上去比这个好多了,她会不会……”

    说话间,已经到饭店外了,冷陌从我手中拿过塑料袋,对我说:“不怕。”

看过《冥夫缠上身》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