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冥夫缠上身 > 第038章 鬼打墙
    “那对夫妻真不是人!”老鬼愤愤不平的:“你们这个年代竟然还有那么变态让人发指的人!”

    老鬼不是我们这个年代的,我以前曾经问过他的来历,为何会游荡在人间不去投胎,他只是说他是很远很远时代的人了,之后就什么都没有再对我说过,我也不是刨根问底的人,便没有再打听他的事了。

    山路走了一半多了,我体力不支停了下来休息,喝了点水,赵晓说马上就到山顶了,到了山顶只要再走一段下坡路就到仁和村了,我让赵晓说说那对夫妻的事,了解一下。

    赵晓说那对夫妻,男的叫陈波,女的叫李丽萍,近些年有个小女儿,对他们的女儿非常疼爱,那个男人脾气还好,但那女人就很泼辣,赵晓说主持剖开他内脏的人就是那个女人。

    除此以外赵晓就不再知道关于那对夫妻的任何事了。

    “好吧。”我叹口气,这完全相当于什么都不知道嘛,算了,到时候再说吧。

    休息了一会儿我们继续上路了。

    爬上山头之后可以看到下面不远有个小村庄,赵晓指着说:“就是那儿,走吧!”

    赵晓和老鬼走在了前面,我跟在后面,山间忽然起雾了,烟雨朦胧中前方赵晓和老鬼的背影有些模糊,我右眼皮猛地一跳,感觉有些不对劲,连忙去追赵晓和老鬼,可当我穿过这道烟雾之后,赵晓和老鬼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赵晓!老鬼!”四周变得无比空旷,连山路两边的草丛树木都看不见了,我站在山路中间转着圈的喊叫着赵晓和老鬼的名字,传回来的只有我自己的回音。

    这场景像极了曾经书中看过的鬼故事,有个人也是这样,忽然被困在了陌生地方,这叫鬼打墙。

    这时,烟雾散了些,在我的前面隐约出现了三道门。

    这不是很奇怪吗?好好的山路上忽然出现三道门。

    可我别无其他选择的余地了,往回走?身后一望无际的虚无,我怎么敢?

    我停顿了一会儿,然后慢慢走过去,站在门前。

    三道门上挂着三个正方形门牌,左边门上写着:天使。进入后可以给你三条线索找到出口,但同时,你要付出相应代价。

    中间的写着:人。没有线索,没有代价,提示:没有线索你永远找不到出口。

    右面的写着:恶魔。两条线索,付出相应代价。

    这个意思是让我选择其中一道门吗?

    我不知道该选哪到门,我唯一知道的是,不论天使还是恶魔,和它们做交易,必定会付出惨重代价。

    略一思考,我走向了正中间‘人’的门。

    有道飘渺的声音在我耳边:“选择了这道门,你将永远徘徊在这里无法离开,可想好了?”

    我也不想徘徊在原地无法离开,但我想如果选择做交易,那个代价估计是死亡。

    我一咬牙,踏进了这道门里。

    出现在我眼前的场景变了,我站在一条断了的路前,下面是冒着滚烫气泡的岩浆,唯一能到对面的是一条很细的绳子。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就会进了个这样的场景,喊了好多次老鬼和赵晓都没有应答,我想我是被困在这样一个……大概是书中说的,阵法里面了吧。

    我身在这个神秘人的游戏规则中,唯一能救自己的出路,恐怕只有过关了。

    想到这里,我小心翼翼的抬起脚步,一只脚踩上了绳子,稳定住之后,又慢慢移上另外一只脚,这跟走钢丝有什么区别?太困难了,我又没经过任何专业训练,才走了两步身体就朝一边歪倒了下去,我想控制平衡的,可已经来不及了,我从绳子上坠落,然后掉进了岩浆之中。

    好烫!浑身皮肤瞬间被岩浆淹没,我眼睁睁看到自己两只胳膊瞬间化为森森白骨,那种蚀骨的灼热痛感让我大叫了起来,我拼命的挣扎,忽然想到左胸上冷陌的印记,或许冷陌的印记能救我!我飞快扯开我的衬衣,可是左胸上的印记竟然没了!

    这是怎么回事?!唯一救命的东西没了,大巴车上女孩的话应验了,我现在是真的要死了。

    猛地,我脑袋里闪过了一道灵光,我曾经看过一本志怪录,上面说鬼之所以能害人,并不是因为鬼有多强大的能力,而是鬼能控制人的感官,让人陷入幻觉当中,人是由脑中枢神经控制的,幻觉会让你以为自己死了,脑中枢传递出这种信息来,你身体机能就会停止运作,然后你就真的死了。

    人是通过眼睛,鼻子,嘴巴,耳朵,把对外界的感知传递给脑中枢神经的,要破幻觉,便要让自己不去看,不去闻,不去问,不去听,一切归于虚无。

    但这说的容易做起来却很难,我依旧感觉自己快要被岩浆吞没了,痛觉没法避免,我快要昏迷了,如果昏迷,我想,我就真的醒不过来了,我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死去,带着那么多疑惑死去,就算死了也无法安心的!

    我尽量把自己的思维放空,对于经常发呆的我来说,或许这是个优势,因为渐渐的,我感觉到灼热感逐渐消失了,最后,疼痛全部没了,我睁开眼睛,哪里有什么岩浆,我只是躺在地上而已。

    我活着通过了!

    不过现在不是开心的时候,而我依旧站在空旷的山上,没有草,没有树木,没有赵晓和老鬼,只有氤氲不散的雾气,我知道,我还没有离开这个幻境。

    “你要找的答案其实很简单。”

    烟雾弥漫的空中忽然传来了声音,声音来自四面八方,我找不到说话的人。

    “如果我告诉你,赵晓是操控这一切的人,你会如何选择?”

    赵晓是操控一切的人?怎么可能!到现在我的眼前都依旧能浮现出赵晓说起那些事情时,那般痛苦而又怨恨的眼神。

    “你是谁?”我对着周围空旷的地方大声喊:“不管你是人是鬼都出来!躲在暗中装神弄鬼的算什么?”

看过《冥夫缠上身》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