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状元 > 第二五八二章 去留间
    韩乙出官衙时很懊恼,觉得这回自己亏大了。

    虽然不至于说倾家荡产,也足以让他狠狠吐出一大笔资金,不过他也有别的选择,那就是连夜出走新城,不再给沈溪做事,但那么做的话损失只会更大,沈溪打定主意要对付他,朝中没人能够出手相助。

    “韩当家,跟沈大人商议得如何了?”

    马昂见韩乙出门来,赶紧迎上前笑着问道。

    韩乙跟马昂是故交,二人间有着盘根错节的利益纠葛……一个看中对方的身份,另一个看中对方的钱财和在江南黑白两道的势力,正可谓臭味相投。

    韩乙道:“沈大人说要征调我在南码头那块空地。”

    马昂一怔,随即点头道:“我知道你那块地……有三亩大小,你买的时候周围都很荒芜,但现在随着港区连续扩建,库区已建设到你那块地附近……你若是现在卖出去的话,至少能涨个十倍左右的价钱吧?”

    韩乙摇头苦笑:“没那么夸张。”

    马昂笑道:“刚才我还在跟主管南码头的朱管事说话,他说沈大人已为你在商业街准备了四亩土地作为交换,地契已备好,明天就能给你送来。那块地地理位置优越,钱庄货栈云集,你完全可以把地拆分卖出去,能赚不少呢。”

    “哦?”

    韩乙对此非常意外,他没料到沈溪真的会为他置换土地,还是以好地换他的差地,简直是稳赚不亏的买卖。

    马昂道:“我还能骗你不成……现在城市发展步入正轨,商贾如潮水般向新城涌来,官府仅仅靠出售土地就能大赚一笔,况且沈大人还提前规划建设了那么多居民小区,每一栋楼、每一套房都价值不菲,还能看上你一块破地不成?”

    韩乙想了想,不由点头:“也是,本来这里是荒芜之所,要不是沈大人,或许几百年都不会聚集这么多百姓和商贾……大明禁海已久,要开发谈何容易。”

    “正是如此!”

    马昂笑着说道,“能跟着大人,真是咱们的幸运啊……接下来你没事情了吧?要不咱喝酒去?”

    韩乙很为难:“还是不了,沈大人那边有采办货物的事交由鄙人去做,涉及五万两银子的大买卖,不敢疏忽大意。”

    马昂惊喜地道:“看来是沈大人高看你一眼,准备正式接纳你为他做事……你飞黄腾达的机会来了!”

    韩乙心想:“这飞黄腾达的机会需要花五万两银子!可真贵!”

    马昂道:“既然涉及采办之事,不用沈大人手下主动上门来见,我直接带你去找便可朱爷和九爷……要不咱俩一起?”

    新城内朱鸿和马九的地位相对较高,便在于他们是沈溪的家臣,马昂这样靠巴结沈溪上位的将领暂时都要靠边站。

    韩乙摇头道:“这样做不太合适吧?”

    马昂道:“有什么不合适的,沈大人既然给了你做大买卖的机会,你尽量别从中捞银子就是……等下九爷那边会把公文给你,咱们去吧。”

    韩乙一摆手,苦笑着摇头:“算了算了,鄙人还是回去等沈大人的消息为妥。”

    马昂有些着急了:“你这是不相信我啊……我说过在沈大人跟前吃得开,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你要是再拒绝,就不当我是朋友。”

    韩乙无奈之下,只好跟着马昂去见马九。

    ……

    ……

    随着马九调拨银两,韩乙彻底放下心来。

    他本以为自己要被狠狠地宰上一刀,到此时才知道原来沈溪并不稀罕他那点儿家业,他所有资产加起来,对新城建设来说也不过是锦上添花,沈溪看中的是他背后的商贸渠道。

    当晚韩乙请马昂喝酒,因不需当值,马昂高高兴兴地赴约。

    城南酒楼包厢里。

    马昂三杯酒下肚,惬意地打了个酒嗝,笑着道:“韩兄弟,以前你做过什么事,大人心知肚明,但此番既然交托你差事,那就意味着既往不咎……也是你悬崖勒马,选对了立场,但若你以后做什么对不起大人和朝廷的事,别怪我没提醒你,绝对会万劫不复的悲惨下场。”

    韩乙举起酒杯来敬酒:“马兄弟提醒得是,在下不定会牢记今日你所言,尽心尽力为沈大人做事。”

    马昂凑过来:“之前跟你说过,让你再于江南之地找些美女回来,你可有留心?”

