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 第三千七百三十六章 庄园谈判(三十九)
    “唉,徐大哥,没什么,没什么,你能理解那是最好了。http://www.fdtzyl.cn/58/58474/”摆摆手,刘牧笑颜跟进。

    还好徐仁杰没有因为自己直白说辞翻脸,刘牧心理稍适平静。

    能够顺利叫徐仁杰接受此番提议,刘牧是真心高兴。

    不然,若是自个儿这边不提,老徐他们真的头跌跑去跟“光头党”硬刚……赢了倒还还说,输了……那怕是就得丢掉小命啊。

    不过刘牧还是给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他没想到徐仁杰在话音落下后,跟进说道:“刘牧,和“光头党”我现在不会去跟他们硬碰硬。可这个事儿绝对不会这么算了。

    这年头,跟“光头党”这样强敌……你软他就硬。

    这“光头党”之所以这么嚣张,说白了就是大家没有反抗意识。

    我们团队一家不是他们“光头党”对手,那就想办法变强。

    一家不行那就两家,区域内被“光头党”欺凌的团队势力不少,只要能给他们都团结起来,我们就有一战之力!!”

    徐仁杰到这里意图已经是越来越明显了。

    刘牧当即是跟进道:“徐大哥,这事儿……没那么容易。你想给队伍团结起来对付“光头党”,可是……”

    “我当然知道这个事情没那么容易!!”没等刘牧给话茬道完,徐仁杰便是冷言接茬。

    徐仁杰此刻显得非常强势。

    不论是言语力道,还是整个气势感觉都比之前强势许多。

    徐仁杰态度很明确,他得给刘牧施压。

    时下刘牧流露出的种种,摆明他是对对抗“光头党”各种顾虑。

    这是联盟谈判最为忌讳要点,徐仁杰必须给他扼杀说服。

    旁人怎么想暂时不重要,但若是连庄园庄主刘牧都对“光头党”抱有惧怕顾虑,那这个联盟还谈个屁啊?

    “刘牧,和“光头党”为敌从来都不是件容易事情!!这个事儿,你不做,我不做,那永远都不会改变!!

    “光头党”也就是利用了这点,他才会采取这种高压态势,在初级打压。

    他就是看出,在打压过后没人敢反他!!

    可真的没人敢反吗?

    我相信不是这样!!

    刘牧,摸着胸口你扪心自问,你刘牧没有想过反他们“光头党”吗?

    在那帮家伙欺压凌辱你们时候……你就那么心甘情愿认命吗?

    你们就那么情感情愿给自己辛苦重的东西上缴他们吗?

    我想未必吧!!

    你心理也不爽他们,也在骂他们,也想跟他们干,对他们说不。

    但是就因为惧怕他们的实力,怕被他们打击报复,你给心理的那团火气人为压制了。

    你压制了,别人也压制了,此消彼长,当然不会有人敢站出来。

    可这个事儿总得有人做!!

    如我说的那样,大家都惧怕,大家都不做,那只会陷入死循环,咱们永远都会被“光头党”盘剥。

    是!靠着摇尾乞怜,的确是可以获得一时的安危。你庄园,你刘牧都活的好好的,似乎这种退让也算不错。

    毕竟,性命安危没有威胁。

    可是刘牧你真的甘愿这样吗?你有想过你这种被人拿捏的安危真的可靠吗?

    现在的情况,你们的命是“光头党”施舍的。

    他们要你们生你们就生,要你们死你们就得死!!

    你们的命不是你们的,你们的命完全是捏在人家手里!!

    那么,面对这种自己性命安危都得靠别人施舍的活法……你刘牧就没想过改变?

    如果我是你刘牧,我不会选择认命。

    怕什么呢?有什么好怕的呢?他“光头党”人马再如何强大,那也是一个脑袋两只眼。

    那般家伙不比我们多什么。

    你们现在物资供给已经出了问题,你也清楚若是交不上……那帮混球会对你们怎样。

    退一万步不说,就算这次危机叫你刘牧解决了,匮缺的物资最终填补,但你能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你能保证后面“光头党”不会再行提出旁的要求?

    刘牧啊,人是一种非常贪婪生物。

    人体内那种贪婪一旦被打开,那就很难在被控制。

    既然早迟会出这种状况,那与其等着后面被“光头党”打压,为什么不早点进行反抗?

    横竖都是一条命,刘牧……你可以选择悲催的等死,也可以选择转脸的拼杀。

    当然,这仅仅是我徐仁杰对这件事儿的看法。具体怎样,还是你刘牧自己拿主意。”

    真是不开口则以,一开口徐仁杰咔咔说了一大通。

    刘牧大眼瞪着小眼,他是真的给徐仁杰说的有些懵圈。

    他有点回不过味来。

    也难怪啊,毕竟现在场上局势……本来还是在聊庄园危机,刘牧脑中更多想的是怎么解决物资缺口,他是从未想过要跟“光头党”整啥过激动作。

    可落在徐仁杰这边……莫名其妙就转折到和对方硬刚层面。

    和“光头党”硬刚,这可不是开玩笑事情啊。

    徐仁杰说道东西,刘牧听后陷入了沉默。

    老徐给讲的道理都不是啥大道理。

    简单一听,刘牧便是明白了其间道理。

    徐仁杰讲的东西……刘牧并不是没有考虑过。

    但道理是这么回事儿,落在实际,如何操作却又是另外一回事儿。

    的确,刘牧也承认,目前他在和“光头党”接触等相关问题处理层面……确实是过于卑微和憋屈了。

    可这是客观现实决定的。

    徐仁杰说横竖都是死,与其后面被“光头党”拿捏,还不如反手一搏。

    刘牧也想搏,谁不想活的有尊严?

    之前他在庄园内就被原来庄主打压活的悲催。

    他想过反抗,可怎么反?拿什么反?

    和他人联合?这种情况谁是可信的?

    在庄园里,刘牧就亲眼讲过私下阻止搞事者,因为同伴出卖被残杀分食。

    所以,徐仁杰讲的那些……刘牧没法完全认同。

    在刘牧看来,徐仁杰给整的东西还是太过天真乐观了。

    真正想要抗击“光头党”,单靠那些乐观天真仅存在理论中东西是没法成事儿的。

    团结周围被打压团队……怎么团结?说的轻巧。

    两眼望着地板,刘牧有些为难。

    之所以为难……那是因为他知道自个儿没法说服徐仁杰。

看过《腐烂国度之活下去》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