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夫缠上身 > 第105章 我不是活人
    原来这样用一根线真的能钓起鱼来的!

    我激动的挥舞起小竹棍,胖乎乎的小蓝鱼从水中脱离出来,掉到了地上,在地上来回摆动着身子挣扎。

    “冷陌,夜冥,快看,我钓起来了!”我欢喜无比的指着自己的成果:“哈哈哈以后就叫我钓鱼达人好了!你俩都弱爆了!”

    冷陌和夜冥的脸色却变得……很凝重。

    就连老鬼也是,在旁边张大了嘴巴。

    我愣住了,我只是钓起了条鱼,怎么一时之间气氛就变得那么诡异了,有些吓到:“是不是我比你们先钓起来,破坏了规矩?还是说这冥界的鱼……不能被人钓起来?”

    “童姑娘。”老鬼叫我一声,看我的眼神带了些惊惧:“你可知道,这些鱼是生活在奈河里面的鱼,面对的全是鬼魂和鬼差,这些鱼最讨厌闻到的就是活人的味道,所以就算这些鱼不小心出了什么纰漏落入人类世界,也活不长的,因为活人的味道能直接熏死它们,更别说让活人来钓这些鱼了。可你……”

    活人钓不起来的鱼?!

    难道说我……

    死了?!

    我一下子扔了竹棍:“不可能的!我是活人啊!你们别吓我!我可是活生生的大活人啊!有心跳,有脉搏,血也是热的,不信你们来摸摸看!”

    “你当然是活人。”冷陌开口了,声音淡淡的,表情也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淡漠:“可能因为你之前被厉鬼附身过,身上沾了厉鬼的死气,我已经让寒羽去拿净魂草了,净化之后就没事了。”

    “真的是这样吗?”被他们的表情吓得,我现在连自己是活人还是死人都分不清楚了……

    冷陌扔了竹棍朝我过来,站我跟前,挑了我下巴让我看他:“蠢货,怕什么,你要是死人,之前和我做的时候就不会被我的冰寒伤到了。”

    他这安慰我的理由真是……让我高兴不起来。

    “行了上楼休息去,这几天你精神太紧张,一件破事想太多了。”冷陌捏捏我下巴,又揉揉我脑袋。

    可能真的是吧,这段时间遇到的事太多了,我精神确实太紧张了。

    我听着冷陌的话上楼,刚走了几步,听到后面夜冥压低了声音的对冷陌说:“你这种谎言,她也信,就算她是活人,但她能钓上鱼,说明她身体里有精神凝聚力,这你怎么解释?”

    冷陌对夜冥说了什么,我没听清楚,我怕我一直站在楼梯上不动会引来他们的怀疑,只好上楼去了,再之后,也不知道冷陌和夜冥又说了些什么。

    夜冥说得对,就算我是活人,但老鬼说过,要钓这种鱼,必须身体里要有精神凝聚力,我只是给普通人,精神凝聚力到底怎么来的?

    越来越多关于我自己的疑团揉杂在我脑袋里,我只觉得很乱,心口很闷。

    冷陌让佣人为我收拾出了一间属于我的卧室房间,在二楼,冷陌的房间在三楼。

    我进卧室之后就扑倒在了床上。

    好累,这几天经历的事情,真的太多了,我想我是需要好好休息休息,把脑袋里那些疑惑暂时压下去了。

    因为想再多都没用,没有头绪,冷陌和夜冥也不会告诉我只言片语的。

    我躺了一会儿,去洗了澡,回来也没再下楼去看冷陌和夜冥钓鱼了,被刚才那么一闹,我现在对那些鱼只剩下惊吓,再没好奇了。

    以后我就要住在这个地方了,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渐渐睡了过去。

    ……

    我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

    很困的坐起来,摸到床旁边的手机,一看,是小美来电,我心中一咯噔,睡意全没了。

    小美打了电话来,肯定是知道了她父亲的事……

    铃声一直在锲而不舍的响,该面对的还是逃不了,我咬了咬牙,接起了电话。

    刚接起,不等我说话,小美带着哭腔的吼就通过话筒传了过来:“童瞳你这个混蛋!你到底安了什么居心!你今天跟我说,说我父亲只是受了点伤要送去医院治疗,这是只受了点伤吗?!这踏马的是只受了点伤吗?!我的父亲死了!我的父亲早在你回来之前就死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说啊,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当时不告诉她,就是怕她情绪会像现在一样的激动,但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童瞳,亏我把你当作最好的妹妹!你呢?你呢!我让你帮忙照顾一下我的父亲,你就是这样帮忙的!好,他出事了,不怪你,也许你也没办法,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还那么云淡风轻的跟我说他只是受了点伤!你一点都悲伤一点都不难过吗?!你难道忘了我父亲说,你是个很善良的女孩了吗?童瞳,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不难过吗?

    我怎么可能不难过……

    可如今,小美情绪太激动,如果我强行解释,只会被她当作一种借口,况且我离开了出租屋的事她肯定也知道了……

    果然,紧接着小美又吼:“我父亲那么喜欢你,你不关心他就算了,他死了你不难过不悲伤也就算了,怎么,自己知道没脸再看到我,所以连出租屋都离开了?童瞳你就是个懦夫!自己没有良心还逃走!懦夫!我看不起你!我这一辈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把你这样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当作了最亲密的朋友!你怎么不去死!”

    我这一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把你这样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当作了最亲密的朋友……

    你怎么不去死……

    小美的话,字字如针,刺在我心上,千穿百孔。

    我依旧没有解释,只是静静的听她对我吼完,才说:“你先平复一下情绪,顾叔叔的死,我……”

    “我不需要你假情假意的来关心我!”小美打断了我:“你现在也别来做什么狗屁好人了!童瞳我告诉你,你走了最好,你要不走,我一定揍的你满地找牙!你最好滚出这座城市,以后,不要再让我见到你!”

    吼完之后,小美挂了电话。

    我嘴边的话,还没说完。

    这个情绪上的小美,连句安慰的话都不听我说,还怎么让我来解释?

看过《冥夫缠上身》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