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四万年 > 铁拳之敌(三十一)深渊
    格斯已然入魔。http://www.fdtzyl.cn/66/66292/

    而从他肩头蜂巢喷出的火焰,亦像是来自炼狱最底层的魔火那样,不断摧残和吞噬着岩壁上的崎岖小道。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在“神罚-7”型微型火箭发射巢的狂轰滥炸之下,岩壁被炸出了一个个陨石坑般的大窟窿。

    大块山岩如雪崩般砸落。

    追击者们纷纷抱头鼠窜,仍旧被砸得哇哇乱叫。

    勉强运足了护体真气,在心中苦苦哀求着拳神保佑,仍旧阻止不了被碎石砸得头破血流,甚至被直径三五米的大石轰落悬崖,摔个粉身碎骨的命运。

    烟尘如烈焰般蒸腾而起,遮蔽方圆数里范围,即便重新密集起来的雨点,都无法将它浇灭。

    包括被冲击波震得内脏翻腾,七窍流血不止的雷烈在内,所有人只能听到烟尘深处传来少年如魔王般的狂笑,看到他被现代化武器衬托得无比庞大,却也无比邪恶的身影。

    毁天灭地般的威势,甚至令一些人心底遏制不住浮起了亵渎的念头即便拳神降临,在排山倒海般的毁灭之力面前,恐怕都前进不了半步吧?

    不知过了多久,格斯终于停止发泄。

    天地不再摇动,岩石停止崩落,众人惊魂未定,看着渐渐稀薄的烟尘深处。

    他们看到,格斯将毁灭性的武器重新背到身后,身形再次被压得伛偻而渺小。

    若非众人身上鲜血淋漓的伤口仍旧痛彻心扉,身边又缺失了一大半同伴,他们真要怀疑刚才是否一场荒谬的噩梦,格斯仍是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

    可惜,无论他们怎么咬牙揉眼,噩梦都无法结束。

    格斯抱起了格蕾。

    少年紧紧拥抱着滚烫的姐姐,这是他在人世间唯一能感知到的温度。

    他用一半轻蔑,一半仇恨的眼神,扫了舅舅还有幸存的追击者一眼,紧接着,后退两步,头也不回从悬崖边上跳了下去。

    “格斯”

    雷烈想要阻止外甥。

    却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他的嗓子都被淤血堵死。

    连灵魂都被震撼和恐惧冻结。

    伸长脖子朝云雾缭绕的深渊望去,依稀只看到一个小黑点渐渐消失。

    雷烈和幸存的追击者们面面相觑,所有人脸上都布满了信仰崩溃,世界观碎掉的裂纹。

    同时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对对如钢似铁的拳头轻轻颤抖着,他们沉默很久,没人愿意说话。

    但分明每个人的眼窝深处,都转动着一团大逆不道的困惑,拳神殿祭司和拳神的忠诚信徒们,忍不住在心底偷偷问自己:

    “我们,错了吗?”

    ……

    悬崖底,深渊中。

    格斯和格蕾高速坠落,宛若再次从人间堕入地狱。

    四周景物飞速流逝,唯有怪石嶙峋的地面越放越大,眼看就要亲密接触。

    忽然,吕轻尘朝地面轻轻吹了一口气。

    地面如波浪般一阵扭曲,原本稀薄而轻盈的空气竟然一下子变得粘稠和绵密起来,像是在格斯和格蕾两姐弟的落点,铺满了蓬松的羽毛。

    “噗”

    两姐弟跌入看不见的羽毛中,坠落千丈的巨大冲击力顿时消弭于无形,连续几次反弹,轻飘飘落到地上。

    看着上方云雾缭绕的山峰,想到自己刚刚还在山巅之上,化身恶魔,大杀四方,格斯恍若隔世。

    “爽吧?”

    吕轻尘在他身后,笑眯眯问道。

    “爽!”

    明知恶魔不怀好意,少年仍旧重重点头,回头道,“你果然无所不能,比拳神更加厉害!”

    “我倒也不是无所不能,但比拳王更厉害那是必须的。”

    吕轻尘道,“不过,也别高兴得太早,篡改数据很快就会引发连锁反应,被拳王的杀毒系统发现,并且顺藤摸瓜找到这里,接下来,追杀你们的人马会越来越多也会越来越强,这都算是饮鸩止渴,恶性循环。

    “在拳王发现之前,我们必须找到这个世界最薄弱的地方只有选择那里作为战场,我们才有可能真正战胜拳王。”

    “我知道。”

    格斯点头道,“姐姐说过,在南方蒸汽军的大本营,越来越多人识破了拳神的谎言,选择了机械和蒸汽之力,那里应该就是这个世界最脆弱的地方。

    “我们可以先去附近五百里内最大的城市‘乾元城’,从那里顺流而下,能直抵南方!”

    “很好。”

    吕轻尘微笑道,“看起来,你终于觉醒了,真不愧是本恶魔从一开始就看好的少年啊!”

    格斯迟疑:“真的?”

    吕轻尘点头:“当然,我从一开始选择的就是你,至于你姐姐,不过是附赠品而已。”

    格斯皱眉:“你不是在骗我,没觉得我是个……废物吗?”

    吕轻尘摊手:“无所谓,无论是这个世界的天才还是废物都没关系,反正我可以修改数据,相比你们的初始数据,我更看重的是你们的可调性和隐秘性,哎呀,现在说了你也搞不懂,以后有机会,慢慢讲给你听,我们走吧?”

    “好,走吧。”

    格斯缓了口气,再次抱住姐姐,准备上路。

    忽然,他又停下来,犹豫了一会儿,才鼓起勇气道,“我,我能信仰你吗?”

    吕轻尘愣了一下:“什么?”

    “我知道你不是机械妖和蒸汽魔,却拥有比他们更加强大的力量。”

    格斯咬牙道,“我已经背弃了铁拳之道,却不想像爸爸和姐姐一样信仰蒸汽之力和你给我的‘矢爆枪、轰击炮’相比,机械和蒸汽驱动的‘连环弩、蒸汽枪’,简直都像是三岁孩子的玩具那么可笑。

    “品尝过你给我的力量,我已经回不去了,我想要信仰你的道,无论你是什么,你的道是什么,我要付出什么代价,又会变成什么模样!”

    吕轻尘扬起眉毛,扭头看了少年很久,确认少年是认真的,他不无得意地吹了声口哨,却道:“不好意思,不行。”

    格斯急了:“为什么?”

    “听着,格斯小哥哥,看在你还蛮有潜质,说话也蛮动听的份上,你可以借用我的力量,你可以跟我混,你也可以相信我,但你不能信仰我。”

    吕轻尘笑嘻嘻的,眼眸却在瞬间变得无比深邃。

    深邃到能容纳整片宇宙,闪耀着亿万颗星辰的程度。

    他收敛所有的轻佻和邪气,无比真诚和深沉道,“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应该信仰什么,我都还在苦苦追寻着……我的道啊!”

看过《修真四万年》的书友还喜欢

pt平台娱乐