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夫缠上身 > 第240章 猫怪
    冷陌和夜冥嫌弃车里人多,空气不好,去坐车顶吹风了。

    一个身材纤瘦看上去有些娘炮的男人在我身旁坐下,售票员来售票,我还在牛仔裤兜里找零钱,旁边这男人对售票员说:“买两份,连带她的。”

    我很不好意思,忙说:“不用了不用了,我马上就找到零钱了。”

    男人并没有看我,还是替我付了车票。

    一张车票也是35块的,又不是一两块的事,我还是对男人说:“先生,我把钱给你吧,怪不好意思的,谢谢您刚才的好意。”

    男人顿了顿,旋即缓缓扭头看向我。

    他的眼睛是蓝色的,很漂亮,像外国人,但似乎看着我的眼神,多了些其他含义:“不用,举手之劳,那么可爱的女孩,我要再要你的钱,就过意不去了。”

    见他坚持,我便没再多说什么,礼貌的再次道谢后,就看向了窗外。

    透过窗玻璃,我看到这男人一直在看我,他为什么一直在看我?难不成遇到了变态?

    右手手心刺痛了一下,我偷偷抬张开手掌,刻在我手心的火焰图案出现了,不知火从我手心里伸了一只胖胖的手出来揪了一下我手上的肉,我疼的啊了一声。

    “怎么了?”男人立马便开口问道。

    “哦,没事。”被这样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男人关心,还是那么关心,这感觉就很怪异了,我不禁提了些心上来。

    前面是隧道,大巴车驶了进去,视线顿时暗了下来,不知火在这时又扯了我手一下,我正纳闷不知火是怎么了,旁边的男人却忽然扑向了我,用他的身体把我压在了车窗玻璃上。

    “唔!”我的尖叫被他的手捂住了。

    “要叫的话,全车人就要同你陪葬了。”他声音很低的在我耳边说:“大巴车上我装了炸弹,如果你不相信,可以试试看看。”

    恐怖分子?

    我额头一大滴汗,冲他点点头,表示我知道了,我不会叫,他才松开了捂着我嘴的手,但人却没从我身上离开,而是一手勾我的肩,一手挑着我下巴:“长得倒是挺可爱一小姑娘,也识时务,我这个人呢,只要是长得还可以的女人,都来者不拒的,如何,想跟我吗?”

    “呵呵,谢谢,不用了。”我皮笑肉不笑的扯了下嘴,躲开他的手,他干脆捏住了我下巴让我看他,他距离我很近,都快要亲上来了,那双蓝色的眼睛紧紧注视着我,好像有什么魔法,我竟有些身不由己,意识飘忽,他的样子似乎变成了冷陌的样子,冷陌要吻我,冷陌……

    手心再次传来刺痛,是不知火在掐我,我猛地清醒了过来,这男人的唇已经贴在我脸边了,我连忙用力推了他一下,低声吼他:“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到底要干什么!”

    他略有些诧异:“哦?这世界上没有几个女人能躲过我的魅惑术,是我低估你了。”

    魅惑术?所以刚才我感觉他变成冷陌的样子是这个男人用了法术?

    如果不是不知火扯我,我估计真的要被亲了!

    “这小脸,这小耳朵,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蓝眼男人手指抚摸着我的脸,又摸我耳朵,在我耳垂上辗转捏着,太恶心了,受不了,我想躲开他,他却更紧的压在我身上,手指顺着我的脸开始向下,脖子,锁骨,然后……

    “打住!”我一把拍开他到了我胸上的手:“既然你是有什么魅惑术,就必然不是人了,你不是人,你来找我,想要做什么?”

    他鼻子埋在我脖颈的地方,变态的深吸一口气,才说:“既然提到正事,我得先介绍自己名字不是?我叫小花,妹子们都叫我猫爷,你也可以叫我,小猫咪,我都爱听。”

    小花?小猫咪?

    这男人不仅娘炮,连名字都是娘们。

    不过他提到的猫……

    “如你所想。”他在我耳边,暧昧的吐着气息:“我是猫怪。”

    猫怪?!

    这不是酆都董事长录音机里,夜冥所说的猫怪吗?!

    “那酆都的案件……”我再次躲开他,问道。

    他真的很无耻,我躲开一次,他凑上来一次,咬着我耳垂:“猫怪身上一滴血,就能制造出对于你们人类而言的病毒,我就是滴了几滴血给男人,至于他要用来干什么,我就不知道了,生意嘛,他出钱,我出东西,不奇怪吧?”

    病毒来源果然是从这只猫怪身上传播的!

    难道真的仅仅如他所说,只是一笔生意,他没什么想法么?

    “那你来找我做什么?”我捂住自己的耳朵不让他亲,一会儿一定要去洗耳朵!

    “听说封印珠在你身上。”他懒洋洋的说。

    封印珠!

    “你是跟火焰女一伙的?!”

    “火焰女?”他微微沉思:“你是说黑火女么?呵,就她,一身恶臭鱼腥味,我们猫怪最恶心的就是鱼,谁会愿意与她为伍,领袖只是下了任务让我们来拿封印珠,可没让我们结伴。”

    领袖……

    这么说,这猫怪也是朱峰山的人了,只是没有与黑火女一同结伴而已。

    “好了,说了这么多,你可以把封印珠给我了吗?”猫怪望着我:“别忘了,你的行为,可是直接决定了这一车人的性命哦,我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

    说着,他让开了我,坐回了他的座位。

    我看到自己肩头,落了几丝黑色的,类似猫的毛发。

    怎么办?

    不知火又在扯我手心了,我想它肯定是说它能帮我,但我不能把它放出来。

    大巴车上还有说说笑笑男女老少一大车人,如果不知火出现,危机也许会被解除,但一车人也完蛋了。

    我虽然抱着符纸的背包,但不可能在猫怪的注视下把符纸拿出来,冷陌和夜冥又在把车顶,他们能否感觉到我的危机……不,他们肯定能感觉到!因为夜冥的嗅觉,一定能闻到异样的!

    就在这时,大巴车忽然猛地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

看过《冥夫缠上身》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