    韩乙往周围看了一眼,神色拘谨。

    马昂心领神会,摆摆手让侍卫退下。

    韩乙把自己的随从给屏退后,才神秘兮兮地道:“找是找了,但需要时间才能送到这边来……但沈大人交待我去做事,时间上怕是有些来不及。”

    马昂笑道:“那无妨,人我替大人接收下来便可。”

    “这……”

    韩乙不太情愿,毕竟这种讨好沈溪的事,由别人代劳,最后沈溪领谁的情还不一定。

    见韩乙迟疑,马昂大为不满地道:“怎么,韩当家不信任在下?你可别忘了,在下替你做了多少事,要不是代为引荐……怕是沈大人不会见你,更不会给你继续赚取银子的机会……”

    韩乙赶紧陪笑:“马兄弟误会了,鄙人不是这层意思……鄙人之所以想要亲自把人送给大人,其实是想让大人知道鄙人的诚意。”

    马昂摆摆手:“想送东西给大人的多了去,但没谁成功过……你可别忘了我跟沈大人是何关系,要送礼非经我手不可。”

    韩乙又笑着把酒杯举起来:“那是,谁不知马将军有位好妹妹?”

    马昂略微有些不满:“有些事不能张扬,我也就是跟韩当家你熟悉一些,才把实情告知……其实舍妹在大人身边这件事非常隐秘,一般人根本就不知道。你尽管放心吧,人送过去后,舍妹会提到你的名字,大人绝对会领你的情。”

    韩乙不再跟马昂争,他知道自己根本没资格跟对方叫板。

    现在的马昂在沈溪麾下风光无限……跟以前利益交换不同,那时候马昂对他还多有巴结,但现在位置基本倒了过来。

    韩乙笑道:“先谢过马兄弟从中奔波忙碌……来,我们喝酒,今晚不醉不归。”

    马昂志得意满,看了看左右:“光这么饮酒有何意思?叫几个歌姬舞姬来,一起喝酒才好……”

    “歌姬舞姬?”

    韩乙为难地道,“这里到底不是在苏州或者杭州,你看在下也没做什么准备……”

    马昂笑道:“你没准备没什么,我这边有准备就行……来人啊!准备歌舞娱兴。”

    马昂一声令下,从后堂出来几名莺莺燕燕的歌女和舞女,表演就此开始。

    酒宴多了几分靡靡的氛围,此时韩乙却无心酒宴,心中还在想日后如何才能在沈溪身边安身立命,倚靠沈溪的权势,壮大自己的生意,同时为子孙后代谋求一个上进之路。

    ……

    ……

    就在马昂和韩乙饮酒作乐时,沈溪却在官衙书房里,对着满桌公文,批阅处理。

    这里面不但有新城的卷宗,还有朝廷转发来的,他现在是以两部尚书的身份兼任新城城主,南方战事基本平息,他的差事一个都没卸下来,使得他完全躲不过朝中事务,很多之前被积压的公文都从京师转到他这里,等候批复。

    “大人,韩乙如今正在跟马将军喝酒,深夜也没出酒楼。”一直等过了子时,云柳才打破书房内的宁静。

    沈溪终于从堆砌成小山般的公文中抬起头来,看向云柳。

    二人视线在空中碰撞,云柳下意识地低下头。

    沈溪道:“派人明日一早催促韩乙起行……这次监督他采买之事,就交给你了,你和熙儿不用亲自去,派人盯着便可。”

    云柳不解地问道:“大人是担心此人会生异心?”

    沈溪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他并非我的人,这次投奔过来更多是为了利益,难保他不会为了更大的利益背叛我……以前他跟倭寇做买卖的账我还没跟他清算呢。”

    云柳道:“大人,若继续用此人的话,怕是会尾大不掉……韩乙在江南势力不小,很多地方官和江湖势力都与之有交情,这种人一旦反噬,危害极大。”

    沈溪微微点头:“我知道你说的这些情况,但现在看来却不得不利用他。唉!其实我也不想直接除掉他又或者怎样,此人固然有罪,但现在江南很多地方事务,并非我这个从京师空降的官员可以牵扯进去,非要有他这样半白半黑的人来协同……南京那边我指望不上,连张永都回到陛下跟前,韩乙到底帮我打赢那场海战……希望他能知进退,全心全意为我做事,暂且就不动他了。”

