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夫缠上身 > 第277章 这一刻还是来了
    “老鬼,你做的够多了。”这般憔悴的老鬼,哪里还是什么上古帝王啊,分明是个为儿子伤碎了心的老人,我被他带的也好难过,顿了顿,我又说:“我还是不习惯叫你颛先生,也不习惯称呼你为祖先,纵然您的身份让我很震骇,但你却还是我的朋友,老鬼,我们要一起离开这里!”

    “童姑娘,你……”老鬼握紧我的手,后面的话没再说,而是转为重重点头:“好,童姑娘要带老鬼我一起离开。”

    “当然!”我微笑,而后望向冷陌:“冷陌大爷,您有什么对策吗?”

    冷陌直接无视我,对老鬼说:“你应该清楚朱峰山的实力分布,目前来看,他们并不知道我潜入了进来,魑魅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回来,利用现在这个时机,从挖出来的山洞离开,先离开这里,再想对付魑魅的策略。”

    老鬼点头,爬起来:“为今之计只有这样了,可老鬼我身上的链条……”

    宋子清从后面上来,拿过链条,在口中念了几句咒语,链条尽数而断。

    “不愧是大阴阳师家族的传人。”老鬼夸赞:“这链条可是能封鬼的禁魂链,极难破坏。”

    “刚好家父以前有叫过我破解之法。”宋子清淡淡的回。

    老鬼不再多说什么,我扶着他站起来,我们一行人前后从监牢里走了出去。

    “对了童姑娘。”老鬼突然停下来。

    “怎么了?”我问他。

    “魑魅留下的黑羽裘袍,你最好带上。”老鬼说。

    我才刚看了一眼貂裘,就感觉到冷陌冰刀一样的眼神,连忙摇头:“不用了吧,这裘袍我真不喜欢!”

    “老鬼我不是那个意思。”老鬼笑起来:“这裘袍某种程度上带着魑魅的能力,关键时刻,或许能派上用场。”

    既然老鬼都这样说,我也只好折回去重新拿起黑羽裘袍,这裘袍看上去又长又厚,但拿在手中,丝毫不觉得重,刚好老鬼身上军大衣被鞭子打的破败不堪,我将裘袍披在老鬼身上。

    老鬼望着这裘袍,有些神思恍然:“那年的冬天,非常寒冷,我犯了风湿病,当时的医药条件并没有现在那么发达,一个风湿病没人会治疗,我躺在床上很痛苦,魑魅进来看了我一眼,折身出了家门,整整一夜他都没回家,我很担心他,第二天带了士兵去找他,在冰雪的山间找到了他,他被埋在了雪堆地下,冻晕了,手里紧紧抱着一只豺狼的尸体,后来我们把他和豺狼一起带了回来,他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豺狼,我想他大概认为那是他的战利品吧,没想到,三天之后,他拿了一件豺狼皮做成的大风衣来给我。”

    顿了顿,老鬼又说:“那是他送给我的唯一一样礼物,他说天冷了,山野豺狼的皮毛最为保暖,父亲有风湿病,就穿着它去打战吧。第二年,他就加入了蚩尤大军,而我穿着他送的风衣,与他站在战场对立的两面,亲手,杀了他。”

    刚认识老鬼那会儿,我曾问过他,为何一直要穿件这样的军大衣,他对我说这件大衣于他而言意义非凡,是他儿子送给他的礼物,是比灵魂还要重要的东西。

    为了大义,老鬼牺牲了自己的两个儿子,那种痛彻心扉的悲伤,我没法身临其境的体会,只知道,光是听他说,就足够心酸了。

    “我一直以为,魑魅虽然为邪,心中却依旧还有尚存的善念,却没想到……”说到这里,老鬼捂住自己的心口:“却没想到,他竟然为了修炼增强能力,而吃了999个无辜孩童,如今,更是不知道他杀了多少人,手染多少鲜血,都是我教子无方,都怪我,都怪我……”

    看着这样痛苦的老鬼,任何人都没办法劝说他,我到了嘴边的安慰,也终究咽了下去。

    魑魅的凶残,光是在大殿里他随手捏死他的女侍从就能看出来了。

    “现在不是念旧的时候。”冷陌在前面冷冷的说:“先想办法离开再慢慢去伤风悲秋吧。”

    宋子清站到冷陌身旁,与他一通面对设置了机关的大石头:“魑魅如果要发动大军攻击人类世界,恐怕冥界也不会坐视不管吧。”

    冷陌不语,抬手放在石头上,另外一只手摘下封印着他能力的手环。

    一旦石头被破,我们的逃跑计划就要暴露了,他再隐身也没什么意义了。

    我们要做的,就是赶在魑魅来之前,离开朱峰山。

    我握紧双拳。

    随着大石头爆炸发出的巨响,冷陌捏断手环,封印解开,他的能力恢复了,样貌也变了回来。

    冰几乎是在瞬间就将整个山洞冰冻了起来,那些还来不及反应的小喽啰全部冻成了冰雕,冷陌本来就憋屈的很不爽了,自然不会对这些精怪慈悲,冻在冰里的几百只精怪瞬间变成了肉沫。

    我脚下滑了一下,长发女鬼和獠牙男从后面托住我,对我微微一笑,我没再多说什么,由他们托着我,我们快速的离开了山洞。

    “通往山脚的洞在这边!”长发女鬼跑前面去带路,刚没跑出去两步,她跟前忽然燃起大火,差点把她烧到,她连忙退了回来。

    火焰燃烧成球,朝我们扑了过来。

    不过在中途就被冷陌的冰全部冻住了。

    冰块在空中破碎成漂亮的碎片,碎片的对面,是魑魅的干部。

    一共五个人,或站或蹲,我们熟悉的就有,恶鬼面具,黑火女,凶鬼,另外还有两个第一次见。

    一个是个年轻男人,戴着一副很大的黑框眼镜,满头白色长发,目光停在冷陌身上就不曾离开。

    另外一个是个小孩子,光头,蹲着,手指上停留着一只漂亮的蝴蝶,他专注于逗弄蝴蝶,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一样。

    从冷陌解开封印那一刻起我们就做好了准备。

    看样子,我们逃离的计划不能如愿了。

    大战已经在所难免。

    这一刻,终于还是来了。

看过《冥夫缠上身》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