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1507章 出差江南(1)
    []

    </p>

    这日晚上,符景烯回来时面色有些凝重。http://www.fdtzyl.cn/20/20567/

    清舒一瞧他的模样就知道是为辽东的事了,问道:“桐城那边的战事不顺?”

    符景烯点头道:“是,这次带兵的是金人最善战的乌古。这才交战五天,我们就折损了两万多兵马。”

    清舒心头也沉了下去看,说道:“我们之前预计他们出二十万大兵,没想到他们竟出动三十万大军。”

    三十万大军,那可是金人五分之三的精锐了。

    “是啊,超出我们的预料。”

    清舒听了心里难受得很,说道:“景烯,我很想为他们做些事情。”

    符景烯沉默了下说道:“只要有心也可以出力的,就看我们愿不愿意了。”

    看着他的样子,清舒心头一跳忙问道:“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景烯,你不会是要去桐城吗?”

    符景烯抬头看着她问道:“如果我说是,你会让我去吗?”

    清舒心都提起来了,只是让她拦着符景烯她又做不出来这种事。邬家的人能上战场,千千万万的男儿镇守边城流血牺牲,凭什么符景烯就不能去呢!

    半响后,清舒说道:“你自己决定吧!你若是想去或者皇上要你去,那你就去吧!”

    符景烯笑着说道:“我哄你的,我又不会带兵打仗去桐城做什么?”

    他身份是高,但没上过战场更没带过兵。而就他的身份,到了桐城也不可能做普通的士兵。真去了桐城,那等于是杀鸡用了牛刀。

    清舒盯着他说道:“不去桐城带兵打仗,那你要去哪里?”

    相识这么多年,符景烯不可能拿这种事开玩笑。所以只有一个可能,他要去的地方也很危险。

    符景烯叹了一口气说道:“皇上有意让我去江南,只是你这个月要临盆了我不想去,让皇上另选他人。”

    清舒敏锐地抓住了重点词:“为何这次江南之行会很危险?”

    “你也知道江南的赋税以及沿海的关税,这两者都是朝廷收入的大头。可这几年沿海一带骚乱不断,海商现在都不敢出海了,所以关税基本没有了。这是外在原因造成的,我们也没办法改变。可是江南赋税严重下降,都不到鼎盛时期的五分之一。”

    清舒心头一颤,说道:“皇上是准备整顿江南的官场了?”

    符景烯苦笑道:“不仅如此,皇上还想要将朝廷之前流失的赋税都收缴回来。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更不要说将落到他们口袋的钱要回来了,所以不仅官员就连那些大富商都会对钦差不利。”

    清舒想让符景烯不要去,可这话到嘴边怎么都说不出口。叹了一口气,清舒问道:“你自己怎么想?”

    符景烯说道:“清舒,你也知道我有武功傍身,就算追缴不回那些赋税也能安然回到京城。”

    虽然没有直接说,但这意思是他想去了。

    清舒说道:“朝中那么多的官员,除了你就没一个人能胜任这个差事?那个王子崧也很厉害,可以让他去啊!”

    符景烯摇头说道:“他不行。你忘记了他是江南人士,他父母以及兄弟姐妹俱在江南。若是那些人抓了他的父母兄弟来威胁,你让王子崧会怎么选?选择大义,就得失去所有的至亲;选择至亲,就等于是被这些人拉下水到时候也逃不过一个死字。”

    这万一王子崧选择至亲,皇帝不仅要失去一个能臣,赋税也一分都收回来了。而符景烯不一样,除了妻儿再无软肋。而清舒在京城行事谨慎出门就带护卫,到时他再派人暗中保护,江南那些人想动他也不能得手。当然,符景烯武功高能自保,所以他是最佳人选。

    “偌大一个朝廷,难道除了王子崧就找不出一个能人吗?”

    符景烯说道:“有,但事关重大不是皇上信得过的人都不敢用。”

    清舒还是那句话:“那你想不想去?”

    话说道这里,符景烯也没再瞒着清舒了:“清舒,打仗打得其实就是银钱。只要我们粮草充足装备精良,就能抵挡得了金人的铁蹄。相反,若是没有足够的粮草装备,大军吃不饱没趁手的武器,哪怕他们愿意拼命仅凭血肉之躯也抵挡不了凶悍的金人。”

    清舒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想去,那就去吧!”

    符景烯将清舒拥在怀中说道:“清舒,我其实并不想去的,你这马上就要临盆我放心不下。”

    只是正如清舒所说,他也想为前方的将是尽一份力,所以这两日他心里纠结得厉害。

    见他声音都变的很轻,清舒说道:“我也不想你去,只是事关边城的将士以及千百万的黎明百姓,我不能拦着你。”

    符景烯有些内疚地说道:“清舒,对不起。”

    清舒摇头说道:“以后不要与我说对不起了。你不用担心,哪怕你不在家我也能将孩子平安生下来,然后照顾好他们。”

    “不过此去江南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拿命去赌了。你得知道,你现在不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跟孩子要照顾的。”

    符景烯点头道:“你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你既同意了那我明日就去与皇上说,可能这两日就要启程去江南了。”

    既做了决定,清舒也不会再黏糊糊了:“你也不用担心我,有老师在呢!等过两天我请小瑜过来住一段时间。”

    上次生福哥儿的时候也是封小瑜身边的人照顾她月子,所以符景烯也没反对。

    第二天符景烯就进宫,见了皇帝就说道:“皇上,微臣愿前往江南查缴盐税茶税。”

    当然,不仅盐税跟茶税,还有其他许多的税收。不过这两个是大头,是重点追查的对象。

    皇帝很高兴,只是他还是有些奇怪地问道:“你之前不是说不愿去吗?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符景烯说道:“昨日回去我媳妇听闻了桐城的事说她想尽一份微薄之力力,询问我能不能号召众人捐款。我没答应,就将江南的事与她说了。”

    “然后她就同意了?”

    符景烯点头说道:“是。她说让我安心去江南,她会好好生下孩子照料好他们。”

    皇帝很是不满地说道:“你媳妇心怀天下,可你呢心中只有自个的小家。你得多跟你媳妇学学。”

    符景烯摇头道:“我媳妇境界高,舍那么多钱就想给那些女子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还总想着帮助全天下受苦受难的女子。我跟她比不了,我只想老婆孩子热炕头。”

    皇帝现在心情不错,闻言不由笑骂道:“你一个三品的户部侍郎总想着老婆孩子热炕头,丢不丢脸啊!”

    符景烯很陈恳地说道:“不丢人,我就是这么胸无大志。”

    皇帝都无语了。

看过《家有悍妻怎么破》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