    云柳问道:“大人,这便是妥协吗……其实以大人您的能力,在江南栽培全新的势力,并不难。”

    沈溪笑着说道:“你比以前更懂事了。”

    云柳低下头,谨慎地道:“卑职不过是想到什么说什么。”

    沈溪道:“我之所以不在地方培植势力,便在于人多眼杂,本来我以为要在江南停留个三五年,但现在看来,可能用不了几个月就要回京城,如此在江南大肆扶植党羽,我一旦离开就会有人借机在朝中攻讦我。所以我现在做什么尽可能低调。”

    云柳想了想,点头道:“大人回京城,或许是好事。”

    沈溪道:“所以地方上的事务暂时交给这些地头蛇去做,我不必要把摊子铺得太开,本来建造一座城,在朝中就有很多非议声,现在倭寇都平了,我留在江南其实是名不正言不顺。”

    “先等着吧,相信再过一段时间京城内就会有让我回去的声音,那时就是我暂时离开的时候。”

    ……

    ……

    如同沈溪所料,就在他于江南继续过着城主的悠哉日子时,京城内官场也在发生变动。

    一是五军都督府的变动。

    张懋生病在身,感觉自己力不能支,生怕突然一病不起没人继承他的位置,赶紧想办法把孙子张仑从新城召回来。

    二就是谢迁。

    本来谢迁对于沈溪留在江南是持“支持”的态度,毕竟沈溪不回京城,朝中很多事都可以由他决定,他跟沈溪间不会产生矛盾,属于两全其美的好事。

    不想朱厚照对司礼监开刀,将在京城没有过错的高凤给拉下马来,同时增补小拧子为秉笔太监,这事给了谢迁很大的触动。

    谢迁琢磨开了:“司礼监内已进行新老交替,那朝中自然也会进行。陛下早就想培植一批年轻人顶大梁,回京途中已忍不住动司礼监,就怕回到京城后直接拿内阁和六部开刀……沈之厚这小子人留在江南,朝中很多事都处于我协调下,陛下必定心生忌惮,或许下一把火就烧到我身上。”

    谢迁本来并不觉得自己擅权,不过当知道皇帝即将回来,而且有可能拿朝中老臣开刀时,谢迁慌张起来。

    他自然知道自己以前跟朱厚照作对太多,遭致正德皇帝反感,也知道沈溪不在朝中,没人能跟他携手跟皇帝叫板,这让他对沈溪产生一种莫名的依赖感,开始考虑把沈溪这个“政敌”拉回京城。

    正好谢迁去探望张懋病情,两个老家伙坐下来一谈,都提到让沈溪回京城之事。

    张懋病得不轻,躺在榻上有气无力地道:“于乔啊,之厚这孩子年岁虽小,但顾大体,明事理,你看这几年朝廷不仅没出什么乱子,还国库充盈,说明他做的事都利国利民,而今陛下回京路上太过胡闹,若是让之厚一起回来,或许能多加劝谏。”

    谢迁黑着脸:“就怕他在的话,会让陛下变本加厉。”

    张懋苦笑道:“那倒不会,之厚到底是翰苑出身,这几年虽然没进内阁,但都是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做事……你非要挑他的毛病,那自然一挑一大堆,可结果如何?你以前最担心他不能服众,你现在再看看满朝文武,有谁还会对他的本事有质疑的?”

    谢迁想了想,之前虽然在沈溪身兼两部尚书的时候有人闹过事,但之后沈溪病休在家、出征江南的情况下,让兵部和吏部一切都处在和谐有序的状态下,这足以证明沈溪能力不凡。

    张懋道:“老朽这把老骨头在朝中未必能再坚持几年,这朝中上下值得托付之人,除了你谢于乔外,就是沈之厚了。这都多少年下来了,以前对之厚的误解也该消除了……咱这些老家伙也该往前看,于乔你觉得呢?”

    谢迁脸色不太好看,迟疑半晌后才道:“回头再做思量……公爷你多休养,身体要紧,别做他想。朝中事暂时不需多挂怀。”

看过《寒门状元》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 国内最安全的股票配资平台 浙江11选5 浙江快乐12 黑龙江11选5 宝牛e配资 甘肃十一选五 北单比分直播最新 股票配资平台ˉ选杨方配资靠谱 乾鑫配资 3d开机号 老财牛配资 五粮液近期股票行情 球探体育比分博彩 南京股票配资网 k线猎手配资 股掌柜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